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临界点(27完结)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有一部分时间操作

  • 完结了,感谢各位的支持!

 

27

江波涛睡得很沉。

记忆模模糊糊不太真切,梦也极少,大部分时间他沉浸在黑暗温暖的世界,偶尔才恍惚着掀开眼帘看一眼。

叶修一直在他身边,有时醒着就凑过来吻吻他,有时也在闭着眼睛沉睡。揽在他身上的手臂格外紧,不是太舒服,但爱人的怀抱令人贪恋。江波涛拽着柔软的被子把脸遮住一小半,整个人埋进叶修怀里。

 

时间倒回几天前。

他们发出的信号被救援小队发现时接近黎明,连续四十八小时折腾,他们都很累了,依偎在一起默默等待。叶修认真地帮他把衣服穿得规规整整,这才安心地等着直升机降落。

可谁料还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叶首席已经破坏好几处设施了……对,根本拦不住……他的身体也受不了……”

王杰希对着身边的张新杰和顺路来接人的韩文清苦笑一下,回头对着屏幕说道:“你们把他和向导隔离,难道还指望他安安静静的吗?”

“可是江向导已经失感,结合应该没有效果了,按照急救规章……”

“结合有没有效果,不是由你们来判断。”

“上面的意思,是希望您能……”

“我过去也无济于事。你们把江波涛还给他就可以了。”见对方面带犹豫,王杰希加重语气强调了一遍,“把他的向导还给他,这是我唯一能给的建议。”

“但是……”

对方依旧不太认同。这也难怪,事情经过一晚已经开始发酵,江波涛是人工向导这件事在蓝雨塔传遍了。塔的高层并不清楚叶修和江波涛之间复杂的关系,按照规定隔离江波涛也是挺正常的决定。而联络王杰希的人其实是希望他能帮助安抚叶修使其平静,并没有那么大的权限妄下决断。

王杰希刚想说算了,我帮你联系喻文州,结果身边听了半天的韩文清突然站了起来。

屏幕里那个小哨兵明显咽了下口水,紧张兮兮地看向身边跟了一只老虎的霸图塔首席哨兵。

“叶修都干了什么?”韩文清低沉地问。

小哨兵磕磕巴巴地答了,结果,几乎整层的人都听到了韩文清的怒吼:“就拆了一层?换我拆整栋楼!把人给还回去!”

 

与此同时,喻文州和蓝雨塔的高层也收到了最新的信息。很快,为了避免和叶修武力冲突,也是为了两人的健康考虑,新的的善后计划出炉了。

这个时间叶秋和方锐也赶了过来。苏沐橙和叶秋一起安排治疗休养方案,方锐则拉着乔一帆配合蓝雨塔的各项工作。周泽楷来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回到了叶修身边,他只来得及握了握好友的手,就被叶修盯紧了没能再拥抱。

叶修浑身锐利的敌意令周泽楷有些迷惑,但很快就释然了。这并不是吃醋,而是一种疾病。

这种病其实还挺常见,并且有一个非常严谨繁杂的名称。不过它在哨兵向导圈子里有一个更流行的名字,叫向导综合症。在部分女性向导圈子里,还有个更奇怪的名字叫“我家向导怎么这么可爱病”。虽然戏谑了点,但也算恰当。

顾名思义,就是哨兵难以遏制对向导的过度爱欲、占有欲和保护欲,从而导致生理及心理上的一系列无法自控的失常行为。

产生这个病症通常有以下原因:

结合期间向导与哨兵长时间分离。

结合期间或适应期内向导受到伤害。

结合期间哨兵或向导受到精神上的严重打击。

结合末期连结失败或连结意外断裂。

……

逐条数下来,张新杰觉得叶修不得这个病才真的不合逻辑。但这就不需要他来操心了。霸图塔区一堆事情,他也不是叶修的专职医生,于是后续便交给了安文逸接手。

按常规治疗方案,自然是药物、精神安抚、物理疗法多管齐下的。最有效的就是自家向导的持续性安抚。然而江波涛如今已经不可能做到,叶修又严词拒绝了塔安排医疗向导的建议。

他自从拆过楼把江波涛弄回身边就再也没让人离开过身遭一米的范围,当时隔离不到一刻钟,但产生的后遗症十分剧烈。尽管叶修体力透支,可一旦有人接近,他还是会下意识地进入防备状态。

