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临界点(18)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有一部分时间操作

  • 大家一定以为我坑了

  • 文力有限,剧情很傻很天真

 

 

18

第一名人工向导最早是由谁、在哪儿改造出来的完全不得而知,人们只知道他没能撑过改造带来的强烈副作用,很快就死去了。 

然而叶修十八岁上战场的时候,人工向导在军队中已经不算罕见。那时他才痛失挚友,整个人锐利中夹杂着一丝脆弱,像是一株迅速拔高抽芽的树苗,根基尚且不稳,却已经要撑起一片天空。

战场上向导数量稀缺,在政府和塔的默认下,越来越多的人工向导应运而生。吴雪峰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分配到嘉世小队,成为叶修的副官的。作为成年之后自愿接受了改造的人工向导,吴雪峰的能力算得上相当出色,对叶修及整个小队的辅助作用不容小觑。

尽管人工向导如预期发挥了作用,但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和高死亡率,却远远超过了上层的预计。战后数据表明,超过七成的人工向导死于各种副作用,另有一成留下了终生的后遗症,而剩下的两成里还有半数牺牲在战场。

吴雪峰属于第二种,他在战争第三年结束时离开战场,去了国外休养。时年二十一岁的叶修叼着烟,目送他的飞机消失在天际,此后再也没能面对面的相见。

这三年时间足够叶修将人工向导的种种摸个通透,也足够他决定尽己所能,阻止新的人工向导诞生。但是一开始,上层的方针仍是继续研究,寻求完善这项技术的途径,直到322年爆发了人工向导报复社会的浪潮并引发了系列惨案,上层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与克隆人类产生的一系列伦理问题类似,人工向导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了诸多质疑。但真正令上层决定终止这项研究的,还是越来越多的科研结果显示出的不可能。

 

每一座塔都有完备的设施,科研院自然也不会少。王杰希带着他一路绿灯,直接进了向导重点监护区。透过玻璃,江波涛看见了那个曾经是他们敌人的小男孩。

“他作为向导觉醒了,虽然体征还不太好,不过已经开始逐渐稳定。他被改造的那部分,正在被新生的精神图景同化。”王杰希说,“人工虚假的产物撞上真正的精神图景,是不可能留存的。当然,操纵暗示的能力也会消失。”

哨兵向导觉醒之前都是普通人,没人说得清觉醒的机制是什么。有的观点认为每个人都可能蕴藏着这种能力,只不过有没有被唤醒罢了。而另一些人觉得哨兵向导与普通人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壁垒,科技可以无限接近,但永远不会到达。

而王杰希同时身为向导和科研工作者,倒是始终保持着中立意见。

“无论是操纵还是暗示,都确实存在。虽然并非那么容易掌握,但之前也发现过类似的案例。如果要类比的话,与其说近似向导的精神暗示,不如说更像是强化版的催眠。”王杰希补充,“这些等你正式进入轮回后自然会慢慢得知。”

“那么……”

“你说的情况自然也有。微草目前正式登记的人工向导共有一百三十七人,结合数为十一人。另有两人就是由于存在暗示、利用哨兵的情形,而被取消了结合资格。”王杰希说,“但是这与你似乎没什么关系吧?”

江波涛解释:“我只是有些担心,我被对方攻击暗示之后,会不会对前辈造成连带的不良影响。”

“人工向导与向导不同,这种能力只对同类和哨兵作用较大。”王杰希说,“你……不必担忧。”

不必担忧吗……江波涛看着眼前漂浮着的微缩透明须鲸,回答:“这样就好。”

这些只有他能看到的幻影从下了飞机就开始如影随形,好像放大版的飞蚊症,无法摆脱。令人厌烦的同时,也在江波涛心头增添了一抹阴影。

 

王不留行在主人怀里打了个滚,悠哉地摇晃尾巴。王杰希给它顺了顺毛,结束了教学问答,说道:“如今像你这么好学的人可不多了。”

“前辈谬赞,这毕竟算是我的分内事呀。”江波涛说,“既然参加了前辈的小组,我也该尽职尽责。”

王杰希看向他:“你以为我想让你去做卧底?”

“不是吗?”

