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临界点·番外·无浪的一天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有一部分时间操作

  • 清淡的一篇流水账

 

 

天气渐渐凉了。

君莫笑半夜醒来,迷迷糊糊地看见原本窝在自己肚皮下面的小毛团滚到了被窝缝里,赶紧踩着自家主人把团子叼了回来。

本就浅眠的叶修被他一脚踩醒,无奈地看着君莫笑把小毛球舔舔圈好,然后卧到江波涛枕边。

……出息呢?

君莫笑眯着眼睛满足地打了个哈欠。

叶修低头动了动微微发麻的胳膊,把江波涛露在外面的半个肩膀盖好,搂着人继续睡了。

 

距离结合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江波涛的精神向导也稍微长大了点,变成了一个半手掌那么大。

小赤狐被取名为无浪,是个比较罕见的成长型。这类精神向导一般都是由不到青春期就过早觉醒的向导所产生,由于精神图景未定型而导致的,在成人向导里则很难出现。

这也意味着江波涛的精神尚不够稳定。他觉醒得缓慢,医生预计会耗时许久。好在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悠闲地照顾着彼此和新生的无浪。

 

“前辈,我快被笑笑压死了……”

“我也快了……”

被子上卧着的君莫笑嗷呜一声,上前来蹭了他俩满脸毛。柔软的白色毛毛慢慢消失在空气里,江波涛伸出手揉了它一把,看见自己的无浪睡眼惺忪晃晃悠悠地走到叶修下巴边上,一个爪滑滚到他颈窝里,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好吃的脖子,甩甩小尾巴。

“啧,这腻人的。”叶修侧过身用手指拨弄着无浪的尾巴玩了一会儿,抬头对上江波涛的视线,笑着问:“也来给前辈卖个萌?”

江波涛狡猾地往后缩了缩,君莫笑见缝插针地挤到两人中间,隔绝了叶修的视线。但是首席哨兵哪里是这么好糊弄的,君莫笑瞬间消失,叶修伸出手臂一把将人搂了回来,还不老实地在他腰上摸了摸。

“有点痒……”

“量量长胖了没。”

“前辈还关心这个?”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小江,你身上的尺寸我都知道,特别是……”叶修改贴他耳边说了后半句,果不其然江波涛耳朵立马跟着红了。

也就这时候逗逗啊,等他习惯了可就不好玩了。叶修心里啧啧啧的,手上还是胡乱占着江波涛便宜。自己的向导怎么看怎么可爱,他就像是所有刚刚结合的哨兵一样,总有种吃不饱的感觉。

江波涛身上有点烫,他觉醒之后迟了一步进入结合热,最近正好是欲望强烈的时期,没一会儿就抱着属于自己的哨兵缠了上去。乐见其成的叶修怎么可能放过大好机会,晨起还有点迷糊的小狐狸是最好吃的。

只可怜无浪小团子,艰难地在枕头和被褥之间爬来滚去,直到被再次出现的君莫笑叼走。

 

理论上,精神向导的状态基本等于主人精神图景的状态。它们轻易不会受伤,只会随着主人的状态虚弱或消失而已,就像是共生体。

但是,看着那么一小点的毛毛团,叶修和君莫笑都颇有点保护欲爆棚的倾向。

走个路颤颤巍巍地,叫声那么细那么弱,到底行不行啊?

还没能克服对江波涛过度保护心理的叶修,在日常生活中继续着这种紧张。比如依旧见不得江波涛碰刀具,可别的能拦住,天链就在他身边啊。于是叶修注意不到的时候,君莫笑果断接替了这个任务。

最初还好,无浪刚诞生的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君莫笑圈着它盯着江波涛就行了。不过最近嘛……

江波涛摸了摸天链,君莫笑警觉地竖起耳朵盯着看,江波涛挪开手,君莫笑低头继续玩无浪。摸——盯——放——低头——

再摸——再盯——再放——再低头——

都成一个循环了。

江波涛无声笑得狡猾,直到受不了的叶修从厨房出来把他教训了一顿。

相比之下无浪就乖多了,君莫笑在旁边就会自己粘过去,甩着小尾巴卖萌求舔毛。

江波涛买了宠物小窝、软垫子、球球、毛绒玩具、爬架……十足把两人的精神向导当宠物来养了。这也难怪,二十多年来他都把精神向导当宠物对待,一时半会改不过来也正常,再说这些东西君莫笑和无浪都挺喜欢。

不过无浪最喜欢玩的还是君莫笑。

君莫笑趴在地上,无浪拽着它尾巴爬上去,胖狐狸雪白的毛毛对于小只的赤狐来说就好像是一片森林,肉垫踩着暖和柔软的皮毛,在里面捉迷藏。想得到注意的时候,就蹦跶着趴到君莫笑脑袋上咬耳朵尖细声叫唤,然后往往会被带着满屋子跑,玩得不亦乐乎。

江波涛总觉得自己养了一大一小两只汪。

但是随着精神力的逐渐恢复,他开始能够体会精神向导与自己之间的联系。无浪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会以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形式回归。曾经君莫笑钻他被窝一起睡他觉得没什么,现在一回忆,顿时明白了杜明那会儿的震惊。

——你被占便宜了你知不知道啊啊啊!还能不能好了心怎么这么大!会被说轻浮的啊还是你真的喜欢上那个家伙了?!

