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周而复始·银杏初雪

写在前面:

  • 补江波涛生贺:迟到很久的江江生日快乐!

  • 原作向

  • 世界线与坑了的周而复始一致

  • 附:目录导航


江波涛生日那天,叶修没能赶回去。不过当他准备清空购物车的时候,却发现被人抢先了。什么半价打折买赠全都拿下,可能比自己出手还要稳。

江波涛一扭头,手机响了。

“前辈——就算这样也不原谅你!”

“别这样嘛小江。”

“不许叫我小江!”

“江江小朋友。”

“这个也不行。”

“亲爱的江波涛同志……”

“你看你都不爱我了!”

叶修笑了一声:“今天怎么回事?”

“抽到了粉丝点的大冒险……唔,无理取闹地和恋人吵架。”

“是挺无理取闹的。”叶修说,“来让前辈亲亲。”

“不好吧?”江波涛瞥了一眼屏幕,“我还开着直播呢。”

“这会儿还有人看?”

直播间的粉丝纷纷冒泡昭示存在感,他们是来给男神庆生顺便膜拜男神下单的手速的,谁知……

江波涛还是给了叶修一个么么哒。

围观直播的粉丝又吃下一吨狗粮。

 

这小半年来,吃狗粮已经是江波涛粉丝的必备功课了。

联盟这么多选手里,也就他最喜欢和粉丝互动,微博发的勤快,有文有图有视频不说,时不时还搞个小直播。

这个昵称为江江小直播的栏目很火,因为福利特别多!

能看到各种造型做各种事情的男神这些就不说了,比如粉丝们发现,江波涛家里很多日用品都是粉丝送的,直播总能发现点惊喜。后来他还应邀点评了最喜欢的十大礼物,把送礼物的粉丝萌得上蹿下跳。

江波涛人缘好,有时候还会带上嘉宾,出镜最多的当然是轮回选手。周泽楷躺在沙发上玩掌机、孙翔杜明吴启方明华拿队长的零食当赌注斗地主这样的名场面,都是江江小直播提供的。当然也有别的战队出场,一般都是在常规赛赛后聚餐时直播的,所以又被称作“深夜美食报社”系列。有人帮江波涛统计还有谁没在小直播露过脸,列了个选手稀有度,跟集卡似的。

等韩文清也终于被直播了“黑道大哥狂喝青岛酸牛奶”,这个列表终于只剩下个SSR叶修了。

不愧是叶神,真TM难搞!

每期都翘首以盼的叶粉自我安慰着,哪知一个大招正在路上。

第二次世邀赛刚刚结束,江波涛还在国外,深更半夜突然开了个直播。那会儿粉丝在线的寥寥无几,于是第一时间看到内容的也不太多。

叶修和江波涛一起出现在画面上,背景是刚刚颁奖完毕的嘈杂赛场。还能看见国家队其他人的影子,个个激动得要命。

太吵了,两个人的声音都听不太清。

但粉丝们还是从口型认出来了。

我们赢啦!

我和前辈在一起很久啦!

短短十几秒,炸翻了整个荣耀圈。

 

就在一些人还在死鸭子嘴硬,认为这是单纯的前辈后辈闹着玩,完全无视低调如叶修为什么会陪江波涛胡闹的时候,正式新闻出来了。

两人的恋情就这样高调曝光,让粉丝们整整消化了几个月。

江波涛也顺势低调了一段时间,等到再次开小直播,已经是十月份了。

他一边剥桔子,一边和粉丝闲聊。眼瞅着橘子皮都剥干净了,镜头下方突然出现一双手,将桔子抢走不说,还掰下来一瓣塞进江波涛嘴里。

粉丝们毫不意外地猜出了手主人的身份——叶修。

叶修不仅正枕在江波涛腿上,还毫无顾忌地喂食秀恩爱!

粉丝们痛心疾首,纷纷谴责这种无耻行径。

然后人们就眼睁睁地瞅着手的主人被江波涛戳起来,老老实实坐到旁边剥桔子,剥完抬头说:“吃吧,瞧你那些粉丝小气的。”

这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吗!?还有叶修你怎么搞的为什么和我们男神穿着同款毛茸茸狐狸睡衣?!

气死惹!