“叶秋强烈反对,所以人选已经变了。不过确实,即便以毕业实习的名义,也不该将学生牵扯进高风险的行动之中。这次是我唐突了,抱歉。”

“不会……您太客气了。”江波涛也说不出心底突然涌上来的情绪是什么,他有些出神地又翻阅了几页资料,慢慢抬起头问,“其实前辈你……早就知道了吧?”

在江波涛的印象里,王杰希不是一个会因为别人反对,就轻易放弃自己决定的人。更何况,学院的学生最终目标就是为了执行任务,已经半只脚踏入轮回的江波涛,没道理被像只雏鸟一般保护。王杰希对上他的视线,那里面有一丝紧张,却没有退缩和犹疑。王杰希斟酌几秒,点了点头。

“难怪……”江波涛有些低落,勉强笑了笑,“从我进门谈起人工向导,前辈就心里有数了吧?不然也不会一点迟疑都没有。”

“不,还有更直接的原因。”王杰希说,“此外,叶修就在这座塔,而你却似乎完全不知情。”

“原来……”江波涛问,“前辈是来找您的?”

“是。”

“做安抚吗?”

“……”王杰希对江波涛印象一直不错,对于这个问题,他很想回避。不过江波涛毕竟也不是吃素的,只是一个停顿,也就不需要他回答了。

江波涛喃喃自语:“……如今我在这里,前辈也没有来找我。”

“也许他只是想给你空间。”

“也有别的可能。”

“想太多有时并不是一件好事。”

“算啦……”江波涛攥住自己的手,“还有一件事想请教您,前辈的井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杰希摇头:“这不应该由我告诉你。我能说的只有,井并非是他本身的精神状况导致,具体情况建议你还是直接和他谈比较好。”

“谢谢。”江波涛结束了对话,与王杰希并肩往外走。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很明显,王杰希早就知道这件事,甚至可能和叶修交流过,因此他才默许了这一切。但是——

江波涛停在电梯前,问:“最后还想请问一下,您对我和前辈有什么看法呢?”

“我无意干涉你和叶修的私事。”王杰希语调和缓地说,“但以塔长的角度,我不建议人工向导与哨兵结合,仅此而已。”

 

江波涛走后,原本安静的走廊更显得空旷。叶修推开门,从暗室走了出来。王杰希看他一眼,说:“他感觉不到你。”

“不错啊,你的房间隔离技术越来越有效了。”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那也没关系。”

“你比我想象中要冷静得多。”

“说实话挺想揍你的。”叶修示意趴在他肩上的白猫,“我认识你这么久,从没见你的猫变成过白色。”

“是啊,王不留行只在人工向导面前会是白色。”随着王杰希的话音,左右异瞳的猫打了个滚,又变成了黑色。

 

叶修在十一层的独立休息室找到了江波涛,他坐到他身边,看见他正拿着手机玩小游戏,一只只小星球被他戳着进化着,变成不同的颜色。

昨天在医务室醒来,叶修从连结里就很难感知江波涛的情绪了。虽然不想告诉他这个事实,但是看样子……

“GAME OVER❤”手机里传出活泼的电子音,江波涛扔下手机,斜倚到叶修肩上。

“前辈不是紧急会议?”

“半夜开了一半,另外一半明天了。”

“好忙呀……”

“觉得寂寞啊?”

江波涛笑了一下,说:“怎么会,我又不是兔子。”

“你当然不像了。”叶修把他手拽过来,摩挲手指。江波涛安静的和他纠缠了一会儿,轻点着叶修手心说:“前辈,人工向导这个词容易误导人,确切的描述应该是拥有部分向导能力的普通人——这才是最贴切的。”

“给我上课啊?是不是忘了你们的教材是谁编的了?”

“不。”江波涛按住叶修的手,撑起身子直视他的眼睛,“我只是希望前辈明白,你现在选择的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向导。”

对于他过于平静的语气,叶修第一时间并没有作答。江波涛也没有等,继续说:“王杰希前辈知道了……不过这件事情,前辈应该也知道了吧。”

他又笑了一下:“有点像绕口令。”

“嗯。”叶修轻轻应了一声。

“我失感会很早,之后就不能帮前辈了。”

“没向导的时候,哥也还是第一哨兵。”

“虽然可能性不大,不过万一我被控制的话,前辈会很苦恼吧?”

