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二进制

01  

江波涛出身于贫瘠的贺武区,但他能力出众,机缘巧合下被繁华都市的轮回大学看上了。高高兴兴转学报道的第一天,他却被告知需要配备一台人工智能辅助机,俗称人形电脑。

江波涛怀揣着攒下的钱来到AI店逛了半天,发现自己连最低端型号都买不起。感慨着大城市花钱如流水的他正打算回去想想办法,一个叼着烟坐在展台前的男人突然拉住了他:“我说小家伙,要不要我啊?初代机,虽然旧了点,功能还很好嘛。你学什么的?包教包会。只要一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最重要的是不贵啊!”

对方突然出声把江波涛吓了一跳,因为他之前路过时一直把这个外貌懒散的家伙当成店员来的,可如今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台电脑吗。

江波涛犹豫地看着这个似乎很可疑的人形电脑,又翻了翻别在他领口的折价牌子和销售日期。价格确实不贵,可买了他,这个学期江波涛也只能一日一餐了。他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打算回学校求购一下往届的二手机。

这台外观一般的人形电脑自嘲地笑了笑,倒也没纠缠。江波涛走出几步,心里觉得怪怪的,又转身回去扯开他领口仔细查看了胸口印刷的各项指数和信息。

果然……过了今天,他就得被返厂重组了。难怪会主动招呼自己搞推销。但是一般来说,人形电脑不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吗?难道是程序故障……?

“摸都摸了,可不能赖账啊?”他突然笑着又说了一句。

性格也这么奇怪,看来真的是程序故障。江波涛下了结论,却没有移开脚步。

来到异乡,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但是这台人形电脑却给了他一种亲切感,男人外形的电脑带着笑意注视他,还没习惯都市里被AI包围的新型生活的江波涛感觉十分微妙。

“我……”江波涛说,“抱歉,我的钱不太够。”

“有多少?”

江波涛刨去伙食费,报了个数。

结果男人大喇喇地冲着店长喊了起来:“小肖来来来,给他打个五折!”

江波涛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但更令他震惊的是,那个戴着复古式单框眼镜的店长居然好脾气地同意了。

无论如何,江波涛有了自己的人工智能辅助机,也算可喜可贺。

 

02  

“嗯……现在我该做什么?设定性格吗?”江波涛坐在宿舍床上读着明显不匹配的说明书,略带疑惑地问。

“不好意思啊,初代机没有这个功能。”男人回答。

“能量补充呢?”

“有太阳就行了。”

“我看书上说初代机是需要配套电源的……”

“我是政府用的,特殊那么一点点。”男人笑了笑。

江波涛又提了几个问题,发现自己基本上是不能做什么了。于是他问:“改名字呢?”

“也不行。对了我叫叶修,不过现在也算是你五分之四个老师,你就喊我前辈吧。”人形电脑自顾自地说。

江波涛内心苦笑,真是个特立独行的电脑。他看着叶修在这不大的宿舍空间溜达了一圈,然后叼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烟问:“我睡哪儿?”

“……”

 

轮回大学采取的是试验阶段的新授课方式,学生们只有责任教师,平时都是由人工智能辅助机来授课自学,同时以团队模式参加学院的各项活动。江波涛加入了轮回小队,很快和新的伙伴打成一片。

他也很快发现了自家电脑和其他电脑的差异。新型电脑的外观都很漂亮,走在校园里只要看见特别美丽的人,十有八九都是电脑,甚至不需要仔细观察他们的瞳孔。这些电脑的性格脾性也都特别美好,少数不够美好的也是由于主人的恶趣味设定导致。教学方面,他们数据库齐全,运行速度飞快,十分钟妥妥地搞定一门课的教案……

相比之下,叶修和他们的相同点就只有太阳能驱动这一点了。

叶修外观也是很不错的,但绝对算不上惊艳。至于运行速度嘛……日常事务还不错,得到课程数据之后也能在一两个小时内完成备课,总的来说,江波涛挺满意了。

一分钱一分货嘛,不能对自家的电脑要求太高呀。

但是叶修的性格和语言模式真的很令人头疼。第一天他就把队友孙翔气得跳脚,恨不得干上一架。第二天招惹了霸图,第三天得罪了蓝雨,第四天……

总而言之,叶修嘲讽起来简直不要命。偏偏他似乎还装载了一流的格斗技巧,没人能在他手下讨到便宜。干不过电脑,找主人总行了吧?但一看是江波涛——出了名的人缘好温和有礼貌和谁都聊得来的江波涛,算啦还是自认倒霉洗洗睡吧……

“我说前辈……”江波涛打算和叶修沟通一下,“能降低一点嘲讽的力度吗?”