江波涛对此非常担忧,但面对塔希望他劝说叶修接受向导治疗的建议时,江波涛却郑重地拒绝了。

“我来照顾前辈。”他握着叶修的手说。

 

最初的一天他们两人都不太清醒。叶修不仅体力透支,精神上受到的伤害也非常严重。相反的,江波涛虽然也很虚弱,但由于突然失感成为普通人,整体状况却好了很多。

这期间不知兴欣塔和轮回塔怎么沟通的,硬是替两人向中央塔提交了结合申请,只等着审批。然后叶秋联系了G市的亲戚,将他们转移到了郊区一座属于叶家的别墅进行休养。那里幽静又远离人群,对叶修目前的状态来说再适合不过。

江波涛一觉醒来看见换了地方还吓了一跳,他知道叶修本家有家底,但没料到这么夸张。

可如今这些并不重要。

叶修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之后,转而进入了结合热易感期。哨兵向导的结合期一般会持续一周到一个月不等,这期间双方都会长时间处在结合热状态。按正常流程,塔会单独分配给他们结合的居所,直到结合热逐渐消退,两人精神图景融合完毕为止。

江波涛已经不是向导了,但叶修还是出现了结合热。按普通人的理解,就是欲望需求非常大。

在那之后,江波涛真心体会到了什么是哨兵的占有欲。

叶修经常难受得厉害,抽烟就格外多。到了晚上从背后抱着江波涛沙哑着嗓子说情话,手在他光滑的腰部流连抚摸,到最后总会来上一次两次。

断裂的连结那头始终空荡荡的,叶修有时也会痛苦地直冒冷汗。如今的江波涛只能靠肢体语言尽力安抚他。他喜欢和他手指相扣,更喜欢和他互相凝视。叶修的眼睛是深褐偏黑,蕴含的感情温柔得叫人脸红。对视久了,难免又是一轮情热。

哨兵向导的结合是精神肉体双方面,就是因为精神上的缺口得不到满足,叶修才只能一遍遍用身体来确认。他喜欢江波涛实实在在地在他怀里,这样心底才会踏实一些。

虽然病理分析看了很多次,也知道自己这样不正常,但他很难控制。

这样下来的结果就是累到江波涛连去个厕所都得叶修抱过去了。

江波涛一点儿都不介意,用他的话说,反正和前辈滚床单很舒服啊,多来几次也没什么。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叶修改做为抱,放他休息。

但江波涛不知道,他睡觉的时候叶修整晚睡不着地看着他。偶尔睡着了,却又会不由自主地将人抱得太紧,江波涛有时被勒得透不过气从梦中惊醒,随即叶修也会立刻醒来。时间长了,江波涛也看出端倪,想方设法哄叶修睡觉。

叶修的痛苦令他觉得十分难过,可江波涛知道这绝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善的事情。既然决定了在一起,那无论什么都要一起面对。

 

窗外隐约传来鸟鸣。

江波涛醒来时脸还在被子里埋着,稍微转转头鼻尖就碰到了爱人的胸膛。叶修一条手臂垫在他身下,另一条搂在他腰间,大腿也在他腿上压着,整个人像是抱抱枕一样将他牢牢固定在怀里。江波涛腰酸背痛,他起初想过假装自己没事,但很快就想明白那样做只会加重叶修的心理负担,所以这时候,他没有犹豫地稍微挣了挣。

叶修果然立刻就醒了,同时挪开束缚,让江波涛能够在被窝里伸展几下。叶修等他柳树抽条般地折腾完,手掌自觉地摸到他腰间揉了揉。

“前辈早呀。”江波涛在他侧脸亲了一口,“昨晚说好的,今天晨跑。”