“是啊,所以不让这种情况发生就是我的责任了。”

“前辈真乐观呀。”江波涛说,“我就不行了。”

叶修看了看他,将人重新搂回怀里。江波涛的种种顾虑他都明白,但在叶修看来,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表层。他抚摸着江波涛额角附近的头发,说:“小江,也许你没发现,你一直在拒绝着你向导的那部分本能。”

“普通人一生中能够爱很多次,但是哨兵向导没这么奢侈。连结的存在给了我们选择最能共鸣的伴侣的能力,同时也夺走了我们重新选择的机会。爱太强烈,恨也一样。”

“也许未来你会重新成为一个普通人,但是现在你精神触梢感受到的东西,也是确实存在的。”

“它们是你的一部分,不是人工制造的假象。”

叶修的声音过分温柔,江波涛很想就这么沉溺下去。如果什么都不想,就这么接受他,想必叶修完全能够做到他所说的承诺,将他保护得好好的。自由稳定的生活与未来,一直是他想要的。可是,即便清楚理解他所说的话,江波涛也无法立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他的精神触梢弥漫在两人周围,却不太敢接触叶修的回路了。

从昨天起就感受到那细小的违和了,叶修以往总能瞄准他的情绪加以安抚和开解,但是这两天却总有些微妙的偏差。也许连结出了什么问题,但叶修没打算告诉他。

江波涛对叶修的了解在逐步加深,而他近来了解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井绝不是那么轻描淡写的存在。

叶修需要的是一位能帮助他稳定井的向导,而不是一个处处需要照顾的半吊子。

 

“前辈,我想好好考虑一下……”江波涛慢慢说,“下个月轮回塔区会举行交流会,到时候给前辈答复好吗?”

“行,我不急。”叶修微笑,“你学张新杰那样也没关系。”

适应期有三个月期限,但往往会因为哨兵向导的要求而提前结束。塔不得不增设了一条规定,要求适应期最短必须进行一个月,这才勉强阻止了迫不及待的哨兵向导们。然而其中难免出现异类,霸图塔区的张新杰就不急不躁过满了整整三个月,才同意了哨兵第十八次提出的适应期阶段申请,差点没把对方急死。

江波涛也耳闻过这则轶闻,听见叶修这么说,心里软软的都是感动。与大多数哨兵不同,叶修把能给的空间都给了,这或许是成熟的体现,也可能是他特有的温柔。

两个人无声地靠在一起,叶修受伤之后根本没能好好休息,难得能和自己的向导独处,他只想将这段时间拉得再长一些。

江波涛慢慢地浸润他的回路,叶修不让他进行大规模的精神安抚,那么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出神想了想,其实他和叶修在一起时总是很宁静的,传说中的哨兵不会像对外那样锋利和嘲讽,他也不会像和别人交际时候一样,言谈风趣,滴水不漏。

但是很舒服。这种气氛,他很喜欢。

“对了小江,你知道在哨兵眼里,他的向导是什么模样吗?”叶修突然问。

江波涛疑惑的侧身看他,摇了摇头。

叶修慢条斯理地开始数:“你的头发比上次见面长了几毫米,眼睛血丝有点多,似乎没休息好。身上有飞机餐柠檬水的味道,但是压不住你的橘子味信息素。根据体重推测,你大概快饿了。还有这件衣服是你第二次穿,自从和我确定关系,你都会选柔软料子的衣服。肤色偏暗,等下早点睡觉。嘴唇颜色倒是正好……”

 

即便是在最拥挤的人群里,这个人也是最耀眼的。

 

“每次这样看着你,我都想吻你。”

 

TBC.

 

------------------------------------------------------------------------------------------

赶上了尾巴没拖到6月,总算没变成月更……【醒醒

【王杰希的精神向导】

是非常碉堡的猫,会根据不同环境改变颜色,必要时候还能改变体型。

双瞳异色,一绿一黑。据说智商很高。

因为经常变色,就不贴图了~

评论(27)
热度(125)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