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密款

写在前面:


江波涛闭着眼睛。

其实睁开也无妨,反正蒙着布条,什么都看不见。

当他进入这个房间,被告知叶修来了的时候,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之前的任务非常失败,不仅没能拿到关键数据,还染上了通敌的嫌疑。如果不是周泽楷一力为他担保,恐怕连这个将功折罪的机会都没有了。

咔哒一声脆响,江波涛感到自己脖子上冷冰冰地扣上了一个颈圈。随即眼前恢复光明,对面的镜子里,这个颈圈上长条状的显示屏闪烁着固定的数字:15:00。

 

江波涛走进密道,暗门在身后合拢。眼前的叶修似乎很悠然,撑着一把折叠整齐的黑伞,叼着烟,看见他进来只是稍微眯了眯眼睛。

轮回密道里光线昏暗,但是江波涛的颈圈发着光,叶修清楚地看见数字从15:00跳成了14:59,然后过了一秒,变成14:58。

“前辈,好久不见。”江波涛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微笑着打招呼。

“也没多久吧,半个月?”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

“是吗。”叶修把烟拿下来按在墙上碾灭了,“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还以为你不想再见我了。”

江波涛无语。叶修以为轮回本部是什么地方?那枚戒指带来的麻烦已经差点害死他了,再公然与敌对势力的头目联系,除非是活腻了。

况且,他也确实不想看见有关叶修的消息。

 

得知叶修没死的那一瞬间,江波涛是狂喜的。但是当喜悦的浪潮渐渐褪去,剩下的却是难以言喻的空虚。

他花了一天时间细细梳理了那天所有的事情,感觉叶修或许真的只是在准备一场出其不意的求婚。他闹不明白叶修在想什么,如他所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目的,那么还和自己玩什么你好我好的恋人游戏?

叶修自始至终的游刃有余让江波涛觉得恐惧。如果他不选在那天摊牌,如果就那么接受了求婚……然后到了未来哪一天,两人再撕破脸,叶修会怎么做?

叶修会怎么做?

江波涛思来想去,觉得叶修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给他能给的宠爱,等到触及底线,再干脆利落地收回去。只是收回去,却还处处透着纵容,就好像身为前辈的人,陪着后辈演了一场收放自如的戏。真真假假,看不透彻。

 

所以这次叶修来闯轮回的密道,江波涛根本不信他是为了自己来的。对于重要的东西叶修一向谨慎,就算是为了兴欣,他也不会让自己身处险境。

一定还有后手。轮回高层如此判断,并决定让江波涛将功折罪,去探探虚实。周泽楷当然反对,可惜他虽然备受重视,却还缺乏话语权。

数字跳到了14:00,江波涛没有接叶修的话,只是找了个干净些的管道坐上去,默默地看着对方模糊的面孔。

又过了一分钟,叶修走近几步问:“小江,他们让你来做什么?”

“劝前辈把机密数据交出来呀。”

“我看你没打算劝啊,连句话都懒得说?”

“前辈明白的。”江波涛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颈圈,“这是轮回的惩罚。”

叶修看着那鲜红的持续倒数的数字,沉默。这条密道前后的通路都被封死,江波涛进来的暗门从这一侧根本打不开,这条颈圈爆炸的威力,足够将他们两人置于死地。

“前辈如果想逃可得赶紧,不然就只能和我一起死啦。”江波涛倒是很平静,还有心情打趣,“前辈这么喜欢我,想必不介意陪我上路吧?”

“不介意。只是小江啊,以你和小周的关系,他们舍得给你弄这个?”叶修说,“这颈圈真是炸弹的可能性只有不到1%,拿这个威胁我,是不是有点傻啊?”

“我也觉得有点傻。”江波涛轻声说,“只是曾经有一次我以为,前辈你不会看着我死的。”

他抬起眼睛直视叶修:“江波涛拿命来赌,也不行吗?”

 

叶修再一次检查了密道的上上下下,结论与之前并无两样。江波涛乖乖地坐在那边,颈圈显示的数字已经到了8:29。

叶修突然扔掉黑伞,快步走到他面前,半跪在地与他平视,问道:“小江,你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前辈交出机密数据。”

“那是他们想要的,不是你。”

“……”

叶修拉住江波涛的手攥进手心里,大有一副我慢慢等的架势。

“上次吓着你了,是我不好。”叶修说,“还以为你不会跑回来。”

“前辈觉得我会不管你的死活?”

叶修笑了:“我以为你知道前辈的厉害。不过看来是我表现不过关了。”

江波涛垂着眼睛,神情在昏暗的阴影里看不清晰。叶修的手掌很暖和,热度透过手指渐渐蔓延到全身,江波涛忍不住打了个颤。

“冷啊?”叶修脱掉外套给他披上,坐到他身边问,“怕不怕?”

江波涛摇头:“做这行的怎么会怕死呢?”

“那就好。”叶修说完伸手把他搂过来,一点点圈进怀里。

 

江波涛一直在心里默数,眼看着倒计时只剩下五分钟,而叶修还若无其事地抱着他,时不时地往额角亲一口占占便宜。

叶修也许在赌,但是熟悉高层的江波涛知道,这个颈圈绝对不是假的。机密数据固然重要,可比起扳倒叶修,两者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叶修死在这里,对于高层而言绝对是件好事。

数字倒数3:00,江波涛靠在叶修颈窝里,听着他毫无变化的脉搏,心底开始慌了。

数字倒数2:00,江波涛语速急促:“前辈不再去试试吗?也许有什么机关能出去呢?”

