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临界点(22)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有一部分时间操作

  • 狗血与雷一起出没请小心

  • 节奏已死,进度飞奔了起来

  • 喻文州和黄少天出没,攻受自由心证

 

 

22

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张新杰揉了揉太阳穴。他精神不太好,大半夜被从床上喊醒,一路奔波跑到蓝雨塔区,不间断地进行了四个小时安抚,换了哪个向导都吃不消,更何况是以作息严谨闻名的张新杰。

但他并没有去休息,而是推门进了观察室。

屋子里人不少,见他进来,喻文州第一个站起来问:“怎么样?”

“稳定多了,但是治标不治本。你去看看黄少天吧。”

喻文州点头致意,立即推门出去了。来到黄少天身边的时候,那个平日里一直很聒噪的人正沉默地盯着隔离窗的另一边。

“少天。”

“队长……”黄少天按住他的手臂问,“王杰希到了吗?”

“还需要两个小时。”

“轮回的江波涛呢?”

“也通知了。”喻文州坐下来,安慰,“别担心,你做的很好,叶修前辈也会没事的。”

“老叶敢出事他都对不起我!”黄少天低声说,“怎么就突然……”

喻文州拍拍他的手背,没有说话。他透过隔离窗看过去,苏沐橙坐在床边握着叶修的手,无声地凝望着他。

意外发生的时候没有前兆,任务前例行检查的时候叶修状态也还挺好。可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针对叶修的精神攻击非常有效,准确瞄准了他的弱点,力求一击摧毁精神图景的支点。

那一刹那,能精准地把握住切入的时机,将叶修的精神图景强硬地稳定住,恐怕只有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能做到。

虽然因此黄少天和叶修产生了精神连结,但喻文州并不介意。如果当时黄少天不在叶修身边,那么现在见到的恐怕就是第一哨兵的死亡通知书了。

只不过……喻文州想着,那位死神还没有离去。

 

江波涛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他一晚没睡,闭上眼睛就是叶修的背影。明明开了空调但依旧觉得燥热气闷,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响起突如其来的敲门声。

来人他算不上熟,是王杰希的实习助理高英杰。他记得这个少年当时慌张的神情,却不太记得两人当时的对话了。

他盯着手里攥得起了皱的文件,强迫自己去阅读其中的内容。然而每次看见那个名字,都会觉得钻心一般的刺眼。

叶修。病情状况:预后不良。

这是什么意思?

半天前才知道了自己和他的连结断了,他有了新的向导,然而转眼间又是他重伤至濒临死亡的消息,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他可是叶修啊?顶着斗神的绰号强大可靠的第一哨兵啊?哨兵向导出任务受个伤很平常,但是死亡……

死亡是什么意思……

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大脑根本不够用,似乎想了很多,但所有的思绪都如同流水经过,留不下一丝痕迹。飞机上很安静,他木然地看着那一行字,耳边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离开机场,他和高英杰换乘蓝雨塔派来的专车,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所有的事物都像是蒙了一层纱,消毒水的味道也淡得不可思议。江波涛平静地和观察室里的前辈们问好,然后默默地遵从指示坐在一旁等待。

可是等什么呢?他看着面前电子屏上花花绿绿的数据,觉得自己坐在一个漩涡的中心。只有他是静止的,而周围都是巨大的轰鸣。

“……生命……体征……”

“神游?……不……当时的条件……”

“……诱导……”

“趁虚而入……”

“多亏黄少,不然……”

“……新杰去睡了……撑不住……”

“……排斥现象。”

“……交给王杰希……”

入耳的都是零散的词语,江波涛不是医疗向导,并不能完全理解所有的对话。他只知道,霸图的首席向导张新杰——同时也是最强的医疗向导——被叶修排斥了,现在为他实施安抚的是王杰希。

这很合理。他抿紧嘴唇想着。哨兵精神出问题,最佳的治疗人选首先是他的向导,如果没有,那么就是他连接过的向导。连接次数越多,时间越长,越有默契。而他虽然与他有过精神结合,但是连结还不到两个月。在已经判定为不合适并且连结断裂的现在,自然比不上和他常年配合的王杰希。

谁都好。

江波涛看着屏幕上那条仍在波动的曲线,默默在心中重复。

谁都好……只要前辈能……

 