 

粉丝们气到昏迷,江波涛倒是很开心。

终于和前辈公开啦,再也不用藏着掖着啦。

江波涛美滋滋,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双十一。

俱乐部的地址都是大大方方摆着的,粉丝寄给俱乐部的礼物一年比一年多。这些礼物会先经过轮回的安全检查,扣下个别不妥当的,剩下的都会交到选手手上。

以江波涛的人气,收到的礼物自然很多。常规的如水杯零食鼠标键盘,谜一些的有做工精良的无浪cos服装,令江波涛十分疑惑自己的身材尺寸是怎么流传出去的。

至于那些太私人的,全都活不过叶修之手。套套扔掉,情趣用品也扔掉,内衣捐了,首饰香水送给沐橙处理。

搁在感情方面比较传统的叶修眼里,这些统统都是挑衅。

自己的人,我还不知道给他买这些吗?

瞎胡闹。

对于前辈占有欲极强的圈地行为,江波涛习以为常。今年叶修不在身边,那些礼物还能多活一阵儿,他抱着大企鹅没骨头似地瘫在沙发里,对着手机问:“前辈,你的礼物呢?”

“等你来了就知道了。”

“还得一个礼拜呢……”

“那可难办了啊,要不我买个机票,你飞过来?”

江波涛撇撇嘴:“我还得训练呢!微草可不是好打的。”

“你过来,哥给你训。”

“前辈别闹,小周他们更要嫌弃我了。”

叶修笑:“怎么,你在他们面前也不收敛点?”

“我觉得还好呀。”江波涛想了想,“应该没做什么?”

“嗯?”

“唔……”

“好了,你们还是周五到?”叶修不逗他了,“我去接你。”

于是轮回一干人等,猝不及防地在接机口被闪瞎了眼。

江波涛行李箱都扔了,整个人挂到叶修脖子上,一声前辈拐了好几个弯儿,甜得直冒泡泡。

杜明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听见旁边吴启阴测测地说:“儿子大了,留不住了。”

周泽楷笑得十分慈祥。

吕泊远说了句公道话:“小别胜新婚你们懂不懂?”

杜明:“还没结婚呢!”

孙翔害臊,根本没往那边看,就问一句:“啥时候走啊?”

叶修拍拍怀里的糯米糖,江波涛最后又蹭了一下才让开。叶修拉起他的箱子,轻车熟路领着一群人往外走。

江波涛捧着叶修塞给他的热奶茶去小伙伴跟前嘚瑟了,方明华走到叶修身边,苦笑:“叶神,适可而止啊。”

“我看轮回的成绩不是挺好嘛!”

“咳,小江飘的,军心不稳啊。”

叶修斜他一眼:“我听小江说,你刚结婚那会儿……”

“停停!叶神饶命。”

“呵呵,行了,我心里有数。”

 

叶修确实心里有数。

他退役两年,已经远离了荣耀中心,有了新的事业。年过而立,整个人都越发成熟淡然,对待江波涛这个小男友,叶修自然是极为认真的。

所以不会故意张扬,也不会故意回避。想宠就宠,该怎样就怎样,被拍到?他连自家老头子这块硬骨头都拿下了,还怕别人的评头论足?

江波涛曾经说,感觉前辈有时候挺像叶秋的。

叶修详装生气地打他屁股几下,让他少提别的男人,特别是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那只。

然而叶修心里明白,骨子里的本性难改,但回家磋磨这两年,自己多少还是有些变化。

不过,不是坏事。

他接机之后,跟着一起去了赛场。等轮回和微草这一场赛罢,他才把江波涛带走。

王杰希本赛季宣布退役,正在阵痛中的微草不敌如日中升的轮回,以3:7告负。叶修对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简单问了江波涛几句,就把人按在车座上吻了个够本。要不是肚子饿,估计是刹不住了。

B市太冷,两人直接回了家。叶修煮了热乎乎的咖喱,吃饭间隙,他把一个盒子推到了江波涛面前。

银灰色,印着不明显的暗纹,显得特别上档次。

江波涛心领神会,立刻开开心心地拆开了。

里面躺着一块限量的星辰男表,还有一条羊绒围巾。

“喜欢吗?”

“前辈是不是偷看我的心愿单啦?”

两个人异口同声,然后相视而笑。

叶修淡定地说:“老头子听说你生日,说要给你礼物,也算是补的见面礼了。不过他不会挑男媳妇的礼物,是太后和我一起买的。”

江波涛一愣,手里的表差点滑下来。

叶修父亲是个非常传统的人,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更是从未给过江波涛好脸色。他不喜欢自己,这是清清楚楚摊在明面的事情。江波涛甚至做好了这辈子都不被接受的准备,但是如今……

这一年多来,前辈在B市的时间比陪着自己的时间还要长,这自然有工作上的原因,但是他暗地里做了多少努力,才换来现在这个局面呢?

江波涛看着面前的爱人,一时说不出话。

叶修见不得他这个模样,捏了捏他脸颊软肉,继续说:“不过小江,老头子心里还是把你当儿媳妇的。”

“嗯?”