“嗯。”叶修懒洋洋地应了,凑上去在他脖子上好一阵吮吻。

遮光的窗帘让室内昏昏暗暗的,江波涛陪他温存了半天,才磨磨蹭蹭地起床洗脸刷牙喝了杯水。叶修坐在床上穿衣服,江波涛把帘子拉开一条小缝,等他适应了光线才慢慢全部拉开。

天气不错,早晨有些水汽,不是那么热。这套别墅地理位置优越,独立在一小片林地间,江波涛一边感叹着叶修的隐藏土豪属性一边拽着他下了楼。

他们这些天过的算不上荒淫,却也是十足放纵。一贯的锻炼都中断了,今天才拾起来。哨兵体能出色,但晨间慢跑江波涛也跟得上。树林里空气清新,连叶修都觉得精神一振。尽管跑步过程中不能触碰到江波涛令他心底有些焦躁,但可爱的恋人头发随着跃动起伏,时不时扭头看他一眼,已经足够熨帖。

沿着别墅外围的林间小道跑了两千多米绕回了家,江波涛肚子早就饿了。叶修从冰箱里拿了些三明治和果汁,热好却发现江波涛趴在浴缸边上试水温。

“小江同学这是干啥呢。”叶修倚在门框看他。

“一边洗一边吃吧前辈?”江波涛拽着衣摆利落地把上衣给脱了,一脸无害笑容地回答。

汗珠从他脖子上往下滑落,叶修咬了一口早饭,觉得身上又升温了。

这些日子江波涛和他磨合得不错,彼此的身体都是那么诱人。他们依偎在大浴缸里吃完了早饭,顺理成章地就开始了另一种进食。叶修做得挺狂野,江波涛倒是有些小心翼翼。他还没有完全适应失去精神触梢的感觉,以前很多简单就能感知到的东西,现在他需要用眼睛、用身体来认知。但叶修总是爱他的,这就是他的依赖所在了。

这个澡洗到了快十点。他们做完又泡着休息了会儿,还颇有童心地玩了会儿水。

塔给他们的休假没有限期,悠闲的时光难再得,做什么都慢悠悠的。叶修抱着他窝在沙发里,打开电视看新闻。那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喻文州似乎很珍惜这个机会,步步为营穷追猛打,颇有一网打尽之势。

而江波涛拿着电脑和纸笔,努力地补学院的论文。他身份变了,学院那边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料理。之前的路子肯定是断了,好在轮回塔仍旧愿意录用他。原定的位置估计是不能坐了,不知道会被调整成什么。不过这些有王杰希和轮回塔在帮忙协调,江波涛目前只需要把自己的那块做好。

叶修时不时低头帮他看看论文,虽然他不是学院出身,但很多联盟教科书的编撰者名单里都有他。江波涛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都要不好意思了。

“前辈我这算作弊吧。”

“怕什么,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指导,快珍惜点,这里也改改。”叶修满不在乎,江波涛也只能乖乖听讲了。

课间休息时,叶修指着空气对他说:“君莫笑想让你摸摸。”

江波涛盯着膝盖上空荡荡的地方,按着记忆里胖狐狸的体型,把手放了过去。

“这里?”

“稍微再低点……嗯好了。”

江波涛在虚空中来回摸了几下,问,“笑笑开心吗?”

叶修觉得心口有点疼,又有点甜。君莫笑抬着脑袋用鼻尖嗅江波涛的手,尾巴甩啊甩的。他把手掌覆在江波涛手背上说:“傻狐狸高兴死了。”

 

忽然门铃响了一下,叶修身体猛地绷紧,陪着江波涛走去玄关。隔着门闻到熟悉的信息素味,他才放心地把门打开,方锐抱着一箱子头顶站着海无量溜达进来。

叶修下意识地把江波涛搂进怀里。

方锐被这个动作闪得内心都是卧槽,他看叶修神色还不错,也就没顾忌地说了:“老叶太不厚道了!我是那种人吗防我跟防狼似的!”

