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04)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04

兴欣酒馆名字听着小,实际却不小。江波涛远远就看见正门外的几个小桌坐满了人,叶修却绕道小巷里,七拐八拐到了后门。

一个高大的金发青年给他们开了门,满脸欣喜地接过马,一边满院子地叫唤“老大回来啦!”一边牵着马往马厩去。

叶修打横抱起江波涛,慢悠悠地往院子里走。这家酒馆门面大,后面的院子也不小。叶修进了内院,里面两个人看见他都站了起来。江波涛仔细一看,左边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青年戴着眼镜,微微点头致意。右边小一些的少年则腼腆一笑,说:“沐姐在楼上呢,前辈现在上去吗?”

“等会儿的,先收拾一下。”叶修说,“小安小乔你们也来,帮忙照顾他一下。”

他们进了屋,江波涛才发现这里是一间小澡堂。屋里有个不大不小的池子,里面的水在这初冬时节冒着淡淡的白雾,竟然像是温泉。

“我们老板娘没别的爱好,就是对沐橙好,她一来就修了这池子。”叶修随口解释一句,也不管江波涛听不听得懂,把人搁到池子边上的地毯上坐着,给双方简单介绍了一下。

“你们都是向导比较方便,我回房洗。”叶修留下这一句,就推门出去了。

江波涛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呆了一下才想起面前两个人,冲他们微微笑了笑,攀谈起来。他口才本来就挺好,又都是同类,没过多久话就多了。

江波涛一件件把衣服解开,到最后犹豫了一下,但想到他们大概也见怪不怪了,于是也没多加掩饰,自然地露出印有点点红痕的身体。

那个青年安文逸倒没什么,少年乔一帆神色多少动摇了一下,不过也没多问,只是扶着他慢慢坐到水里去。江波涛自幼摸爬滚打不习惯有人伺候,乔一帆就只帮他递些东西,时不时交谈几句。安文逸则是在一旁摆弄些瓶瓶罐罐,然后问他关于脚伤的具体情况。

江波涛问:“您是草药师吗?”

“不,我出身霸图。”

草药师多来自微草,他这么说,也就是指自己是个医生了。这种向导可是很稀缺的,江波涛心底惊讶,不知叶修到底从哪儿弄来这么贵重的人。

洗完澡他坐到椅子上,安文逸帮他重新敷药包扎。江波涛话在嘴边转了几圈,最终还是忍不住问:“恕我冒昧……你们,都是他的人吗?”

 

 

“不是是什么意思?”苏沐橙瞪大了眼睛问,“他身上有你的味道啊。”

“连人都没见呢,哪儿闻见的啊?”

“我刚刚趴在栏杆上呢!”

“……是睡了一次。”

“那不就——”

“他不愿意,就差哭给我看了。”

苏沐橙叹了口气:“这种情况当初咱们不是都考虑了吗?如果不是没别的办法,大家都不愿意这么干呀……”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办,大不了哥慢慢磨呗。”叶修拿过一旁的烟枪吸了一口。

“只是?”

“他认识小周小吕。”

这下苏沐橙也不淡定了,站起来绕着叶修走了一圈,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么大的森林,偏偏让你遇见他……”

“所以啊,当助人为乐了。”

“可你怎么办,撑得住吗?”

“放心,我还得照顾你呢。”叶修把她拉到身前揉了揉脑袋,“嘉世这么乱,不把你带出去,我是不会出事的。”

苏沐橙嗯了一声,拽住叶修的手:“那你和他……有那种奇怪感觉吗?”

“有一点。不过不要紧,我想着这种联系分开了应该就没事了。”

叶修说完,又安慰她几句,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起身下楼去接人。

 

 

虽然能听见室内的动静,叶修还是先敲了门才进去。江波涛循声望来,顿时有些楞。他们看着彼此,都觉得有点新鲜。

叶修洗漱收拾整齐,换了身半旧的长衣,露出点慵懒不羁的味道来。江波涛洗去一身尘埃,容貌算不上多美,却异常精致耐看,柔顺的发梢泛着暗蓝色,平和中添了一丝活泼。

叶修心底微微有些痒,脸上神情还算自然。倒是江波涛不知想到了什么,看着不太自在。

安文逸无视他们之间微妙的气氛,自顾自汇报:“我看过了,他的伤不严重,但是因为颠簸,需要多休养几天。”

“大概多久?”