等待十分漫长。

人们来来往往,医护人员行色匆匆,而陆续赶来的叶修亲友们则神情凝重。他们的情绪流沉重得几乎化为实质,沉甸甸的压在江波涛的心头。混杂在这些人之中,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异类,不能、也无法体会那些感情。

印象里似乎是被要求着吃过几次东西,也有躺下休息,不知到底过了多久。可是他始终清醒着梦游,隔着一层纱和浮动的须鲸看着周遭的一切。

江波涛毫不怀疑叶修得到的会是最顶尖的医疗,从他到达就从没见过张新杰、王杰希和黄少天同时离开叶修身边。这三人已经是国内最好的向导,如果连他们都不能……

“江波涛前辈?”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江波涛抬头看去,发现是叶修的副官乔一帆。

“麻烦您跟我来……”年轻的哨兵眼眶有点红,“张新杰前辈有事要说。”

 

进入隔离间,江波涛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两个人身上。室内白噪音发生器被修改为平衡模式,王杰希疲惫地倒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见江波涛,他点头示意,而沙发另外一端的张新杰扶了扶镜框,立刻开始了对话。

“时间紧迫,寒暄就免了。塔并不建议由你来负责这项工作,但是考虑到你曾经和他精神结合过,理论上相容性是不错的。”

“我已经被叶修的精神图景排斥了,王队花了一天时间,只能暂时稳定住他。如果能够多一些时间,应该可以将叶修唤醒。但问题在于黄少天快要撑不住了。他和叶修的精神连结从初始就是残缺的,能够将图景维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江波涛觉得嘴里有些干,问:“所以我……”

张新杰看了看手表,回答:“现在是晚上九点四十七分,叶修最多能坚持到凌晨三点左右。”

这句话无疑是道晴天霹雳,一下子把江波涛劈蒙了。他明白叶修的情况十足凶险,也已经做好了煎熬十天半月的准备,却没想到真实的情况更加不堪忍受。

他呆呆地没有接话,王杰希站起来,直接将他带进了病房里。距离病床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王杰希停下脚步。

“叶修目前的情况你已经了解了吗?”

“……是。”

“复述一下。”

“前辈受到的精神攻击针对性很强,目前处于神游和混沌的边界,安抚无法得到有效回应,只能确认精神图景存在,但无主动意识。”

“最恶劣的结果?”

“……精神图景逐步湮灭,反映在外部,是死亡。”

“之后呢?”

“……”江波涛看着王杰希,摇了摇头。

微草的魔术师替他说了出来:“之后塔会为他举行葬礼,你会见证他最后的荣光。等到他的骨灰被埋入地下,你这一生都再也不会见到叶修这个人了。”

他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离开时最后说了一句话。

“作为他的向导唤醒他,和作为向导唤醒他,是完全不同的。你明白吗?”

 

房间空了,江波涛终于体会到刚刚那种隐约的不对劲和违和感来自何处了。

这里太“安静”了。

特殊材料构建的病房最大限度的屏蔽了声光,气味与温度也被严格控制着。外面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哨兵和向导,情绪流干扰极少。而这里,本该是叶修的精神领地。

可是,江波涛感受到的只有一片空白,仿佛这里并不存在另一个人。

胸腔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乱窜,江波涛一步步走近才看清躺在那里的人。他和叶修快三个月没见了,而他几乎没有变化。

曾经属于他的哨兵安静地躺在床上,无视那些碍眼的医疗器具,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直到坐到床边握住叶修的手,江波涛才渐渐有了一点实感。可是这种实感,带来的却完全是恐慌。

他从未进行过真正的医疗安抚,理论知识也仅仅是业余。最强的几位向导都无法成功的事情,换了自己就一定可以吗?

但是如果不去尝试的话……

江波涛慢慢俯下身,与叶修额头相抵。

瞬间,无尽的黑暗漩涡呼啸着向他席卷而来。

 

滴答……滴答……滴答……

置身于纯粹的黑暗之中,耳边只有钟表指针不停行走的声音。最近一次看到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五十七了,距离最后期限越来越近。

江波涛本身就不擅长安抚,最近的一系列实验更是折磨得他心力憔悴。这几个小时里他几乎压榨似的在挥霍自己的精神力量,试图穿越这迷宫一般的黑暗迷雾。

神游是哨兵陷入混沌的开始,而混沌则意味着井的出现和彻底的死亡。那么,本身就有着深渊之井的叶修呢?