“他弄了一套金镯子什么的,说是等你过门了再给。”

“……”江波涛忧心忡忡,“不会还指望我生孩子吧?”

“……难说。”

叶修一本正经地头疼,江波涛却忍不住笑趴在桌子上。

心头压的巨石忽然搬走了,江波涛整个人轻快不少,忍不住就要皮一下。他从刷碗就开始骚扰叶修,左亲一口右摸一下,进了浴室更是完全放开,被忍无可忍的叶修按进浴缸就地正法。

等出来了也不消停,抱怨着浴缸太硬,搂着叶修继续要糖吃。

两人情不自禁折腾到很晚,第二天叶修却早早把江波涛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前辈,你别玩我的尾巴……”江波涛嘟囔着,想往被窝深处钻。

叶修拽着他狐狸睡衣的毛尾巴,坚持不懈地把人捞进怀里。

“赶紧起床,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江波涛眼都不睁,伸手往叶修胯下摸了一把:“看过了……”

叶修哭笑不得,只能继续哄:“说正经的,真是好东西,哥给你当导游。”

“导游……?”江波涛迷迷糊糊地像是想起了什么,窝在叶修怀里直笑,“前辈当导游可不怎么靠谱呀。”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第六赛季结束之后的夏休期,江波涛和刘皓的关系还不错,于是约了家在H市的魔剑前辈,等放假了来玩。

然而等他来了,刘皓却临时有事陪不了人。江波涛拎着行李站在嘉世走廊上可怜兮兮的,恰好被出来吃饭的叶修看见。

江波涛跟着叶修蹭了嘉世食堂一顿饭,就得到了前辈的导游服务。

既然来了H市,自然要先去西湖。

大清早的人还不太多,两人边走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江波涛本着对前辈的天真信任,乖巧地跟着叶修瞎逛。

直到走到了断桥。

“咦,断桥不是断的?”江波涛看着堪称宽阔的桥面,有点惊讶。

谁知叶修来了句:“找错地方了吧?”

两人面面相觑。

“前辈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也没来过?”江波涛小怀疑问。

“怎么能没来过呢。”叶修十分诚恳,“六年还是五年前,肯定跟着沐橙来玩过。”

“……”

江波涛愤怒地掏出导游手册。

叶修在一边直乐。

结果江波涛一路讲解,反倒是叶修当上甩手掌柜,享受起后辈清亮嗓音的导游服务。

临近中午,人越来越多。两人刚踏上苏堤,叶修看着一眼望不见头的道路和精神勃勃的后辈,顿生感慨。

“老了啊……”

江波涛看他一眼,笑道:“确实有点累,西湖好大啊。前辈咱们坐下来歇会儿?”

说完也不等叶修表态,江波涛对着手机地图看了一会儿,便拉着血条见底奄奄一息的叶修走到了湛碧楼。

古色古香的石舫,窗外还能看到湖面荷花,是个不错的餐馆。

“饿了。”江波涛眨着无辜的眼睛,“前辈顺便陪我吃个饭吧。”

答案自然是好。叶修心想,这孩子也太会做人了。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座位,点餐这个重任就交给江波涛了,偶尔碰见没吃过的,叶修会给他讲几句。江波涛显然有着自己的一套饮食逻辑,四菜一汤,两荤两素,非常营养。

巧合的是,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叶修有点惊讶,但也只是一点点。他烟瘾犯了。

他说了一声,走到外面去,找了个背风的角落。一回头,却见江波涛跟了出来。

“我给前辈望风。”江波涛笑得狡黠,仿佛是一起做坏事的高中生,特别的孩子气。

“那小江可要挡好。”叶修逗他一句,缓缓地吐出个烟圈。

江波涛喜欢男人这一点,在两人间不算是秘密。叶修起初没当个事,但是现在,却隐约感到了些什么。

他安静地抽了一会儿,江波涛在旁边专注地看荷花,还有水下的鱼。那些鱼精得很,见江波涛手上没有面包屑,一条条懒洋洋地躲在荷叶阴影里,动也不动。

江波涛就蹲下来,伸手把湖水搅出一圈圈涟漪。

他穿得时髦,裤腰低得令人发指,此刻露出一截细白的腰线,比盛夏阳光还耀眼。

叶修别开眼,把他提溜起来,嘴上数落着:“望风望到地上去,不怕被集火秒掉?”