对此,叶修只是无声地笑了笑。江波涛看不见,耳边是千篇一律的静默。

倒数终于开始最后一分钟,叶修腕间的手表滴答滴答,每一下都意味着流逝的生机——这让江波涛记起当初竭尽全力奔跑着想去救这个人时候的心情。

忘了任务,也忘了掩饰,就只是单纯的不想他死。至于未来会怎样——

谁又在乎未来呢?

 

00:30,江波涛突然用力挣扎起来。他不想再猜叶修是不是真的有后手了,如果有,就算他多此一举,可如果没有,他才不想眼睁睁看着叶修和自己一起死。

他不想背叛轮回,所以他不会离开这间屋子,也不会让叶修离开。但他知道叶修那把黑伞的秘密,那把伞,是叶修活下来的保障。

这半个月情绪低落,他几乎认定了叶修天秤上的自己重量是小于兴欣的。进入密道看见黑伞,他更是认定了叶修有备而来。他消极怠工这十五分钟,无非就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任性与放弃。

江波涛想修正这个错误,然而他忘了,事出突然,他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而论近身搏击,他还没赢过叶修。更何况叶修完全不给他逃离怀抱的机会,手臂箍得死死的扣在他腰上,看他在怀里挣扎扭动,却又无力挣脱。

“前辈!你放手!”江波涛焦急地吼他。

“不放。”叶修冷静地回应,“对你,我是不打算放手了。”

印在眼眸里的数字显示00:02,江波涛怔了一秒,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不管是救叶修,还是让自己的心逃离这个人,都来不及了。

00:00,江波涛仰起头,吻上叶修的嘴唇。

 

 

这个吻像他们的初吻,带着试探和小心翼翼,却又充满了因为压抑而剧烈的渴望。江波涛先进入,最后被叶修反客为主,剥夺了所有的空气。

“你的任务完成了。”叶修退开时哑着嗓子低声说,“以后别把自己置于险地。”

“前辈……”不知是不是被密道里清冷的空气冻的,江波涛声音微微发颤,“对我而言,你才是最危险的。”

叶修深沉地注视着他,伸手摸上他的脖子,几下拆掉已经灰暗下来的引爆器,远远地扔了出去。

江波涛颈上留下一段淡淡的红印,叶修咬上去,听见耳边一声短促的呻吟。

这诱人的声音引爆了他半个月来的担忧与思念,叶修的手顺着江波涛的背脊一路下滑,抽开腰带,顺着温软光滑的股沟探进去。

任由叶修在自己身上肆虐,江波涛窝在他怀里,低声提醒:“前辈,有监视器。”

随即一枚纽扣击中墙角的某个东西爆出一声脆响。

地上太脏,叶修抱着他,江波涛搂紧他脖子,腿缠着他的腰,起起伏伏被细致凶狠地贯穿。晦暗不明的喘息声在昏暗的环境里无限放大,叶修满心都是他身上这个透着危险香甜气息的小情人,只想在这里把他吃干抹净到底。

 

结束时江波涛腿软得站不稳,靠在叶修身上套裤子,低着头不敢看他。

他们折腾了这么久,还把监控器打爆了,轮回也没见来人,想必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江波涛理智渐渐回归,羞耻得不知如何是好。叶修说他任务完成了,他却不知道叶修何时把数据交出去了。这趟任务,还真是不明不白。

“前辈……”

“小江啊。”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叶修示意让他先说。江波涛顿了顿,问:“前辈你究竟来这里做什么?”

“来取属于我的东西啊。”叶修拽起江波涛的左手,摩挲光裸的无名指根,“被轮回收走了?”

“前辈的东西,上面不可能让我保管。”江波涛问,“前辈想把那枚戒指要回去?我查了,又不是多贵的东西,才几万……”

“瞧不上啊?”

“……”江波涛声音渐低,“前辈想要的话,得找高层,我做不了决定。”

“已经找了。就在刚刚,兴欣和轮回达成了交易。”

江波涛不奇怪叶修身上有能和兴欣联系的装置,但是……

“为了这枚戒指,值得前辈拿数据来换?”

叶修无奈看他装傻逃避问题:“你心里明知道我为了什么。”

“……我?”

“也不全是。我的条件是让轮回免除你的罪责。至于你的未来,得交给你自己选择。”叶修凑到他耳边说,“只不过,看在我专程来取你,戒指好歹也收了的份儿上,总不能还要抵赖吧小江?”

 

江波涛心如擂鼓。

甜言蜜语叶修以前也说了不少,但那时两人扮演的就是如胶似漆的恋人,江波涛再想当真,心底也隔着什么。

可是现在,温热的气息落在耳畔脖颈,才被疼爱过的身体敏感得又开始发烫。江波涛赶紧定了定神,回忆时间点。

叶修一方面自己来闯密道,一方面派了兴欣的人来谈判,料定轮回会把自己派出来,然后见招拆招就行了。他弄出毫无必要的这一场,往深处想也只是为了早点见到自己而已。

但是江波涛突然想到:“前辈,你怎么知道那时候能谈成生意?”

“我不知道啊。”叶修终于笑了,“可能性就那么些,我想着买卖不成可以,大不了就直接交了呗,可不能再把你弄丢了。归根结底——”

叶修把始终背对着他的江波涛转过来,额头抵住额头:“你受伤害的概率再低,前辈我也舍不得。拿我的命来赌你爱不爱我,无所谓。但是你的不行。”

“你是我的,就只能是我的。”

 

End.


------------------------------------------------------------------

密款:指内心的真诚

感觉挺合适的就拿来当标题了W

其实剧情比较弱,基友也指出来了,然而我……想不出好的,再加上心情不好也就不想改了【不负责任的我【被打


评论(19)
热度(158)
  1. FYa江上待潮观 转载了此文字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