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02)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02

叶修的话一点儿没错。

被狩猎到的向导就属于那个人了,出路无非是两条,逃跑或者认命。江波涛逃不掉,那除了顺着他,似乎也没别的办法。

起码他没把自己给卖了,也还没强迫自己。只此一点,已经和别的哨兵大不一样。

身上一点点暖和起来,那只巨大的狐狸遮住了他的视线和火堆的光线,让这个带着淡淡烟味的怀抱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空间。他听不清那些窃窃私语具体的内容,细碎的声音混合着哨兵的呼吸声,唤醒了浓重的睡意。

虽然心底依旧戒备紧张,知道不该睡去,但难得的温暖逐渐侵蚀着神智,逃亡以来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的江波涛,在今晚沉沉睡去。

 

这一睡,第二天一早反而吓了一跳。江波涛初醒时浑浑噩噩,觉得晃来晃去有点头晕,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身在马背上,还是被叶修抱着。叶修勒着马,见他醒了扶他坐稳,仍旧是将人圈在怀里。

江波涛看他一眼:“我跑不掉的。”

“这是怕你摔下去。”他悠闲地叼着个草叶,大白天仍是戴着兜帽,说完这句还故意又把他往怀里带了带。

江波涛有些摸不准他的脾气,没敢妄动。这片森林树木林立,鸟鸣清幽,晨光漏下,倒是令人精神清爽。他看了看天光,辨认了下方向,发现正是轮回所在的东方,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这些小动作当然瞒不过叶修,但他并未制止,反而问:“你叫什么?”

“……江波涛。”

“小江啊。”叶修随口唤了一声,接着说,“我是叶修。”

江波涛心里打鼓,他刚刚还想过要不要用个假名,但想了想自己名不见经传,真名假名都无所谓了。可是这个哨兵什么意思?哪有敌对双方互通姓名,还自顾自地喊起昵称的?

他一向心思细密,遇到反常事情难免不多想想,但是想了好一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算了,转而问:“你要我帮你什么?”

叶修略微抬了抬兜帽,凑近他耳朵低声回答了。

“帮你吞噬你的精神……?”

江波涛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怪物。向导能够影响吞噬别人的情绪和精神,还有流言说他们能够读心控制别人,一向被人们视为妖术避之不及,这个人反倒主动要求……

刚刚的事情还没想明白,现在又多了一件,江波涛脸上忍不住露出疑惑难解的神情:“为什么?”

“还有别的。”叶修继续提要求,“你要在我身边待满三个月。”

这下就不是难解了,江波涛顿时浑身紧绷,按上腰间的短剑。

“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想照顾你。”

“……!”江波涛震惊地看着他。

叶修回答的太快,话语又这么匪夷所思,如果不是他一直举止正常,情绪也很稳定,江波涛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疯了。

“只是做个验证。做到这些,我就保证你的安全。怎么样?”

江波涛有点想问是什么验证,但想了想只是回答说:“让我考虑一下。”

但他却没料到,他这一犹豫,后来却造成了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结果。

 

太阳越来越高,叶修又把兜帽压了压,完完全全挡住了眼睛。马速很慢,像是在照顾江波涛伤了的脚。

他坐在叶修身前,渐渐地也看出端倪。这个哨兵虽然掩饰得很好,但其实也处于崩溃边缘。怕光,听见细碎鸟鸣身体会不由自主地绷紧,时不时就会挨近自己脖颈深呼吸。有些偏方里,向导是可以当做药给哨兵用的,那些贵族中的哨兵能活过三十岁都是靠了大批量的消耗。而这个人,目测起码有二十七八了。

江波涛暗暗握拳,很好,如果他的情况继续糟糕下去,那么自己就会有逃跑的机会……

他们安宁地度过了一上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遇到了第一次偷袭。

这片森林位于嘉世和几个小国的交界地带,无人管理,混乱不堪,是各种亡命徒的聚居地。曾经嘉世还是个中立国家,但在半年前斗神被驱逐之后,它当即宣布了狩猎合法。大批躲藏在嘉世的向导一时半会儿逃不出,造成了整个区域的动荡。

但是这里也是去轮回相对最安全的道路,江波涛做足了准备才进入这片森林,可惜还是被人抓到了。

解决掉第一次偷袭的人,叶修带着他立刻上路。在这里呆的越久越危险,还有个理由他没说,但江波涛心里明白。

从那之后,偷袭者越来越多。起先叶修应付得游刃有余,随着太阳西坠,偶尔也会受些小伤。有一次他被人包围缠斗,江波涛握紧缰绳,一瞬间想要抓住机会策马而出。但手指紧了松,松了又紧,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心底也不知道是因为即便逃跑,自己伤着脚一个人离开这片森林也太难,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发现,那些偷袭者与其说是觊觎自己,不如说根本就是在针对这个哨兵。这很奇怪,除非是利益牵扯,否则哨兵和哨兵之间很少以命相搏。况且,这个人还是个五感失衡命不久矣的哨兵。