“半个月就能全好了。”

“好。今天太晚了,都先去睡吧。”叶修对安文逸和乔一帆叮嘱几句,走上前俯身抱起江波涛。

“……刚才安医生说,我勉强能走。”江波涛攀着叶修肩膀低声抗议了一句。

“等下要爬楼梯。再说了,我在这儿呢你勉强什么?”叶修随口回道,走出几步才反应过来刚刚的话似乎有点招人误会,难怪怀里的人心跳不大稳。

夜已深了,大半房间都黑着。叶修就着月光抱着他来到顶楼僻静的一个角落,踹开门进了屋子。里面家具不多,但比起荒郊野地却是天差地别。叶修才把他搁到床上,门就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美丽的女性哨兵笑着走了进来,放下装着食物的篮子又在叶修颇为无奈的眼神里走了出去。

“这丫头……”叶修扭过头,把饭菜摆到床边的矮柜上,示意江波涛,“吃吧。”

奔波了一天,又在水里泡了很久,江波涛早就饿了。这些都是家常菜,看在他的眼里却十足美味。他尽量不显得太失礼,和叶修一起安静地分食起来。

吃了半饱缓解了胃里的饥渴,江波涛才有余力思考当下的处境。能够在嘉世治下的小城里拥有这样一份产业,还明明白白地拥有哨兵向导,这家酒馆的老板一定不简单。按理说,名义上哨兵也好向导也好都是酒馆老板的人。但一路走来,江波涛倒觉得也许这个哨兵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再结合刚刚从两位向导那里听到的事情……

“怎么了,不好吃啊?”

江波涛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拿着筷子戳了半天空碗。当下收敛情绪,专心地把饭吃完。

叶修收拾好东西,交待他说:“小安的衣服你先穿着,我就住这一层,有事不用大声喊,我听得见。”

“好……谢谢。”

叶修表情玩味,语调调侃:“这下不想捅死我了?”

江波涛抬起头,眸光在烛火映照下明明灭灭,一眨不眨地盯着叶修,半天轻声问:“你……真的是个好人?”

“我说是你就信了?”

“我以为小乔和安医生是你的人,但是他们给我讲了些事情,说是你救回来的。”

“也不算是救。小乔本身有潜力,小安则是顺水推舟。”

“但你对他们很好。”

“我也可以对你很好,要不要?”叶修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

江波涛没出声,咬了咬牙继续问:“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做那种事?”

这下叶修没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今年二十八了。”

哨兵三十岁是个坎儿,接近这个年纪,过于敏锐的感觉会渐渐反噬,直到杀死他们。他们会越来越渴求向导,虽然还没有找到最行而有效的利用方法,但接近也好,发生关系也好,都能缓解那种无边无际的疼痛与烦躁。

贵族家庭会为自己的哨兵子嗣购买数十个向导以备不时之需,而平民则会早早地将异类孩子抛诸荒野——毕竟,重新生一个正常孩子,比养育一个哨兵可简单多了。这些没有权势的哨兵,想要活下去可就只能靠自己了。

江波涛攥紧被单,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所以……你是把我当药来用了?”

产生这个联想挺顺理成章。叶修身边是有向导的,但多多少少都有感情牵扯,并不忍心下手,这种情况下去外面狩猎一个陌生向导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看着他的表情,叶修多少能猜到他内心的想法,但他并不太想解释。一来是已经想好了对他的安排,说太多没有必要;二来很多事情都只是他的猜测,地下联盟都还没有定论,说也说不清楚。

“之前的事情你忘掉吧,以后不会了。”叶修最后这么说,“小周他们一向是喊我前辈的,你也算是我后辈了,我会照顾好你。”

“好。”江波涛从善如流,“那多谢前辈了。”

“睡吧。”

叶修想要吹灭烛火,江波涛拽住他衣服下摆摇了摇头。他留了一支蜡烛在床边,有一缕微弱的光芒内心就能安定许多。

叶修带上门离开后,江波涛先是把随身短剑放到身侧,然后拉开棉被躺好。床褥松松软软十分舒适,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江波涛满足地蜷成一个球,深深吸了口气,享受许久没有得到过的安逸。

可他久久没能睡着,叶修那几句话翻来覆去地在脑海里打转。虽然他说让自己忘了,但是那种事那种感觉,怎么可能轻易忘掉?

尽管得到了逃亡以来难得的好环境,但他时梦时醒,反倒还没有前两天和叶修一起的时候睡得安稳。

半夜又一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江波涛忽然发现枕边多了个半开口的小纸包。

他看了片刻,伸出手指压下纸边,几颗桂圆冒着甜香,骨碌碌地滚到了身旁。



------------------------------------------------------------------------

认真思考,这文到底是怎么从01的暗黑风变成如今的种田风的?

我也是没救了,愁

没大纲想到哪里写哪里倒是快,但是乱啊

果然写完01就应该坑了它

PS:桂圆助眠

评论(45)
热度(125)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