“啊?现在已经是最低等级了。”

“……当我没说。”

好在随着时间推移,大家也都习惯了叶修这种毫不客气的语言模式,江波涛渐渐也发觉他除了嘴上嘲讽,实际上却挺温柔,也就想开了。毕竟是早期的机型,不太完美也是正常的。

 

03  

转眼半个学期过去,江波涛迅速地适应了大都市的生活,混得有声有色。但惟独一点,他发现自己永远对付不了自己的电脑。

与其他对主人俯首帖耳,办事尽心尽力的电脑相比,叶修实在太放浪不羁了。江波涛怀疑他之前肯定是政府战斗用机型,根本没装载太多日常生活的数据——

一日三餐从不照着营养师推荐的食谱,致力于贯彻自己的喜好,给江波涛做一些很复古的饭菜,好在虽然卖相可怕,味道都挺好吃的。至于服饰搭配,就更不能指望他了,不管江波涛给他下载多少搭配数据,叶修的审美依旧一塌糊涂,反倒是要江波涛这个主人为他操心。

江波涛给他安排的床铺是沙发,但是没用,头几个月他还老老实实睡沙发,但自从发现江波涛晚上容易醒之后,叶修便以释放安神剂缓解疲劳床太大了天冷的名义,霸占了主人一半的铺位。

江波涛看了看那张窄小的只能让叶修蜷缩着睡觉的沙发,心就软了。反正人形电脑高度仿生,叶修身上暖和还带着一点点烟草味,到了夜晚真能让江波涛安然入睡。

 

相处得久了,江波涛发现了叶修越来越多的优点。可靠强大,知识广博,对自己好。有时候他竟然觉得,叶修根本不像是台电脑,反而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拿这话去问他,叶修一如既往地插科打诨:“我很像人类?那看来我的程序设计师很不错嘛?”

江波涛无奈,想和他探讨些严肃的问题都没气氛。

“不仅仅是这样。”他斟酌了一下词句,“前辈和他们不一样……你不完美。”

“啧,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啊?”

“太完美的不像是人。”

“这倒是,比如小江你,缺点就挺多的。”

江波涛有点郁闷:“比如呢?”

“想太多了。”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

江波涛不太甘心被当成孩子戏弄,继续问:“那优点呢?”

叶修笑:“可爱。”

被那双无机质的眼睛盯着看了几秒,江波涛竟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他感觉自己有点喜欢上叶修了。

喜欢上自己的电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每个人成长经历中都会有那么一两次。毕竟这种模拟人类却又摒弃了所有阴暗面的存在实在太美好了,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很难控制这种憧憬。但随着年龄增长,大部分人都会从这种虚幻中脱离出来,更加正确地看待人机关系,然后组建正常的家庭。

江波涛早就成年了,而叶修也并不够美好。

所以他多少有些困惑。其实他可以直接去问叶修的,叶修能够下载整合心理咨询师的知识,然后帮江波涛答疑解惑,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江波涛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他觉得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哪怕这个人的思维是恒河沙数的数字信号组成,模拟出的表情也好情绪也好,都只是数据库中的沧海一栗——也未免太过尴尬,毕竟江波涛的情感仍是真实的。

 

04  

“这些都是你的私藏……?”江波涛难以置信地看着周泽楷。

对方摇了摇头:“姑母。”

江波涛知道这个好友家境不错,但是看见整个大厅的陈列品,还是觉得太夸张了。从几百年前的古董电脑到最新型的人形智能辅助机,简直可以说是家用终端的博物馆。不过善解人意的他并不打算探究周泽楷姑母的身份,难得受到邀请,还是好好参观的好。

轮回小队的大家都四散着在厅里溜达,江波涛转了一圈,最终又回到了初代机的面前。

第一台人形电脑初代机问世于约三百年前,当代所谓的初代机自然不可能是那时候的产物,而是一百多年前初代机末期遗留下来的残余。这一百年来科学技术得到了质的突破,最新款已经是第六代机型了。

这台电脑明显比叶修要早远,不仅陈旧,从外观上也能辨认出许多落后的功能,比如蓄电,旧时代的网络接口等。

江波涛凑近了仔细查看这台珍藏,在它的后颈看见了一串细小的刻纹。因为时代久远,有个别字母模糊不清,但仍旧能看见发明者的姓名:Ye Qiu。

“叶……秋?”江波涛自言自语。

“咦,你对这个感兴趣啊?”吕泊远突然蹭到江波涛身边,“这可是队长姑姑家的宝贝,听说是当时技术的顶峰,只有政府机关才用得起。”

江波涛瞪大眼睛,诧异地问:“这不是民用的?”