 

他们就着月光继续前进,如今天短,比起白天的刺目阳光和夜晚的寒冷,傍晚时分出来活动的人更多。

“啧,没完没了。”绕过一片洼地,叶修将背上的伞抽了出来,拍了拍江波涛随即跳下马。

但是击中第一个人的刹那,他就觉出了不对——这是个普通人。放个普通人来对付自己,傻子都不会这么做,所以他们一定还有后手。

可是晚了。

叶修五感失衡,在闻到那个味道的第一时间没能发现蹊跷,等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迷情剂混合迷幻剂的味道,并不是针对他的。

嘉世的人在追杀他他心知肚明,再加上身体不适,所以叶修起初并未多想。哨兵与哨兵之间的利益牵扯无非是为了猎物,昨天他拐到的那个小向导,恰好是个质量非常好的猎物。

有人把已经神志不清的江波涛从马上抱了下来,叶修朦胧的视野里,认出正是昨天花钱想跟自己买人的那个哨兵。

“抱歉了兄弟,我实在急需向导。”那人抱着江波涛走到跪在地上艰难喘气的叶修面前,扔下四枚金币,“再添一个,见谅啊。”

叶修实力不俗,况且争抢猎物在哨兵圈子里是家常便饭,那人也不想和他闹僵。

“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想放血或者杀人炼药,恐怕得不偿失。”叶修说。

那人蹲下来,捏了一把江波涛的脸,笑着说:“那都是小伎俩,你听说没,最近流行一个新招,只要——”他比划了个猥琐的手势,“就能保很久的命。”

压下心底突然翻涌上的怒气,叶修假装若无其事地问:“你这么干,就不怕有人杀了他来重伤你?”

“没事,我干完就把他关地牢里,谁都碰不着。”他说完看了看叶修的神情,又补了一句,“要不兄弟你跟我回去?咱们可以一起……”

“叶……”

突然,江波涛探出手,颤颤巍巍地勾住叶修的袖口。叶修的心也跟着一颤,看过去就又是那双墨蓝深邃的眼睛。

见鬼了……

本想接着套会儿话的叶修脑子一热,千机伞猛地挥了出去。

 

树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叶修把马拴好,又抱着人走了很久才钻进一个狭窄的山洞。这地方只有他知道,入口对着地面一个干涸的小水池,不注意根本不知道里面别有洞天。他今夜情况不好,不得不找个安全的地方。

身上热得发烫,怀里的人也一样。他把江波涛搁在毯子上躺好,神志不清的向导呆呆地看着他,让他不由地又想起刚才勾着自己衣袖的手指,还有那声没喊全的名字。

“自作自受啊……”叶修摩挲着他的侧脸,觉得自己的意志力在逐渐瓦解。

他不是刚刚觉醒的毛头小子了,知道自己身上现在出现的是什么。很多哨兵把这种欲望当成普通的情欲,要是对象是向导,则又会将之归结为邪恶的巫术。只有极少一部分哨兵才明白这种热度的真正含义。

叶修有点犹豫。

他出来的时候被自己的妹子郑重嘱咐,让他无论如何带个向导回来,否则他的身体和精神都支撑不下去。可是当坏人太难了,叶修真不明白那些能够就地侮辱向导的哨兵究竟是怎样才能压制住本能的怜悯。

可犹豫归犹豫,他的手底依旧缓慢但不停歇地解着向导的衣服。

“……叶……”江波涛歪了歪头,咬上撑在地上的叶修的手腕。

也许他这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但力气太小,牙齿的厮磨只能带起一片麻痒,好像小奶猫咬着主人的手磨牙撒娇似的。

叶修用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没有立刻就扑上去。他本来是想先花上三个月和人好好沟通展示下自己的诚意,但天不遂人愿。只要一想起刚刚那个哨兵下流的手势,和一瞬间江波涛露出对自己的那一丁点微弱的依赖和信任,叶修就没法克制住自己。

他想顺着这一丁点,把江波涛整个人剖开,将完完全全的信赖给撕扯出来。

他褪下斗篷和衣物,整个人压到同样光裸的向导身上,吻上他脖子的时候听见耳边微弱的一声:“不要……”

叶修顿了一下,接着却把手直接覆到江波涛坚硬炙热的分身之上,听到他深深浅浅陷入迷离的喘息。

“别怕。”叶修一边抚摸一边低声安慰,“……小江。”

 

-------------------------------------------------------------------------------

末尾部分搁现代是违法的,好孩子不要学~

这篇文与其说是写剧情,不如说是写设定,所以故事会很简单的……

然而依旧不保证更新【缩

最近三次元不顺,求虎摸……QAQ

 

评论(43)
热度(126)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