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07)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07

江波涛本以为,刚刚才经过狩猎之夜,城门的守备应该非常严密才对。但叶修不知出示了什么,士兵看见便一脸恭敬地放行了。

等兴欣的城墙成为身后地平线的一道灰影,叶修策马来到江波涛身边,将他从马上抱到自己身前。

果不其然,江波涛身上发热,浑身虚软地快要攥不紧缰绳了。从昨晚两人谈话结束起,双方的高热都莫名其妙地越来越严重。热度倒还好,脑海里那种难以言喻的焦灼,比体温更难以忍受。

出于担忧,苏沐橙提出换成她送江波涛去轮回,但是叶修想也不想地就回绝了。

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借力,叶修感觉身前也越来越热。马背颠簸,看着江波涛手指抓着自己衣袖,关节泛白,叶修心底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为什么非要看着他受罪?为什么要费尽周折带他去轮回?为什么不能干脆——

这个危险的想法刚冒出来,就被叶修硬生生掐灭在心里了。

他后半夜半睡半醒,反反复复地困死在这个想法里。

叶修做了个梦。

梦里还是他遇见江波涛的那片森林,只是奔逃的人变成了一个小男孩,眼睛依旧是深邃的蓝色。男孩随着梦境的转换逐渐长大,瘦瘦弱弱的,吃东西的时候格外认真珍惜,偶尔笑起来灿烂得不能直视。

奇怪的梦。可叶修毫不怀疑他看见的都是真的,是江波涛的记忆。

 

 

叶修传信通知了轮回,按计划,他们策马赶路,最终会在轮回的边缘地带汇合。但是没料到,初冬时节罕见的低温与暴雪突如其来,阻挡了道路。

两人强打精神继续艰难跋涉,入夜才来到一个偏僻小镇。镇子小,旅店也破败,好在这种地方通常就是游荡哨兵们的落脚地,倒是不会有多余扯皮的麻烦。

旅店老板提着一盏昏暗的马灯,领着他们拐进院子,推开角落里的一扇门。门一开,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叶修就着微光看进去,一排大通铺,睡着七八个男人,有哨兵,也有普通人。

“两个铺位,十个铜币。”老板晃了晃手指。

叶修掏出一枚金币扔给他,皱着眉说:“把你这里最好的房间腾出来。”

这个条件有点不近人情,但是看见风雪里将脸庞藏在兜帽阴影下的叶修,老板没来由地感觉到一丝恐惧,匆忙应下就跑远了。

“前辈何必呢?”江波涛侧头看他,“我不是不能吃苦。”

“那就当我娇生惯养吧。”叶修略带着些火气和不耐烦回应道。

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从离开兴欣开始,这一天似乎净是些糟糕的事情。刚刚房间里有几个哨兵起身看门外的江波涛,那种眼神更让他愤怒。

睡这里?也可以。先把那几个人打残丢出去再说。

叶修把这句话忍进心里。到了现在,他怎么可能还不明白自己失控的来源。说白了,自从付诸行动把江波涛送走,叶修就开始被完全相反的欲望折磨了。

 

最后老板把事情办好了,他们上楼进门,所谓最好的房间也只有狭窄的空间和床铺,但起码干净,还附赠了一桶热水。

江波涛脱下快被雪浸透的斗篷,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转身一看,叶修正倚着门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寒冷的天气让他们的体温下降不少,两人此刻都感到清醒,但这种清醒能保持多久就不知道了。夜晚,寒冷,同处一室,一切都容易引发不好的联想。

“你先洗吧,我去找点吃的。”叶修抽出一把匕首插在门口的墙壁上,弄出很大的声响。这在哨兵圈子里意味着临时领地,如果有人趁他离开试图进入房间,后果就是不死不休。

等他拿着饭菜回来,江波涛正半裸着擦洗身体。常年的奔逃给了他柔韧结实的身材,这些日子在兴欣好好休养,气色也好了很多。结果就是,叶修看得移不开眼了。

早在江波涛开始发热之前,叶修已经在试图远离他了,保持安全距离的同时,也在自欺欺人。

他找不到接近江波涛自己会受影响的原因,本想远离,却发现远离他会更糟糕。

叶修所在的地下联盟组织一直从事着相关研究。与如今控制着世俗的贵族和他们用来操纵人心的高高在上的宗教不同,地下联盟一直在用古怪而新奇的方式暗地活动,在外人眼里,均被视为异端。

起初接受苏沐橙的劝说去狩猎向导,除了形势所迫,叶修也存了一点点亲身试验的心思。但是现在,他却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了。

这种试验结果太古怪了。

若论美丽,江波涛和苏沐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可叶修能免疫苏沐橙的笑容,对此刻面无表情,假装叶修不存在的江波涛却毫无办法。

想要他。

就在现在,想把他按进怀里压到床上,像之前在那个山洞里一样,让他成为自己的人。

 

叶修的欲望如此鲜明,哪怕江波涛始终克制着自己的能力,却也感受到了。他放下湿巾,转过身看着叶修。他知道对面的哨兵隔着空气和距离也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此刻的温度,还有对上他视线的瞬间,骤然加快的心跳。

