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05)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 这文越来越狗血了

 

05

不管是叶修的话,还是安文逸和乔一帆的话,江波涛都不敢全信。

对向导友好的哨兵当然有——比如周泽楷和吕泊远——但是太少了。江波涛见过更多的是那种花言巧语哄骗你,到手之后再露出真面目的人。因为纹身印记的缘故,叶修目前的可信度高一些,然而还不到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

那几颗桂圆他没吃,就塞枕头下面了。到了后半夜睡得踏实了些,恍惚间才不过片刻,就被早晨的鸟鸣声吵醒。

江波涛在被窝里愣愣地盯着床帐醒了醒神,半天才起来扶着墙壁和桌椅蹭到架子边简单洗漱了。他用湿巾在脸上用力抹了几下,长舒了口气。

没过一会儿,叶修果然来接他了。

“前辈早呀。”江波涛笑眯眯地问候了一声。

叶修蹙眉略带讶异地看着他,只见他又说:“好像该吃早饭了?麻烦前辈帮我下去吧?”

“行。”叶修没说什么,俯身抱起人。

江波涛扶着他的肩膀,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叶修看着他的样子,心底却觉得好像理应如此。可能这才是他平日里的模样。但就是因为这样,叶修才知道他心里还是介意的。

如果真的不介意了,那么就可以正视发生过的事情,愤懑也好,怨恨也好,宽恕也好,总会有那么一些情绪流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全正常。

看来还是个心思细腻的后辈。叶修暗暗想。

 

他们在院子里吃早饭,叶修把江波涛放下,让他自己坐到凳子上,正好在乔一帆和安文逸中间。叶修则坐在他对面,挨着昨天见过的那位女性哨兵。还有一个江波涛昨天没见过的普通女性,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我听说有新人是吗?”这个扎着利落马尾的女性爽朗地问,“是个向导?”

“老板娘你先坐下,边吃边给你们介绍。”叶修拿起餐具,指了指桌子。

江波涛倒是直接站了起来,给这位名义上地位最高的女性致礼。反倒是陈果被他这种认真礼貌的态度吓了一跳,赶紧拉着人坐下,热心地给他介绍。

尽管除了她之外剩下的人基本都认识了,江波涛还是认真随着她的声音一一打量过去。

陈果,女,三十岁左右,普通人,疑似老板或管家。

乔一帆,男,十九岁左右,向导,叶修看好其潜力。

安文逸,男,二十多岁,向导,疑似私人医生。

而最后的那位女性哨兵……苏沐雨,二十五岁左右,美丽且强大,疑似伴侣。

江波涛微笑着向她致意:“您好,叶夫人。”

随着他的话音,周围忽然全都静默了。江波涛不解地眨了眨眼睛,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为了保证血统,也是因为各个圈子互相隔阂,哨兵、向导、普通人的婚姻,通常都是和自己的同类组成,跨越这个屏障的极为罕见。至于哨兵和向导,虽然发生关系的很多,但那严格来讲并没有人在意。再加上哨兵因为寿命的缘故,成家都很早,而叶修和苏沐雨之间的气氛亲密与其他人完全不同,江波涛才敢做出这个推测,并且自信没有失误。

可是他们的反应……?

“抱歉,我……”

“不用这么客气。”叶修打断他。

江波涛明白过来:“你好。”

果然这次苏沐雨笑着回答:“你好,快吃饭吧。”

“谢谢叶夫人。”

“……”

江波涛低头吃饭,没能看见叶修和周围人交流的眼神。

叶修的想法非常简单,苏沐橙现在是化名藏在这里,对外使用的身份就是他的妻子。而江波涛是个外人,迟早要去轮回的,在局势混乱的当下,没必要让他知道太多。

其他人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剩下的时间里都在聊别的。

 

吃完早餐,陈果忙着打理酒馆的生意很快离开了,安文逸和乔一帆一道去给还没起床的另外一个人送饭,桌边只剩下叶修夫妇和江波涛。

江波涛感觉自己在这里格外尴尬,特别是看着苏沐雨的时候。他想了想,却不知道自己能去做点什么。之前在贺武的时候他有一份工作,开始逃亡之后每天都忙于躲藏和寻觅食物,到了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就算他有心帮忙,对方也未必愿意让他插手。

至于回房间……没有叶修,他上去还真是个问题。

“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可以招待你,不知道你喜欢看书吗?”结果却是苏沐橙先开口了。

“喜欢,如果可以的话……”

“那就好。你把他送过去吧?”

“嗯。”叶修对她点点头,把江波涛送到了隔壁院落的书房,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

看着他把门带好,江波涛才算放松下来。

 

接下来的时光过得非常快。

江波涛逐渐融入了酒馆的生活,也认识了当初给叶修和他开门的包容兴。他依旧小心地不去干扰其他人正常的生活轨迹,每天按部就班的养伤,看书,偶尔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景色。

安文逸的医术确实很不错,他的脚伤好得很快,在能够勉强行走的时候,他谢绝了叶修帮他上下楼,决心当做是康复锻炼。

最近江波涛总是觉得有些神思倦怠,脑袋里时常出现幻觉,那些碎片拼合起来,感觉像是一片天空的倒影。幸好酒馆里人不多,只要不去大堂和临街的走廊,就不会被太多的思潮淹没。

但今天江波涛却一反常态,站在最高层的走廊里向外张望。

叶修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发现下面街巷里正走过一队结婚的人。

新娘盘着发髻戴着透明的薄纱侧骑在马上,新郎则在下面牵着马。他们身边跟着亲朋好友和负责撒花的孩子,后面跟着一群看热闹的闲人。

“是个普通人家。”叶修说。

“挺好的。”江波涛饶有兴致地继续看着。

“你想下去看吗?”