“呵呵,秀秀恩爱,好让你帮我们传播传播。”

我传播你妹!不过这话他是不会说的。叶修目前这状态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过,处于划地盘阶段的哨兵攻击性格外强,他可不会去踩雷。

他这次来一是作为副官确认下叶修的情况,二是送点生活用品,毕竟快递什么的,这会儿是进不来的。江波涛和他寒暄几句,叶修在一边插嘴:“你家球球精神不错。”说着揉了揉方锐头顶那只抱着腰果啃的小浣熊。

方锐特别真诚地看着他:“可不是,我没那么脆弱。”

“嗯,那哥就放心了。”

“少操心,多复健。”

“这不复健着吗。”叶修毫无下限地往江波涛脸上亲了一口。

“妈蛋滚滚滚!”方锐满脸的嫌弃,一溜烟跑了。

江波涛摸摸脸,稍微有点烫。对于叶修这种无时不刻宣誓主权的行为,他无奈之下也蛮喜欢。他转身去拆箱子,里面除了日用品和食物还有几本书。叶修瞟了一眼:《哨兵精神图景构成研究》、《如何安抚你的哨兵》、《论无向导哨兵的生存状态》、《特殊群体——无向导哨兵的“结合”》……都是江波涛买的。

他也没掩饰,大大方方地把书抱起来搁在了书房。

 

午饭有人专门负责送,但江波涛却突然提议:“前辈,今天我来做饭吧?”

叶修一愣,迟疑片刻同意了。

他其实并不想看见任何可能会伤害到江波涛的东西,刀子,火,会产生爆炸的气体……但江波涛的用意他明白,他们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叶修必须克服掉这种心理。

但是当江波涛去摸菜刀的瞬间,叶修还是把他的手按住了。

深呼吸一口,他说:“我来。”

江波涛点点头,把胡萝卜往他那边推了推。什么事情都要循序渐进,叶修切菜,他就去熬粥好了。偶尔叶修还会把他往身边抓一抓,不需要精神感知也能看出哨兵浑身的紧张感。江波涛把白噪音发生器的音量调大了些,安谧的潮汐声温柔地响在房间里。

“前辈。”江波涛帮叶修套上围裙,绕到他背后系上带子,然后怀抱住他。叶修和他差不多高,江波涛只能把下巴搁在他肩上。这种别样的安稳却让他挺满足。

他说:“前辈炒的清淡点。”

“好。”

“少放酱油。”

“行行行。”

“前辈我喜欢你。”

“……”叶修颠锅的手一抖,半天回道,“那等会多吃点。”

江波涛无声地笑了。

 

午后人最慵懒,江波涛拿了一本刚买的书看,叶修打开电脑玩游戏,时不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或者亲吻。江波涛看书时候很安静,发梢遮住一小半脸,只露出一小片皮肤和挺直的鼻梁,特别耐看。叶修把游戏搁在那儿,就这么盯着看了半天。直到江波涛装不下去,把书合上扭头看他。

“咳。”被抓包的叶修说,“来玩会儿?”

“前辈你玩游戏不是欺负人吗?”

“小江不能胡说啊!”叶修义正言辞,“这游戏根本连我十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嘛!”

“……”江波涛哭笑不得,凑到屏幕前看,“什么游戏?”

“网游,荣耀。”

网游江波涛虽然没玩过,但还是懂一些的,当下问:“前辈是什么职业呀?”

“之前玩了个战法,现在这个是散人。”

“武器挺有意思的。”

看他似乎有兴趣,叶修干脆就顺着这个往下聊。窝在屋子里腻歪很幸福,有个东西玩玩也不错。等叶修弄好了晚饭,江波涛已经建了个号开始跑任务了。叶修把他捞起来抱到餐桌旁,边吃边问:“玩的什么?”

“魔剑士,技能好像很适合我。”

“叫什么啊,加好友没?”