窗外风雪呼啸,他们的视线黏在一起,暗流涌动。

叶修突然猛地几步走到江波涛身前,一伸手臂将人禁锢到自己怀里。他没脱外衣,残留的冰雪冻得江波涛浑身一个激灵。可他没有挣脱,反而勾上叶修的脖子,主动把热得发烫的脸贴到他脸上。

江波涛也不明白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或者说,他也不想去明白。

叶修在他身上摸索的手带着浓重的占有欲,凶狠地把他按在床上,不由分说地开始侵略。江波涛用急促的喘息回应,双腿纠缠磨蹭。不像昨晚那样,只是在他怀里隔着衣服和理智发泄欲望,而是彻底的侵入被侵入,就如同他们都打算忘掉的那个晚上。

江波涛的透明分枝们包裹着身上的哨兵,从叶修身上汲取着不可说的情感。他想得到些东西,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爆发式的缠绵过后已是深夜,叶修光裸着抱他在怀,疲累至极的江波涛迷蒙着视线呆愣地注视他,也不知道意识是否还在。

叶修看着这样的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和心疼并存,令人不解地在内心纠结。他们之前都不发一言,直到这时叶修才按捺不住。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叶修摩挲着他被窝里的一只手,低声问。

江波涛眼皮沉重,嘴唇嗫嚅,在下一秒昏睡过去。

 

 

冬日人都贪睡,何况昨天折腾那么久。江波涛直到日上三竿,才被一阵奇怪的扑棱声叫醒。

他睁开眼,发现叶修还在自己身边半坐半躺,一手怀抱着自己,另一只手逗弄着不远处在窗台扑扇翅膀的鸽子。

江波涛和叶修一起看向那个腿上绑着小桶的信鸽。

“前辈……你该去看看。”江波涛哑着嗓子提醒他。

“嗯。”叶修应了一声,转过头看他,“你睡着我不想动,吵醒你了?”

“我自己醒的。”江波涛低声说。

经过昨晚高热已退,单薄的房间和被褥难以抵挡寒气,他边说就向着被窝深处钻了钻。叶修被他这个动作弄得心痒,俯身想要吻他。但是江波涛却微微垂眼,侧头避开了。

叶修的吻落在他侧脸上,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而那只鸽子终于放弃了窗台,飞到了床边。

叶修放开江波涛,拿下纸条展开。他没避讳,江波涛也能看见纸上的字。

精致的羊皮纸上,只写着四个大字:尚在研究。落款是一个王字。

叶修解释说:“之前咱们的事,我写信去问了朋友。”

而答案看来也是未知了。

江波涛点点头,再次合上眼睛,什么都没说。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叶修一声好好休息,然后被子起伏,离开了房间。

他没去探知叶修的心情,也不想知道。对于昨晚的事,他们两个谁都没提,此刻,缩在被窝里的江波涛却在纠结。

他没办法把自己单纯地当做是“药”,因此清醒之后,心里都是愧疚——对叶夫人的愧疚。

尽管知道那位女性哨兵明显是默许甚至支持这件事的,或者说,在哨兵群体里,夫妻双方都豢养着彼此的向导也不奇怪,但江波涛还是接受不了。

以前他还能说服自己是被迫的,可经过昨晚的主动,他的心里只剩下迷茫。

 

对于同性的床事两人都了解不深,叶修虽然力所能及地照顾,江波涛事后还是发烧了。本来预备的行程就又拖了一天。

叶修感觉很奇怪。就在一个月前,他还游荡在荒野里,追逐着一个渺茫的目标。但是现在,站在这个简陋的小旅店里,他考虑的事情反而是怎么给床上的小向导弄点好吃的。

平凡得都不像他了,沐橙知道了大概会笑吧。

抽完烟,他把烟灰磕掉收起烟嘴,转身看见江波涛靠着门框,凝视他。那视线里糅合了很多东西。不解、迷惑、气愤、探究、戒备、恐惧、亲昵,甚至还有点羞涩。

他们隔着走廊对视了片刻。

叶修突然走上前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低头吻到他嘴唇。

江波涛颤抖着张了张嘴,无声地发出一个音节,被叶修的气息卷走不见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叶修轻声说,“我带你回兴欣,你做我的人。”

江波涛沉默地看着他。正在叶修以为他会回答些什么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喊声:

“小江!”


------------------------------------------------------------------------

补充设定:

这个时代,哨兵和向导都压抑着自己的天然能力。向导主要因为环境不友好、被误解、躲避狩猎等原因,精神能力被自我压抑的很厉害。哨兵则是因为得不到后世所谓的环境性安抚(即任意向导存在时,会下意识自发为哨兵进行低限度疏导的环境),为了保护自己而克制感知力量。

因此,这时期哨兵向导的结合不够完整。虽然连结形成了,但是双方都不去“感受”,抗拒精神交流,也不知道能精神交流,结果就会导致结合缺陷。

结合热爆发算是身体机能上的提醒:你们俩怎么还不互通心意滚床单!

当然,以上都是我的私hu设che


评论(53)
热度(106)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