“前辈……”江波涛站在黑暗的中心,低声地呼唤着。

一次次的无功而返,又一次次重头开始。在无数次的碰壁之后,江波涛觉得身边的黑暗逐渐开始稀薄,他索性闭上眼睛,顺着纯粹的直觉迈开脚步——直到无路可走。

面前是一片天蓝色,像是无尽黑暗中的一个孤岛。那个人背对着他站在水面中央,忽然间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似乎想要回头。

而就在这时,江波涛被突如其来的狂风抛了出来。

 

虚幻与现实的倒错让他恍惚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时钟恰恰跳到了三点。他慌忙拉开一点距离去看叶修,狂喜地发现叶修脸上终于不再是一片平静,而是皱着眉头,神情似乎十分痛苦。

江波涛想也没想,低下头吻上了他。他的动作非常轻,似乎不带任何重量似地一点点舔吻叶修的嘴唇,就只是想把自己的气息和味道交给他而已。

室内的灯早已全部熄了,叶修目前无力自发调节五感,任何可能的刺激都要避免。但唯独自己不一样,江波涛小心翼翼地吻着他,在间隙里小声呼唤着叶修。

“前辈……”

对于陷入神游的哨兵,他的向导就是黑暗里唯一的光亮。尽管已经不是他的向导,但是江波涛从未怀疑过叶修对他的感情。

如果前辈想要,就尽管给他好了。自己已经完全无所谓了……

 

“烟……”

忽然,一个不属于江波涛的声音低哑地响起。江波涛怔住了,确认了是叶修的声音后,刹那间悲喜交加。

“前辈你说什么胡话呀……”他脱力一般地伏在叶修身上,带着哭腔说道。但即便如此,却也依旧在帮助叶修重建五感。

叶修身体上没有伤,但精神受到伤害无疑会导致五感的失常。这个房间已经为他屏蔽了大量可能的威胁,剩下的就全靠江波涛了。

这个过程又耗费了一个小时,叶修逐渐清醒,而江波涛则精疲力竭地喘着气趴在了床上,挣扎着侧过身与叶修互相凝视。

 

叶修默默地盯着他看了很久,江波涛怕刺激到他,更是安静得像只小白兔。渐渐地,哨兵的情绪流再次出现,慢慢地淌了过来,平和中带着疑惑,疑惑中却又带着一丝狂喜。

“小江……?”叶修声音很轻,语音里带着浓浓的倦意。

江波涛心里一阵阵地泛疼,低声回答:“前辈,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哎?”

“乖,别动。”叶修按住他的肩膀,埋头到他脖颈间,嘴唇火热地贴在上面。

江波涛听话地一动不动,一方面是被叶修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另一方面也不敢过大动作伤害到尚且虚弱的哨兵。现在他心里的宗旨只有一条,顺着叶修,无论他想做什么。

鼻端萦绕着清浅的味道,叶修着迷似地磨蹭了很久,继续用那种疲倦无力的语调问:“小江,你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吗……?”

江波涛微微点头:“我知道……只是一点副作用,我没事的,现在是前辈你——”

“这不是副作用。”叶修稍微用了点力气,探了只手到江波涛衣服里,抚摸过他光滑温热的脊背。

江波涛一惊,条件反射之下就想将人推开——要知道叶修之前一直以礼相待,从来没用过这种手段——但是那只抚摸着自己的手和久违了的怀抱感觉要命的好,他只来得及倒吸一口凉气,磕磕绊绊地喊了声前辈。

“……你没有信息素,之前是我疏忽了。”叶修闭上眼睛,一点点将他收束进自己怀里,语气朦胧又温柔。

“小江……这是结合热。”

 

TBC.

 

-----------------------------------------------------------------------------------

困成了foxg……先去爬床,杂谈什么的,以后再写好了……

这次的进展感觉跳太快了,气氛目测不太好……分成两章可能会好些,然而我想加快进度【喂

评论(34)
热度(143)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