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百日江波涛│叶江】密码

  • 百日江波涛企划DAY 82

  • 挺俗的设定和套路

  • 胡扯属于我,叶江是无辜的

 

 

冰凉的枪口沿着脊柱缓缓下滑,惹得江波涛浑身一个激灵。那致命的武器最后停在他腰窝处,那里是叶修最爱吻的地方之一。

现在,叶修一只手稳稳地拿着枪,另一只手探到他身前,摸索着拉开裤链。

江波涛趴在床上,双手过头,轻笑着问:“都做过多少次了,前辈还在乎这一次吗?”

“我和小江是做过很多次了,但和轮回的杀手无浪还是头一次啊。”

叶修的声音还是一贯的低沉中带着些许懒散,完全听不出一丝紧张。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内心涌动的复杂情绪。

 

在图书馆撞到他的瞬间,叶修就知道这孩子和自己是半个同行。尽管他伪装得几乎毫无破绽,但叶修的直觉从不落空。预料之中的,这个自我介绍叫江波涛的年轻人借机与他攀谈,并渐渐熟识起来。

起初叶修只是将这当做一场练习,哪怕配合着他坠入爱河也无所谓。吻很醉人,人很美味,甜蜜的陷阱却依然是陷阱。

有时候怀抱着他哄,帮他分析那些虚构出来的事业烦恼,听他假装无辜地卖萌撒娇,叶修也觉得挺有趣的。慢慢的演戏便有些上瘾,虽然明知总有一天撕破假象两人得来个你死我活,但没到那会儿,陪他过过柴米油盐的小日子也不错。

 

 

江波涛咬着床单喘个不停。或许是因为关系破裂了,他不愿像以往那样肆意地叫床。叶修要求也不高,气氛这么紧张,也不指望他还能跟以前似的喊前辈喊得让自己心尖发颤。

手心里的小东西委屈地流着水,叶修揉着捏着觉得心里也开始骚动。

“前辈……”江波涛突然动了动,腰顶着枪口稍微上移些许,然后再沉下来,随即便是一声满足的叹息。

叶修忍不住就在敏感处拨弄了几下,得到江波涛斜过来带着谴责意味的眼神和……突如其来的攻击。

他手肘撞在叶修胸口,翻身而起便要夺枪。叶修被他动作带得倒在床上,柔软的腹部被他膝盖死死顶住,喉咙里恶心得要命。但他好歹也算身经百战,反应速度常人难以企及。江波涛还没夺下那支枪,叶修已经扼住了他的咽喉。

无论身体锻炼得如何结实,这个地方永远那么脆弱。江波涛坚硬的喉结和温热的颈项就在掌下,单手掐死一个人或许对于普通人很难,但对于叶修真再轻易不过了。

找好角度和用力方式,跳动的脉搏越来越快,到达一个高点之后,又渐渐慢了下来。

 

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景物也逐渐朦胧起来,甚至连叶修的表情都看不清了。

不过看不清也没有关系,他脸上一定还是那个嘲讽欠揍的笑容。

他还是低估了叶修,也高估了自己。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被他轻易的识破了。特意挑选的日子,特意准备的事件——打着订婚的幌子,也依旧没能动摇这个男人分毫。

自己的消音手枪被他扔进了窗外的人工湖,所有的武器也都被一一处理。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这一年来的甜蜜恩爱其实都是一场戏。

只有脖子上这冷硬的手掌才是真的。

窒息的滋味不好受,江波涛觉得意识一丝丝地远离着自己。脑子里一团乱麻,所有的东西都飞速地后退着,只有叶修的背影越来越清晰。

恍惚着他突然想到——

叶修难道是真的要自己死?

江波涛动摇了。他突然发现,在他的心底深处,竟然一直相信着叶修不会对他下杀手。

作为一个在刀尖上舞蹈的人,这种想法太致命了。

比如现在,不就要被这种天真的想法害死了吗?

 

叶修放开了手。

江波涛应该已经看不清东西,目光却仍旧盯着他的方向。卸去伪装之后便始终挂着微笑的脸第一次换了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似的。

本想把他掐晕,但莫名其妙的,看见他这个样子,心底倒是泛起一阵心疼来。叶修扶着他侧倒在自己身边,听他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咳嗽个不停。

算了算了,苦心勾引了这么久的小鱼儿,再多让他几次宠他几次也无所谓。

叶修俯下身,凑近了江波涛脖颈上的红痕,轻轻吻了一下。

“割喉。”

“前辈的割喉也太狠了呀……”江波涛委屈得不行,声音里都是压抑的哭腔,转过头就往叶修嘴上凑。

两个人接吻算得上熟能生巧,唇舌勾缠难分难舍。江波涛没敢像平日里那样环抱住叶修的肩膀,两只手臂老老实实放在身侧。这算是一种投降或示弱的信号,叶修与他对视几秒,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前辈还真是可怕啊。”江波涛站在床边拉好裤链,笑眯眯地看向叶修,哪里还有半分委屈样。

叶修四肢僵硬地躺在床上看着他,也笑:“得意了?嘴里藏的是什么药,来说说?”