“前辈不是抽完了嘛。”话音半是耍赖半是撒娇,衬他十九岁的年纪倒也合适。

两人回到餐厅,菜已经上了一半。

叶修尝了一口,果然好吃。

 

歇完了脚,本该继续逛另一半西湖,谁知忽然下起了蒙蒙细雨。这雨倒是不大,可走久了也难免湿透。

站在树下,江波涛指着湖边,问叶修说:“前辈,坐船吧?”

游船横跨西湖,既不会淋雨,还能快速回到挨着市区的起点。

“剩下的地方不看了?”

“我想坐船呀。”江波涛笑着说,“反正假期这么长,我多待几天,多逛几次。”

“还让我陪着?”

“这当然要看前辈啦。”

叶修不置可否,江波涛选了船,轻飘飘地荡进湖心。

叶修懒洋洋地靠在座椅上,舒缓累了大半天的宅男老腰。江波涛在他对面拿着手机放歌,什么让我们荡起双桨,哥哥岸上走妹妹坐船头之类的,一点儿不像他的品味。

“这什么年代啊。”叶修笑,“小心船家把你扔水里去。”

“明华哥坑我。”江波涛委屈地嘟囔,“他说是坐船必备经典曲目的。”

“回去找他PVP。”

“组队虐他!”

“不错啊,进队半年,都敢欺负前辈了。”叶修说,“看来适应的不错。”

“我们轮回可好了。”江波涛趴到船舷笑眯眯,“以后肯定能拿冠军!”

叶修倾身向前,把他往后拽了拽。

“未来的冠军,可别先来个西湖游。”

江波涛一点儿不怕:“前辈我水性可好啦。”

“真的?”

“当然,哪天请前辈去海边,我游给你看啊。”

随随便便一句客套话,叶修却无端想到刚刚那截白皙的腰线。

江波涛拨弄着水波,像是没注意到叶修一瞬间的怔愣。

小船慢悠悠走了大半个小时,靠岸时雨却停了。叶修先上了岸,听见后辈在后面感慨着坑爹的天气。他转身时江波涛正要上岸,一只脚踩在积水的石阶,见他回头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脚底一滑,整个人扑向前方。

江波涛下意识地想用手撑地,却听见耳边一声卧槽,下一秒整个人撞进了叶修怀里。

“手啊我的小祖宗!”

江波涛两只手腕都被叶修抓住,控制不好平衡,结果膝盖狠狠地磕在了石阶边缘,疼得他一时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修后知后觉没想太多,赶紧把人往怀里带了带,低头去检查江波涛的膝盖。

他刚才是看石阶上那么多碎石,怕江波涛伤了手,结果顾此失彼,裤子磕破了,膝盖看着也肿了一大块。

“小江……”叶修一抬头,就看见后辈泪眼朦胧的样子,吓了一跳。

“这么疼?”

江波涛抹掉泪水,点点头。

刚刚那下真是疼到了骨子里,但是疼得突然,消去也快。可是叶修搂在自己腰间的手,那股温度却真真切切,迟迟不散。

前辈估计是慌了,才没注意到掌心底下不是衣服的布料,而是温热的皮肤。

心像是被泡到一湖热水里,软软的膨胀、鼓噪。江波涛感觉自己心跳声越来越大,快要冲破胸腔,好宣扬这一场无知无畏的初恋。

但叶修浑然不觉,仍专注地检查那个可恨又难看的膝盖,半天才抬头说:“肿的挺厉害,小江坚持一下,我扶你到路边,咱们打个车去看看。”

身旁人来人往,不是个好时机。

江波涛靠着他,假装抱怨:“前辈当导游太坑爹了呀。” 

“说的是。”叶修知错就改,搂得死紧,生怕再把后辈另一条腿给磕了。他低着头,话音正好落在江波涛耳畔:“回头赔给你。”

 

后来果然赔了一生。

 

江波涛听话地闭上眼睛。

他只能从温度和声音感知外界的变化,知道叶修停了车,拉着他走过一段铺满碎叶的小路。出门的时候飘起了雪花,还没来得及积雪。江波涛被叶修监督着捂了一层又一层,因此也没有觉得冷。

他曾经半开玩笑地吐槽,说自从和前辈在一起,感觉自己时髦值都下降了。

叶修呵呵表示,暖和最要紧,再说我们小江穿什么都好看。

江波涛就这样被花言巧语收买了。

但是,他还真猜不到叶修要带他看什么好东西,也不知道会不会给他个浪漫的惊喜。叶修这个人吧,虽然嘴上无耻会哄人,生活中却注重实用远大于华美。看君莫笑那一身打扮就知道了,要不是后期装备部宣传部有人管,怕是手办都卖不出去。

一声门响,然后周围温暖了起来。

江波涛松了口气,幸好前辈没想着大冷天两人一起在外面挨冻。室内嘛,室内能搞出什么花样呢?

