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03)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03

江波涛醒了,却不敢睁开眼睛。

他还在那个人的怀里,时不时额头和脸颊会碰到一个湿热的东西,背脊则被略显粗糙的手指抚摸着。身上身下都是柔软的触感,怀抱也很温暖。

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昨天晚上虽然神志迷乱,记忆却很清晰。起先是没什么力度的抗拒,被压在身上的哨兵轻易化解了,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地点火。到了后来,他只记得绵延得无边无际的温度,还有一些看不明白的幻影,以及对方漆黑眼睛里的火光。他身上滚烫,几乎是迫切地主动纠缠上去在他身上磨蹭求欢。刚刚才记住不久的名字被自己反反复复地喊出来,律动着腰腹承受他的进入。

他觉得那时候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直到现在脑海里还漂浮着奇怪的幻影。

传闻里向导在床上都是魅惑人的巫者,能将情欲勾引得格外旺盛荒淫。据说许多哨兵死在床上,为了报复,不甘心受辱的向导总会愿意拖着人一起去死。对于这种传说,江波涛之前是不信的。可是昨天晚上自己的举止,又让他心生动摇。

他和叶修认识不过一天,谈不上什么喜爱,就算隐约有些好感,也不至于把自己变成这种……

同性之间行苟且之事,哪怕是贵族出身,搁明面上也是会被处火刑的。他之前根本连幻想都没有过。

 

他这边内心挣扎,虽然一动不动,叶修依旧能从细微之处看出他的状态。

“醒了?”

江波涛身体微微一颤,慢慢睁开眼睛看向他。哨兵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带着点担忧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不提还好,江波涛本来就是强压着将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收在心底,这句话像个引线似的将那些画面全都勾了起来。他脑袋里嗡地一声,摸到一旁的短剑翻身骑到叶修身上,天链抵在他脖子上,刺破皮肤淌出鲜血。

原本裹在身上的毯子衣物滑了下去,清晨冰冷的寒气扑到身上,让他打了个寒战,却扑不灭心里熊熊燃烧的怒意。

然而叶修一点儿没反抗,反而气定神闲地看着他说:“随你处置。”

江波涛攥紧短剑,脑海里天人交战。他很想就这么一剑捅下去,但想到如今的处境,杀了他自己根本走不出这片森林。况且昨天他也算是救了自己,两个人都中了暗算,哨兵中毒还会更厉害点,虽然结果于对方无损,但是自己也不可能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

见他半天不动,叶修双手按到他腰上捏了捏,感慨:“你这一路没吃好吧?瘦得都摸到骨头了。”

被他触摸之处皮肤酸麻滚烫,江波涛手底一个用劲,叶修也忍不住嘶了一声。

“放手!”

叶修松开手摊到身边两侧,语调里满是无奈:“好,小江咱轻点行不行?”

江波涛不语,剑尖顺着脖颈向胸膛移动,路过锁骨之后却突然停下了。江波涛皱眉,点着那里一处纹身,眼光闪烁。那个印记中间是圆形,叠着双剑交叉,两侧一对张开的羽翼。

“你认识?”叶修见他迟疑,问道。

“不认识。”

“你该明白,面对面骗哨兵不是什么好主意。”叶修说,“难怪感觉你和别的向导有点不一样。你认识谁?”

江波涛怕他是套话,沉默不语。

叶修盯着他说:“看你最初前进的方向,应该是要去轮回?那边才刚刚兴起,你认识的人是小周……咳,周泽楷还是吕泊远?”

“你……”

“看来是都认识。怎么他们没来接你?”

江波涛的情况被他猜的准准的,原本的不信也变了。周泽楷和吕泊远这两个名字可不是外人能知道的,他们在外行走都用的是代号。有这个纹身,又知道他们,难道叶修真的是小周他们的一路人……?

但是这个人做的事情……江波涛想起他一开始就意图对自己不轨,到昨晚阴差阳错终于得手,和周泽楷他们可谓天差地别,最终只模糊不清地回了一句:“联络断了。”

叶修继续问:“他们是你什么人?”

“……朋友。”

叶修了然。哨兵与向导为敌旷日已久,几十年前还是见面就你死我活的关系。后来发觉了向导的作用,才由原本的置于死地改成了如今的俘虏买卖。一般的向导对哨兵无不是避之不及,可江波涛的心底却存有对哨兵的一点信任,看来根源就是来自他的这两个朋友。

但他转念一想,心里又冒出个想法。

“朋友?”叶修忽然攥住他握着天链的手腕,“你原本是打算跟着他们?”

“不然呢?”

“已经和我这样了,还想着别的人?”