“不是。”回答的却是周泽楷了。

可能是因为想到江波涛的出身,吕泊远好心地开启了讲解员模式:“当时民用的机型都很笨重的,这台已经是当时最高水平的杰作了。喏你看,叶秋的作品嘛,在当时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了。”

“就没有更好的了吗?比如太阳能的?”

“没有。”周泽楷肯定地摇头。

江波涛心里突然有点慌。

叶秋这个名字他在历史书上见过,是当时的一个传奇。经过他的手创造出的产品,毫无疑问会是最好的。那么……

家里的那个“叶修”,就不可能是初代机。

但是这还不是让江波涛真正慌乱的,他慌乱的原因是因为——叶修对他撒谎了。而所有的人形电脑,基本的逻辑设计之一就是不得对主人撒谎。

 

江波涛多少有些心事重重,这一整天玩得都不是很尽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算正常,精神却有些萎靡迷茫。

所以当晚上听见小伙伴们的提议时,他呆愣愣地下意识就回了个好。

结果等一圈男人鬼鬼祟祟躲进一间屋子,拉好窗帘熄灭灯火戴上眼镜打开屏幕,听见立体环绕的呻吟声时,江波涛才骤然惊醒他们这是在干吗。

卧槽!你们还能不能好了!

肚子里吐槽再凶,江波涛也没扰了大家的兴致。这种事情还蛮普遍的,男人们凑到一起看看片什么的,自古以来就是保留项目,好像能借此增加点友谊似的。这也没办法,除了今天没来的方明华,剩下的都是单身。平时有点什么需求,都是自己或者找自家电脑解决的。

江波涛盯着画面里认真敬业的演员,假装一副很投入的模样。但是当换了一个频道,画面上变成两个男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淡定不下去了。

 

05  

回到住所已经快凌晨,江波涛在玄关吹了一小会儿风疏散身上的热气才进了门。

“今天挺晚啊。”叶修叼着根糖棍儿,正指挥着家居机器人打扫屋子,见他进门赶紧问,“吃了没?加餐不?”

“呃……”江波涛看见叶修,还是有点不自在。他心里装着事,反而觉得身上更热了。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他一圈,问:“你的荷尔蒙肾上腺素都超标了,性欲指数很强,这是在发情?”

江波涛捂脸,快把扫描器关了!

叶修逗他:“要帮忙不?”

江波涛拼命摇头。

“好歹也是个年轻人,这么保守想做魔法师啊?”

江波涛顾不得去吐槽叶修都从网络数据库里加载了什么古老的词汇,他直觉自己完全被自家的电脑给玩了。他抬头看过去,黑发男人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怎么看怎么像幸灾乐祸。江波涛觉得他是在故弄玄虚,可以和人类进行亲密关系的电脑,是从第五代仿生型开始的,叶修的性能就算不是初代机,顶多与第三代持平,怎么可能有这种功能?

于是江波涛故作镇定地逞强:“好呀。”

结果叶修真上了。

江波涛被压到床上的时候都懵了,等到上衣被扒干净了才想起来不对,赶紧抗议:“前辈等等!难道不是该我在上面?”

“嫌我沉啊?”

“我是主人呀!”

“所以我这不是在照顾主人吗?根据你的身体数据和性格分析,你在下面比较舒服。”叶修颇为有理有据。

江波涛心想这都是什么鬼分析,到底也没下命令阻止叶修。

 

不得不说,叶修的技巧非常完美。江波涛的敏感带和隐秘的小偏好都被他一一照顾到,力度和频率也让人欲罢不能。结果,江波涛还真觉得自己非常舒服。

他蜷缩在被窝里,和叶修面对面。和人类不同,叶修即便不睡觉也不会精神不济,此刻见主人没有睡的意思,自然是睁着眼陪着。

从刚刚的高潮中慢慢跌落,江波涛想起之前心里的疑惑。可是他又不太想直接去问,此时此刻,未免有些煞风景。

“前辈……”江波涛拉过他的手,笑着问:“你们电……你懂感情吗?”