“这可不能告诉前辈。万一前辈突然有了办法,又起来打我呢?”江波涛蹲到保险柜前头,把破译器插了上去。当然,那把枪如今也在他手上牢牢握着。

不知道密码组成,但好歹知道长度。江波涛看了看时间,很好,足够了。

破译器勤恳地开始了工作,江波涛没事干了,便开始和叶修聊天。他本来就是个喜欢聊天的人,更何况和叶修有那么一层关系。

“前辈,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对的?”

“一开始。”

“那这一年真是委屈前辈啦。”

“还行,小江还是挺可爱的,出得厅堂上得了床,前辈挺满意。”

“那前辈不如给个好评,把密码告诉我?”

“你可以试试你的生日嘛!”

“我告诉前辈的生日是假的哦。”江波涛不理他,继续尝试着,“再说,我可不认为前辈会用我的生日做密码。”

没得聊了,叶修就也安静下来。他本来也不聒噪,只是有点想抽烟。屋子里瞬间静默了,只剩下破译器细碎的杂音。

等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保险柜门开了。出乎江波涛意料,密码真的是他的生日——真的那个。

 

 

“真要杀我啊?”叶修问。

江波涛枪口对准他的心脏,还没扣下扳机。行动是以任务目标为优先的,而目标物他已经妥当的放进了口袋。至于任务中遇到的阻力,比如叶修,轮回并没有规定要怎么处置。

杀掉,当然可以。放掉,也不是不行。

被叶修耍了这么久,他是有点想报复的。但是……

这个男人,也宠了他这么久。明明早知道他的身份,却还是毫无防备地和他一起生活。人可以伪装一天、一个月,然而江波涛这一年来偶尔几次夜半醒来,叶修都在他身边沉沉睡着。

他看不懂他。现在就要了他的命,未免太可惜了。

江波涛移动手臂,最终瞄准了叶修的大腿。他的枪法不如他的队长,但是避开要害还是轻而易举。

呯!

枪口射出了一束鲜红的玫瑰,假花。

 

 

周泽楷的接应总是很及时。江波涛上了车,抹了把脸。

“小江?”

“我没事。”江波涛催促好友兼队长开了车,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叶神实在很可怕呀。”

“任务。”

“成功了。”江波涛摸出怀里的盒子,递给周泽楷。

他们的目标是一个存有机密数据的U盘,不大,搁在盒子里再正常不过。江波涛一年里确认很多次,才找到了这个盒子出现在保险柜里的规律。所以当他看见周泽楷脸上迷茫的神情时,第一反应很不解。

周泽楷把盒子转了个角度,示意给他看。

一枚银亮的戒指静悄悄地躺在那儿。

车内一时间沉默得可怕。

江波涛想起自己打的幌子,心乱如麻。这比任务失败了还要糟糕。他不敢去看周泽楷了,视线在车厢内漂移,很快被一个熟悉的装置吸引了目光。

远程引爆器显示着倒计时,预示着又有哪个人即将付出生命。

江波涛觉得自己声音涩得不行,问:“这个是……?”

“叶修的。”周泽楷回答。

 

 

江波涛在奔跑。

车只能停在大院门口,他不能暴露周泽楷和其余东西。那个装置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他只有赶在前面才能把人救回来。下车时他记得时间,每跑一步便在心里倒数。

五。

他看见了叶修那栋有点旧的小别墅。

四。

他跑到了门口。

三。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手不颤抖,把钥匙插进锁孔。

二。

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二楼卧室的玻璃哗啦啦如雨一般掉了满地,黑红交织的火舌随即窜了出来。

一……

他放下了按着大门的手。

 

 

江波涛躺在后座上,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

如果事先检查一下床垫下面有没有多出东西,如果自己上车时立刻发现那个引爆器,如果当时没有用药……

其实如果了也没有意义。就算叶修不死,以他们敌对的立场,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所以死了就死了吧,一了百了,只是再寻找目标物又得重新花许多工夫了。

江波涛想着,脑海里却不受控制地浮出一个片段来。

那次他偷偷找周泽楷见面汇报近况,回来时抄小路又忘了带伞,被瓢泼大雨淋了个湿透。到了家浑身滴水站在玄关里,可怜兮兮的像只流浪狗。

叶修一边笑话他一边抱他去浴室洗澡,然后他们就在那时有了关系。

江波涛慢吞吞地发现,自己在那天就已经把那里称之为“家”了。

 

手机震动了很多次,江波涛不想去理。直到周泽楷反手将他的手机扔到他胸口,示意他去看。

大概又是上面的新指示吧?

他默默把屏幕举到眼前——

 

“小江,你以为哥都不做抗毒训练的吗?乖啊不哭,亲一个。”

来自叶修的短信,在这片光亮中铺展着。

 

End.

 

--------------------------------------------------------------------------------------

这次犯懒,没有检查错别字,欢迎捉虫给我~

其实这篇,一开始只是想写江江被枪指着被叶修【】而已……捂脸

评论(46)
热度(417)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