如今江波涛想想,没有喜欢,是爱上了。

 

在床上又腻歪了一会儿,两人就起来了。叶修内心是很不想的,可谁让今天有事呢?

到了快两点的时候,门铃响了,叶修和江波涛对视一眼,跑去玄关。

门一开,叶修差点没被满院子的信息素味呛死。他与世隔绝这么久,天天闻着江波涛身上清淡的味道,早就忘了这个世界的污浊。江波涛赶紧帮他调节,缓解了不少。但这时站在最前面的方锐挤眉弄眼地就扑上来作势要给他们一个拥抱,叶修赶紧一脚踢开。

“走开走开别碰我家小江!”

“卧槽老叶你这个重色轻友背信弃义的!知道我爱的拥抱有多难得吗!”

叶修把他那双爪子拽下来,使劲摇了摇:“点心同志,进门左拐往里走,到那里吐一吐醒醒酒再说话啊。”

“嘤,沐姐姐你看他欺负我。”

苏沐橙笑眯眯地领着人进去了。

后面的人叶修是不敢拦了,周泽楷和杜明,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半娘家人啊。眼瞅着江波涛自发地就扑两人怀里了,还一边一个,抱得特别溜儿。

叶修心里有点酸,不过还行,忍住没打人。

邀请他们来做客是必须的。江波涛既然已经觉醒,就不能永远与世隔绝。按照医嘱,这个阶段应该让他和无浪接触外界,适应一下多变的精神和情绪,同时也能帮助叶修减缓对江波涛的偏执保护和占有欲。

本着循序渐进的原则,人都是筛选好的。亲密的有周泽楷和杜明,熟悉的有苏沐橙和方锐,陌生的暂时还用不着。

随着他们一个个走进屋子,叶修身体绷得也越来越紧。江波涛牢牢攥住他的手,往他身上靠了靠:“前辈还好吗?”

叶修吐了口气:“挺想揍他们的。”

江波涛笑了笑,当着一群人的面往叶修脸上亲了一口。

叶修立刻就舒坦多了,搂着自家小向导往沙发上一坐,霸占了光线最好最暖和的地方。

 

一间客厅,容纳了两名首席哨兵、两名一级哨兵和两位向导,顿时身价倍增。然而阵仗虽然挺大,却没什么要紧事,说白了就是陪玩,大家各干各的,偶尔聊几句都不碍事。

君莫笑背着无浪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挺热闹了。苏沐橙挨着叶修说悄悄话,周泽楷和杜明围着江波涛问这问那,无所事事的方锐看见大小两只狐狸眼睛一亮,自家的干脆面海无量——昵称球球——就扑上去了。

君莫笑一爪子按住小浣熊的尾巴,不让它摸到无浪的毛毛。然而无浪兴奋地站起来,胡乱蹦跶到球球的身上,打着滚又掉到地毯上。

走路都还有些歪歪扭扭的无浪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动物,一红一白的两匹狼,美丽的金钱豹,刚刚被当做垫子的小浣熊,还有一只在哺乳类里画风清奇的帝企鹅。

与叶修和君莫笑的巨大反差不同,无浪身上还是能看见不少江波涛的特质,比如好奇心,还有好人缘。

第一个跑去跟前的自然是碎霜和荒火,荒火因为跟在江波涛身边更久,对无浪尤其在意。眼瞅着荒火低下头试图拿鼻尖去蹭无浪,君莫笑上前尾巴一卷,把小毛团勾了回来。无浪对君莫笑很亲昵,一点儿不生气,两只小爪子扒在胖狐狸的尾巴毛毛上,歪着脑袋冲两只狼叫。

叫声也细细的。

周泽楷觉得自己被萌化了。

叶修看着这场面把江波涛搂得更紧了点。

无浪扭头冲着叶修嗷嗷几声。

叶修也萌化了。

“噗。”苏沐橙捂着嘴笑,金钱豹出其不意地舔了一口无浪的后颈毛,然后优雅地趴到旁边看戏去了。

君莫笑防备着荒火和碎霜,结果最后无浪倒是和企鹅玩得最好,江波涛觉得可能是因为杜明也是向导,但叶修不赞同。这两只走路都摇摇摆摆的,根本就是因为蠢萌吧?