“不用啦,不太吉利。”江波涛说,“而且也太乱了。”

不吉利是说普通人不想看见向导,太乱了则是指那些庞大、激动、热烈的精神和情绪。

叶修理解,没有再劝说。

等这队人走过去,江波涛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叶修身上。

“前辈,你和夫人结婚时候也和他们一样吗?”

“……不太一样,但是会模仿。”叶修拿通常哨兵的婚礼模式来敷衍,然后问他,“你们呢?”

“其实我们结婚的不太多,毕竟大部分都……”江波涛做了个手势,“不过我也见过,男向导送给女向导一朵花,两个人还有彼此的动物拥抱一下就可以了。”

“这么简单?”

“是呀,毕竟我们的时间也不多。”江波涛笑着回答。

 

江波涛发现,从提出不必帮忙了那天起,他就越来越少能见到叶修了。起先他以为叶修在忙,但是没几天他就看出了本质——叶修是在故意回避他。

吃饭的时候很少再和他说话,见到他的时候表情总是若有所思,有时江波涛远远地看见叶修和其他人有说有笑,等自己走近了叶修也就转身离开了。一次两次还能算是偶然,次数多了就真不怪江波涛多想了。

从进入这个酒馆起,叶修对自己的态度就完全变了。之前森林里那些带着暧昧和占有意味的话再也没说过,两人之间非常客气,前辈后辈关系特别和睦。更别提当初叶修提过的那些条件,现在恐怕是全都作废了。

江波涛稍加思考就懂了。自己目前身份特殊,对叶修而言没有利用价值了。虽然有过那么一晚上的胡来,但是眼见做不成他需要的良药,也就是桥归桥路归路的结局。叶修不想和自己有多余的牵扯,大家都装作没发生过那件事,彼此相安无事是最好的。

想通了也就不纠结了,江波涛继续慢悠悠地过日子,只是时不时脑海里会有许多纷乱奇怪的情绪闪过,像是隔着一层什么,不属于他自己。

他以为是自己压力太大导致控制力下降,完全没料到还有另外一个人和他有着一样的感受。

 

“情绪……?”安文逸推了推镜片,“这不可能,哨兵不可能有这种能力。”

“但是这种郁闷失落难过恐慌……揉成个麻花似的感觉,总不可能是我自己的吧?”

安文逸看了看叶修懒散的脸,也只能承认不可能。

“算了,先不管了。”叶修见太晚了,打算明天再说。

回到房间门口,走廊尽头江波涛暂住的房间早已没了烛光。叶修看着那扇黑漆漆的门,心里忽然冒出一种非常奇怪的冲动,感觉自己必须得去看看才行。

哨兵一向信任自己的直觉,叶修也不例外。

他静静地走到江波涛床前,没有烛火也能看清床上人的情形。

江波涛团成一个球缩在被子里,露在外面的半张脸潮红一片,隔着空气也能感知到皮肤的滚烫。

居然病了?

虽然不如安文逸,叶修倒是也懂一些简单医术和草药方。他没惊动别人,迅速地弄了点药回来。

江波涛整个人烧得迷迷糊糊,嘴微微开合,一会儿喊小周,一会儿喊泊远,偶尔还有喊几声前辈。

叶修把他稍微扶起来一点靠在自己身上,拿起小勺给他喂药,半天才慢吞吞地吃完。不知是不是药起了效果,江波涛皱着眉睁开眼睛,黑暗里也看不清人,看清了也未必清醒认得,总之他侧过身,整个人都钻进叶修怀里去了。

“苦……”

这算是在撒娇?叶修扶着他腰间的手一紧,突如其来的欲念猛地翻滚起来。在心中骂了自己几句,叶修稳定心神,正想着去哪儿给他找点甜东西来,就看见枕头下面滚出几颗桂圆来。

他给剥开了,喂到江波涛嘴边。小向导喂什么吃什么,倒是挺乖。咽了一个桂圆,可能是见叶修手指上有甜味,还巴巴地伸出舌尖舔了舔。

骤然间,一股热烫从指尖一路蔓延到全身,叶修屏住呼吸看过去,江波涛仰着头,眼神黏黏糊糊的蒙着一层水光。嘴唇红润,像是第一次吻过他之后的样子。

叶修觉得自己的思想在这瞬间消失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低头含住那双嘴唇吮吸舔吻起来,直到江波涛因为窒息开始挣扎才恍然惊醒自己做了什么。

叶修看着再次睡过去的江波涛,眼神里充满了怀疑。

他对自己的自制力有信心,除非是被下药,否则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又或者……

是魔法?

 

-------------------------------------------------------------------------------------

爆手速写完没检查,如果有问题或者错别字麻烦告诉我,谢谢~

感觉这文要被我写成设定+狗血的个人任性流了……

困die,滚去睡啦晚安

评论(35)
热度(110)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