“加啦。”江波涛笑眯眯,“叫无浪。”

一顿饭两人就聊着游戏过去了,谈到的东西琐碎又简单,但彼此说的话,随便什么都觉得很好。

饭后叶修去阳台抽了支烟,也是今天的第一支烟。比起前几天,他觉得今天好多了,有种整个人从浸满恐慌的虚空中逐渐挣脱的感觉。

一开始他甚至不能忍受一刻不触碰江波涛,但现在,只要江波涛还在他的视线内,他就能够平静。叶修隐约也明白,江波涛在一点点用着他的办法安抚他,用一切方法创建着现实中与他的联系。也许收效很慢,但确实有着效果。

晚风把烟气吹散了,叶修磕掉烟灰,走回房间。

江波涛有时候很活泼,有时候却非常强韧温柔。之前精神适应期里,叶修以为他已经在配合他了,但比起如今的真心实意,那时候的江波涛欠缺的东西便一目了然了。

被他所爱,他能给予自己的东西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

叶修觉得断裂的连结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夏天的夜幕来得晚,结合热也如期而至,缓慢地灼烧着叶修。但是江波涛今天没有主动扑过来,反而在床边地毯上摆出两个杯子和酒瓶,示意叶修坐下。

烟酒都是哨兵的大忌,叶修虽然克服了烟,酒精却真没怎么尝试过。江波涛拿来的都是度数极低的清酒,瓶身非常优美,通常都是女性才喝的。

如今叶修这种精神高度紧绷的状况,喝些酒也不是坏事。

他们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用小酒杯一点点喝。江波涛酒量比他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喝着喝着,眼睛就变得润润的。

房间里回荡着海浪声,落地窗外是树叶的婆娑。江波涛歪头靠到叶修身上,轻声问:“前辈,等事情都结束了,咱们蜜月去哪里呀?”

他们之前没讨论过这个,主要是因为塔至今未对他们的“结合”发表任何意见。能不能正式举行仪式,实在非常难说。但叶修听见他这么问,也理所应当似地回答:“你想去哪儿?”

“之前基本就围着安全区转,哪儿都没去过。国外找个地方?”

“干脆环游世界?”

江波涛笑了笑:“我倒是没意见,可是前辈有那么长的假期吗?”

“想要长假还不容易?这些年老冯欠我的让他一起还了,小江想去哪儿我都陪着。”

“好啊。”

叶修看向他,江波涛的眼睛里被月光映照得一片朦胧波光,能将人勾进去。看着看着气氛就变了。江波涛抱着他,抿一口酒液凑上去吻他。柔和的酒和心爱的人,叶修半醉的同时,头倒真不那么疼了。亲昵地喝了大半瓶,他突然抱着江波涛躺倒在柔软的地毯上,二话不说死命地拥吻。

如果不拥抱他,就好像他会远离自己一样。

“前辈……”放任叶修在自己身上揉弄,江波涛喘着气说:“你是我的哨兵。”

“这样的日子,我们还要过很久呢。”

一起起床、跑步、吃饭、休息,一起做爱,未来也会一起工作,平凡地生活下去。

“前辈感觉不到我没关系,你可以用眼睛来确认我对你的感情。”江波涛摸着叶修的脸温柔地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小江……”

江波涛用一个吻把他的话封住了,伸手拽过床单扯下一条,把两个人手腕绑在一起。他晃了晃手仔细看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样的连结有点丑……”

叶修握紧手指,这个带着毛边的布料纽带随即轻微晃动起来。

但是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连结了。

剩下的时间不再需要语言,他们的身体已经十足契合,而别的什么,只会更完美地契合。

 

这个夜晚叶修终于没有再惊醒。他怀里的人也安安稳稳地,依偎着一觉到天明。

晨曦微露时叶修被脚边毛茸茸的质感闹醒,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君莫笑你下去……”

结果毛团没动,倒是江波涛惺忪着醒了。

“前辈你好重……”

叶修脑回路还没太清醒,但也知道自己没压着自家小年轻啊。江波涛揉着眼睛想把身上的重物扒拉开,结果却碰了一手毛。

“笑笑你——”

话音到一半戛然而止,叶修也突然清醒了。

江波涛呆愣地看着蹲在自己身上的君莫笑,胖狐狸眼神和他对上,还乖巧地歪了个头。

“……我在做梦?”