结果就变成了一圈小动物甩着尾巴逗无浪和吴霜钩月。

要不是因为精神向导有独立意识,叶修真的想挨个给后辈们上上思想道德课了。

这尼玛集体耍流氓啊!

江波涛倒是认真得很,一边陪朋友聊天,一边用精神触梢四处探索。洁白的小触梢黏到周泽楷和杜明身上,江波涛问:“最近很忙吗?怎么感觉没精神?”

杜明被这么一问简直快哭出来了,一脸心碎:“女神她……”

话说一半想起来苏沐橙在这儿呢,赶紧改口:“男神太狠了!幸好你躲掉了,轮回的新人培训不是人干事!”

其实你改口也没啥意义啊杜明……江波涛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周泽楷用眼神无声交流。

小周,男神是在说你吧?

嗯。

掩饰也不用喊男神吧,感觉要被误会了呀。

我没有。

知道不是你让喊的,杜明八成忘了你也是个哨兵。

嘤。

不许卖萌,自家人有啥不好,话说你干嘛了让他这么怨念?

这要用眼神交待有点困难,于是周泽楷开口:“八千米。”

杜明瞬间炸了:“卧槽队长我错了求不跑!”

“……”

看着周泽楷无辜求助的眼神,江波涛认命地挣开叶修的怀抱过去当调解员了。

叶修看着空荡荡的怀抱愣了,眼瞅着自家向导和周泽楷眉来眼去半天然后就跑了!这都什么事?

趁着苏沐橙离开找零食的工夫,方锐凑过来:“老叶,别逞强啊。”

“我好得很。”叶修表示淡定。

“那先把扶手放开?我看这是快断了。”方锐指沙发。

“啧。”

君莫笑突然抬头左右看看,果断一口叼起正在和荒火碎霜玩爪子捉迷藏游戏的无浪,把小团子搁到叶修腿上,然后自己钻进江波涛怀里,支棱着耳朵蹭蹭蹭。

众人一致凝望叶修,叶修浑身透露着气定神闲仿佛无浪是自己蹦跶到他怀里一样的气息,无耻地把小毛球拢在怀里顺毛。

“没救了。”苏沐橙嗑着瓜子点评说。

 

他们吃过了晚餐才离开,这期间叶修再也找不回一开始的淡然。等到重回二人世界,叶修迫不及待地把人抱进怀里亲吻。

江波涛的触梢柔软地缠绕在叶修身上,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忽然缓慢地生长起来。他知道这是什么,于是完完全全地听之任之。

叶修的心情急切又温柔,江波涛抱着他撒娇似地微微晃了晃身体,沿着连结探寻,将他的情绪一一收纳。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好像自己不再是一个人,无论何时都会有另一个人在自己身边。而只要顺着连结滑下去,就能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

“小江?”叶修放开他的嘴唇,“能感觉到了?”

“嗯。”江波涛点点头,“不过还不是那么清晰。”

“没事,我帮你。”

江波涛稍微退开一点,拉住叶修的手,拽着他往楼上去。他边走边说:“向导应该是指引哨兵的存在,但我还差得远呢,反而是前辈在指引我。”

“你很介意吗?”

“不。”江波涛推开卧室的门,光着脚踩上软绵的地毯,然后转过身微笑,“我是想说,前辈,我以后会对你很好的。”

“现在就够好了。”

“会更好。”

“这还了得,那些哨兵非羡慕死不可。”叶修走到他身前:“礼尚往来,前辈也给你个好消息。”

“什么?”

“咱们的结合申请批下来了,随时都可以举行仪式。”叶修说,“我想着,等你今年生日那天,咱们就举行仪式和婚礼,好不好?”

江波涛有点愣地消化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顿时耳朵都红了。

叶修还在那儿调侃他:“怎么没反应,不愿意啊?”

“愿意呀前辈。”

“那怎么还不过来,你家无浪可比你坦率多了,撒娇卖萌那叫一个顺当。”

江波涛看了一眼正在床上努力往君莫笑肚皮上蹭毛毛的无浪,无言地扑进叶修怀里,小声说:“求抱抱……?”

叶修笑了下,心满意足地把自家宝贝向导打横抱起进浴室了。

 

End.

 

--------------------------------------------------------------------------

文里没写到的设定:

君莫笑总是嫌弃叶修,但是对江波涛特别亲昵,无浪则是大家的宠儿。
小无浪喜欢窝在叶修怀里睡觉,有时候君莫笑吃醋特别不高兴,就去挠叶修,然后叶修就得喊小江救命

食物链233

 

评论(40)
热度(237)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