堆成小山的甜甜圈?自己想要很久的球星签名?……总不能是钻戒吧,莫非是求婚?

可是这些,似乎并不需要特地从家里跑出来啊。

他还在思考,叶修的脚步已经停了下来。他站到江波涛身后,怀抱着他调整了下朝向。

“前辈?”

“行了,睁眼吧。”

江波涛做足了心理准备,才慢慢掀起眼帘。

铺天盖地的金黄璀璨,争先恐后地涌到他面前。

生长在江南的江波涛曾经对叶修抱怨,说北方太干,绿色又少,感觉自己皮肤都糙了,哄骗叶修给他抹脸。叶修顺着他,一边给他涂芦荟胶一边问,北方就没什么你喜欢的吗?

有啊,前辈你嘛!

就喜欢我一个?

嗯……银杏也很好看。

深秋时,满树金色小扇翩然而落,纷纷扬扬,铺就一条温柔的小路。叶修把他按在树干上,细致珍重地吻,好确认刚刚过于短促的告白。

那是江波涛记忆里最甜蜜的一抹亮色。

他走到窗边,透过层层叠叠的金色,可以看见下面的小院和池塘。院子还没经过细致的打理,尚且有碎石凌乱地散落,池塘也不大,估摸着能养几朵荷花,放几条小鱼。

都是江波涛以前和叶修说过的,憧憬过的样子。

江波涛想回头,叶修却把下巴压到他肩上,慢条斯理地说:“屋里都是毛坯,没啥好看的,等着你搞装修呢。”

“前辈买的?”

“当然。”叶修笑,“咱们的房子。”

两人身处二楼,江波涛也估计不出这栋别墅究竟是个什么规模,但想必不会便宜。

“前辈是把积蓄都花了吗?”

“赚钱不就是为了养家嘛。”叶修圈好他,“以前委屈你了,以后我补回来。”

想起曾经的分手,叶修家里的阻力,两个人的挣扎……

“没有委屈呀。”江波涛靠着他眯起眼睛,“是前辈太难追了!”

“哥高富帅?”

“嗯……凶残嘲讽又脸T?”

“小混蛋。”叶修抱着他感叹,“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千好万好的,扑我怀里心跳那快的。现在老夫老妻了?嗯?心都不跳了。”

江波涛跟他晃来晃去地腻歪。

“我什么时候勾引前辈啦。”

“勾引得还少?西湖那会儿就罪行累累了。”

“有吗?”江波涛偷笑,“我怎么不记得。”

“当哥傻啊?在船上放歌,趁机偷偷拍我照片的是哪只小狐狸啊?”

江波涛仰起脸,阳光穿过银杏,将几个光斑印在他牵起的嘴角。

摇橹船随着水波起伏,叶修靠在椅背上,懒懒散散,惬意地抽着烟。烟雾朦胧,雨雾也朦胧,江波涛放着歌,一口气连拍了十来张。

这些照片被他默默存在手机里,小心翼翼,好似一个甜美的秘密。

他不知道叶修会发现,仔细回想那一幕,实在想不起叶修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那前辈当初是怎么想的?”

“那会儿还能想什么。”叶修说,“光顾着扶你了,摔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哦……”

“不过放开的时候……”叶修笑着说,“有点意犹未尽。”

那个后辈的温度长久的留在手臂上,像是要提醒什么。

叶修确实太迟钝了,直到很久以后才意识到那一刹那的感觉——

叫做一见钟情。

 

周日下午,江波涛的粉丝早就知道他会在B市叶修的老巢,按以往规律,纷纷打赌男神又会发点什么来虐狗。投票前三名分别是:和叶修的手拉手合照,和叶修腻歪在沙发上的自拍,叶修今天做的菜。

结果江波涛发了一张缀满细雪银杏的窗户,配字“生日礼物!新居❤”。

扛不住扛不住,汪汪认输。

男神那么幸福,为什么还是这么想哭。

江波涛划拉屏幕,给叶修展示那些悲喜交织的评论。

“前辈,你看大家多爱我。”

“这话说的,你第一天做她们的男神啊?”

“那你呢?”

“爱你。”叶修懒洋洋地笑着哄他,“全世界都爱你。”

 

 

End.


---------------------------------------------------------------

因为是江江生贺,于是就江江主场了❤

文内江江没说的话当然是:前辈我也爱你❤

专门挑了正好四年的日子❀❀❀

PS:我全职之外的本命古剑奇谭今天也发3代的宣动啦!!!激动!!!目测今年重心就以古剑为主惹!么么哒!


评论(31)
热度(230)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