“这种东西很难懂,需要大量的数据基础和分析……比如现在,你是因为和我进行了亲密行为,导致感情上不由自主的亲近,同时又因为对象不是人类而对自己的情绪迷惑,于是想要寻找一些慰藉罢了。”叶修回答。

江波涛不在意他过于直白的回答:“那前辈打算怎么慰藉我?”

叶修停顿了几秒,然后伸出手臂,将对于他而言几乎没什么重量的江波涛按进怀里,在他嘴唇上印了个吻。

这个吻确实起到了作用,叶修看见江波涛的眼里燃起了一朵难以描述的光亮。

“小江,你得明白。”叶修说,“无论我们表现得多么像人,内在驱动依旧是死板的逻辑和程序。”

“前辈说话好教条呀。”

“我本来就有教育你的责任。”

“那……”江波涛拽着他的手贴在唇边,轻声问,“前辈,你喜欢我吗?”

对于这个问题,叶修似乎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

“抱歉。”他说,“我没有这个功能。”

 

06  

作为一台老旧的电脑,叶修的运转一向良好,但是偶尔也需要去返修下。以前,他会抽江波涛外出的时间自己过去,然而这次他却要求江波涛一同前往。理由则是,店主有事情需要当面和他商量。

江波涛从未见过叶修被检修的画面,在他的内心被种下那颗怀疑的种子之后,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性慢慢占据了他的头脑,使得他不愿意去往反方向想。

——叶修也许是个人。

这一年间,江波涛悄悄地观察着叶修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异于其他人工电脑的地方,渐渐地,这个想法越来越坚定。江波涛没敢去问他,一来是不想打破目前的生活局面,二来想必叶修也不会说实话。

但是江波涛心底又止不住的开心。之前以为自己爱上的是一串程序,但是现在……未知的可能性总是那么美好。

“小江,好好看看过程,也许实践课能用到。”叶修的声音拉回了他的神智。

江波涛应了一声,看着那位青年店主拿着金属工具在叶修手臂上比比划划。店主名为肖时钦,却不是真正的“肖时钦”。历史上的肖时钦是一位著名的机械师,在某些领域的成就甚至超越了被称为全能的叶秋。而现在这位,则是继承了这个名字的后人。

他回顾历史的时候,肖时钦已经将叶修的一条小臂拆卸下来,切面露出了金属与仿生材料交织的构造,细微精密,还有一些微小的状似血管的通道。

尽管这些东西江波涛在课堂上见过不少,可当它们与叶修联系在一起,他的内心还是产生了剧烈的震动。

肖时钦将其中一些线路与他的中央电脑链接好,转而去拆卸其余部分。移开膝盖骨板,检测模拟反射神经;将手指脚趾都拆下来,泡在特殊的溶液之中;转到背面,从蝴蝶骨的位置打开密封板,掏出高度仿生的脏器,插上电极……

随着肖时钦的工作,叶修渐渐变得支离破碎。他本来站立在地板上,如今只能靠固定支架悬在半空。被打开的驱壳和连在身体上的各种检测工具使得他几乎看不出人形,仿佛在那儿的只是一大团机械产物。

即便如此,叶修仍然在运行,他的脸部被拆掉了一半皮肤,但这不影响他随着肖时钦的步骤为江波涛实时讲解这些工序的作用。

江波涛麻木地听着这一切,目光须臾不离叶修的眼睛。他知道叶修哪怕真的是个人,也肯定不是一个完全的人了。但想象与实际的画面,总是相距甚远。

身边闪烁的成群信号指示灯像一点点的火光,清晰地提醒着他这种差异。

“接下来需要暂时关闭一会儿系统,小江你记得听小肖的话。”叶修留下一句嘱咐,慢慢闭上了眼睛。

江波涛看着肖时钦熟练地打开他的头颅,从里面捧出一块完整的电子仿生大脑来,上面的金属褶皱反射着室内冷冷的电光,冻得江波涛手足发凉。

“肖前辈……”他突然问,“您要当面和我商量的事情是什么?”