连小孩子都知道,普通人是看不见精神向导的,更别提触摸了。昨天明明自己还……

君莫笑见两个人都没反应,舔舔嘴巴,身子一翻横在两人身上,露出肚皮一副求抚摸的模样。

江波涛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上去,掌心下都是柔软的绒毛。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觉得浑身都是虚软的。叶修楼过他靠在自己身上,才要说话,忽然想到这不对啊!

君莫笑在这儿,那自己脚边那团是什么?

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叶修抄手把毛团捞了出来。那是一只巴掌大的小不点,浑身灰扑扑的其貌不扬,闭着眼睛在叶修手指根蹭了蹭。

“……小江。”叶修故作镇定地问,“你生的?”

前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江波涛咬他的心都有了,可惜身体还是用不上力气。

君莫笑趁他们发呆,几下把小毛团拨拉到自己肚皮下面。小只的赤狐幼崽趴在它爪子之间,旁若无人地打了个哈欠。

“前辈……到底是不是?”江波涛可怜兮兮地问。

他看起来像是承受不住,急切地需要一个答案。叶修安慰地拍拍江波涛的背:“是不是,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

江波涛点点头,慢慢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中,感觉到身边骤然出现满溢着熟悉味道的气息。

再睁开时,四周已经不是那个熟悉的房间。

层层叠叠的透明云层之上是星野,无数的星辰闪烁着微弱却永不消逝的光。宁静的水面表层之下是涌动的波涛,一圈圈洁白的涟漪自两人脚下扩散开来。

这个地方他曾经来过很多次,但却不是如今这样的风景。

叶修攥紧他的手,这种时候已经不需要更多言语。

只有向导能够进入哨兵的精神图景,而只有与自己结合的向导才能看见融合后的精神图景。那条断裂的连结正在极为缓慢地重组,叶修不知道那需要多久,但是总有一天会复原如初。

这真是一个极大的意外。叶修也好江波涛也好,都以为失感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对于叶修来说,江波涛是什么都不重要。但如果他爱的人能够轻松一些,又有什么不好呢?

“前辈……”江波涛反扣住叶修的手,有些迷茫地摇头,“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叶修用力把他拽进怀里抱住,“小江不高兴啊?”

“高兴,可是……”江波涛慌乱地说,“我还是感觉不到。我……”

“有些向导的觉醒会持续一年呢。”

“可是为什么我会……”

“这种事情就丢给王杰希他们研究好了。”叶修微笑着看向他说,“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细碎的光点围绕在他们身边,渐渐汇聚成一条光带缠绕在两人手腕上。热度窜入两人心底,温暖得像是彼此的拥抱。

江波涛看着叶修,也回以笑容。

无论是什么身份,或者未来再有什么变故,他们依旧会在一起。选择你,就只有那么一个简单的理由。

 

“欢迎回来,我的小向导。”

 

END.

 

 

----------------------------------------------------------------------------------

大家好~这篇文到这里就完结啦。HE,不虐!

其实如果去掉最后一段让江江以普通人的身份结局的,感觉也很好,不过之前番外已经写了向导结局,就算啦。

不同的结局意味着完全不同的未来,现在的结局我也很喜欢=W=为了无浪毛茸茸

关于这篇文,能够反思的地方很多,比如框架,比如场面描写欠缺等等。还有一些剧情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写出来,希望未来有机会能够加上。

写文期间正好赶上主催合本,结果各种混乱忙碌。如今也算尘埃落定,松了口气~

关于文,如果大家有什么疑问或者建议可以评论~

有时间也会写写番外的W

再次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喜欢,特别是留言的小天使们,么么哒!

好了我滚去洗澡了=3=

附:

融合后的叶江精神图景参考原型图:

君莫笑歪头杀:

 

 

评论(82)
热度(299)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