 

狩猎规则一,哨兵对猎到的向导有完全的处置权。规则二则是,哨兵可以随意地占有猎到的向导。这不是法律条文,而是长久以来的约定俗成。

所以江波涛第一时间理解的就是这个意思。

刚刚平复的怒火重新燃起,急怒之下呛了口寒气,顿时咳嗽个不停。他弓着腰,觉得胸口郁结得厉害。愤怒之中更多的还有失望。本以为这个哨兵多少和别的有点差别,起码能稍微交流一下,但没想到依旧无耻,完完全全枉费了他身上这个纹身。

可他实力摆在这儿,自己反抗不了,起起落落的情绪压抑得太厉害,江波涛浑身都打着颤。本来跪伏着的人咳嗽着跌坐在叶修身上,肌肤相接的地方又是一阵发烫。

他突然就觉得特别委屈,逃亡以来受到的种种折磨一起闪过脑海,眼眶忍不住地发酸。就只是不想受人摆布而已,谁曾想之前的努力全都付诸流水。

叶修见他这个模样也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把人搂进怀里,触手之处一片冰凉火热交织,他皱着眉把毯子捡起来给他裹上,一边拍背一边说:“你不要总压抑自己的感觉……让你的分枝和动物出来对身体比较好。”

江波涛已经没有余力思考他说的话对不对,条件反射地就将枝子和动物放了出来。赤色的狐狸从他背部跃出,在空中扑腾几下攀上叶修的肩膀。透明如水的枝子猛地扩展,将狭窄的洞穴挤得满满当当。

好在这里只有叶修一个外人,枝子能够吞噬的只有他,并不会因为过量吞噬造成不适。枝子小小的触梢黏到叶修身上,许多杂念随之而去,奇怪的感觉让江波涛头更晕了。

过了两刻钟他才慢慢缓过来,神色迷惑地看向叶修。

向导都避免让自己的枝子和外界接触,因为一旦接触总会觉得心绪烦乱,难以自控。所以他的枝子很少这样彻底地接触一个哨兵,也就很少得到“感受”。他刚刚吞噬掉的东西里,有一些很奇怪的……也许只能被称之为情绪的东西。

还没等他体味清楚,叶修忽然哑着嗓子插话:“好点了?”

江波涛点头。

“那咱们能不能赶紧地先把衣服穿上?”叶修的手在毯子下面轻轻拍了下他的腰。

江波涛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身下有个硬邦邦的热烫东西,他刚刚光着身子在叶修怀里打颤,又是坐在他腿上,引起这种反应似乎也不奇怪……

叶修将衣服拽来递给他,又把人从自己身上抱了下去,然后背过身去。

“你穿衣服,我解决一下。”

江波涛不敢看他,低着头套裤子,偶尔听见身后一点细碎的声音和粗重的喘息。

 

他们早上折腾这一遭,启程便晚了。经过那乱七八糟的情形,谁都没心力继续争执,勉强也算相安无事。路上自然不太平,但今天的叶修状态格外好,有惊无险地在入夜时分出了这片森林。

他们站在山坡上,前方不远的平原上坐落着一座小城,闪烁着点点火光。

叶修拉起兜帽,信步由缰。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江波涛也看清了城门处的情况。

几队嘉世的士兵驻守在门口,对进出之人进行检查。不少衣衫破烂的贫民就挤在墙根处避风,还有些小摊贩卖些零食杂物。

叶修从怀里摸出一对铁制手环,拉起江波涛手说:“权宜之计。”

江波涛也知道利害,顺从地将两只手伸了进去,看着叶修将手环扣好,假模假样地拎着链子缠到自己手上,再把江波涛的兜帽压低了些。

他们在城门停了马,一个胡子拉碴的士兵狐疑地看了他们一眼,问:“哪儿弄来的?”

“林子里。”

“打算卖到哪儿?”

“自己留着。”

“长得倒是不错。”卫兵窥看了几眼,又敷衍着检查了下叶修的印证,便把人放了进去。

城内景象大不一样,街上干净整洁,商铺鳞次栉比,来往行人欢闹声不绝于耳。只是看见叶修和江波涛时,行人眼神里多少带些疏离和冷漠。

但人的态度无所谓,这环境更让叶修和江波涛不适。他们专挑僻静的小路走,不一会儿便只能隐约听见人声了。每个城里都会有些专供异类落脚的旅店,位置都比较偏,江波涛安静地等着,渐渐却发现叶修又慢慢绕回到了热闹的主街。

“我们要去哪儿?”他忍不住问。

“兴欣酒馆。”叶修如此回答。

 

--------------------------------------------------------------------------------------

这文就是披着设定外皮的日常恋爱小故事【被打

啊江江的官方人设好可爱,颜值比我脑补的暴涨好几个档,叶修怎么把持得住?!

谢谢02摸我的GN,继续躺下翻肚皮

 

评论(39)
热度(113)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