肖时钦踩在爬架上俯视着他回答:“是关于叶修的报废期限。”

 

07  

江波涛并不傻。

尽管叶修找的理由非常正当,但他还是觉得他让他看到那次检修的场面是别有深意。也许是警告,也许是拒绝,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他真的就只是一台电脑。

那个仿生大脑总是冷冰冰地出现在梦里,把他半夜惊醒。然后一边休眠模式的叶修就会醒来,把他捞进自己怀里亲几口。江波涛手掌按在他身上,皮肤温热,坚韧结实,与任何一个男人并无区别。

他突然不想再去探究了。

他暗地里已经查了很多,从初代机开始,叶秋,肖时钦,那家店,叶修的程序构成……慢慢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可能性。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叶修明显不希望他知道,江波涛也不想在这个时间,再去管那些事情。

 

十一月十一日是江波涛的生日,去年叶修陪他出国去看了球赛,今年不知道准备了什么惊喜。

推开门,映入视野的是一台陌生的人工智能辅助机。

“平时打工赚的钱,送你。”叶修拍着那台崭新的第六代机对他说,“最新型号,附加功能丰富,喜欢不?”

江波涛突然觉得恐慌,他勉强微笑着问:“我还以为你会送我偶像的签名。再说我都有前辈了,好像不需要新型的电脑了呀……”

“小江,我的保质期快到了。”叶修说。

 

江波涛坐在地上,对着散落在整个空间的天文作业发呆。叶修放下刚刚泡好的奶茶,坐到他身边。

“这个型号可以设定性格,还可以定制外貌,你如果不习惯,我可以把我的程序导出给他。不过我的程序不是全开放的,只能导——”

“不用了……”江波涛打断他,靠在叶修肩膀上,指着悬在半空的球体说,“前辈继续讲课吧。”

叶修从星际通讯开始,发散着讲得杂七杂八,但却非常有趣味。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江波涛觉得自己能把每句话都记在脑海里,永远都不会消散。

注意到他的心不在焉,叶修忽然咳嗽一声,严肃地说:“上课要认真啊小江,来我考考你,看看这是什么意思?”

模拟星空中的白色星子如同被拨弄的砂砾,从深邃的夜幕中浮出一串数字:

1001001 1001100 1101111 1110110 1100101 1011001 1101111 1110101

江波涛盯着这串数字看了一会儿,犹豫:“古老的数制,二进制?”

“对了,意思呢?”

江波涛又努力想了想,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随着基因技术和仿生技术的突破性发展,如今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程序的根基也不再是数百年前的二进制。这种已经湮灭在历史中的知识,对于江波涛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恐怕只有专门的研究人员才会明白。

“知道名字已经很不错了。”叶修也没生气,奖励似地在他额头亲了一口。

江波涛盯着这片虚拟星空,说:“我听说古时代的人会对着星空许愿。前辈,你有什么愿望吗?”

“有啊,希望主人好好出人头地啊。”

“我是说你的愿望,不是你被赋予的愿望。”

“电脑哪儿有什么愿望?”

“别的电脑自然不会有……”江波涛凝视着他,“可是万一前辈有呢?”

叶修回望着他,那双不该带有情绪的眼睛在星光闪烁下似乎涌动着一层暗流。

“怎么,你要替我实现啊?可惜,哥的愿望都实现了。”

“真的都实现了?”

静默了很久,叶修微微笑着回答:“是啊,都实现了。”

 

时钟滴答滴答,房间里弥漫着难熬的沉默。许久,江波涛忽然轻轻地问:“没有办法吗?”

他知道叶修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果然,叶修在片刻之后给了他答案:“……目前没有。”

“未来呢?”

“未来的知识,可不在我的数据库里啊。”

“前辈我……”

“嘘——”叶修像以前做过很多次的那样,从背后搂住他说,“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江波涛觉得,他似乎在自己后颈吻了一下。

“晚安,小江。”

“……晚安,前辈。”

他睁着眼睛度过了这一夜,直到清晨的阳光打在他脸上。

自己所在的怀抱由温热转为冰凉,自从叶修来到他的身边,江波涛还从未如此冷过。

 

END.

 

---------------------------------------------------------------------------------------

说好的,磨了磨我的橡皮刀【躲

因为设定叶修是AI,写的过程中避免了给他添加主观的感情色彩,尽量都用江江的角度来啦

一些背景剧情隐晦处理了,大家可以自由地脑补

 

 

评论(55)
热度(148)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