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08)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 狩猎这篇写着真是任性又愉快


08

听见这个声音,江波涛如遭雷击地把叶修推开了。

叶修还来不及感受心底汹涌而至的情绪是什么,火枪的轰响骤然袭来。刹那间叶修躲开,抽出黑伞挡在江波涛身前。

周泽楷和吕泊远到了。好巧不巧地正好看见了最后那情景,听见了叶修那句话。本来站在院子里,他们还不太肯定那是不是自己的儿时伙伴,结果顿时就肯定了江波涛的身份。

但是,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叶修的信件中,可没提如此复杂的情况啊!

于是周泽楷开了一枪,权当作是警告。

曾经,他和吕泊远与江波涛的关系确实很好,但一别数年,如今的江波涛还是不是当初那个心性善良的少年尤未可知,周泽楷虽然觉得叶修的行为不妥,却也没打算贸然干涉。

可他停手了,叶修的武器却没放下。黑伞化为伞剑直指周泽楷,叶修脸上没有一贯的慵懒神情,反而带着怒意和肃杀。

住在这里的流浪哨兵早就感觉到了更强者的威压,都缩在屋里没有冒头,而普通人更不会出来惹事。周泽楷和吕泊远风尘仆仆地站在院子里,只觉一头雾水。

一时间院落里鸦雀无声。

 

江波涛半个身子从叶修背后探出来,迟疑地打量着楼下的两个哨兵。他与两人分别在六年前,那时他们才刚刚变成哨兵,而自己还不是向导。那之后偶尔还有书信往来,却再也没见过面。

周泽楷自小就格外英俊,如今长成青年也依旧夺人目光。相较之下吕泊远就普通多了,但是眉目间也能认得出来。

江波涛有点紧张。记忆里还是一起玩耍的日子,可现在,身为向导的自己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和两个哨兵好友对话了。

他保持沉默,周吕两人也沉默,剩下一个叶修被这微妙的气氛搞得烦躁不已。

江波涛刚刚推开自己时碰到的地方如今火烧一样,莫名的不满和怒意在心底煎熬。还有周泽楷火枪那一下,正好擦过两人在门框炸开。明明知道后辈的枪法精准绝不会伤人,但是江波涛那瞬间吓得瑟缩一下,格外鲜明地印在叶修脑海里。

这股没来由的怒气,让他特别想教训教训底下的后辈。

“小周许久不见,枪法有长进啊。”叶修沉声说,“来切磋一把?”

“前辈?”周泽楷迷惑地仰着头,看向明显不对劲的叶修。

吕泊远在他身后半步扯他袖子:“叶神这防备的架势咋回事?”

周泽楷没回答,凝神盯了叶修半天,直到对方踩着栏杆想跳下来却被江波涛死死拽住胳膊。

“前辈……”周泽楷问,“魔法?”

叶修动作一顿。

看见他的反应,周泽楷还算淡然,吕泊远就忍不住嚷嚷了:“叶神你中邪了?!”

不等回答,他又盯着被叶修拦在身后的江波涛:“不会吧……小江,你干的?”

江波涛不知该怎么解释,摇摇头,却皱着眉一脸无措。

这时叶修重重吐出口气,放下伞,从口袋里掏出烟斗点上,渐渐收起锋芒,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先上来,慢慢和你们说。”

 

四个人挤在小小的房间里,不用交待,两个哨兵就能判断出昨晚发生了什么。气氛着实尴尬,周泽楷和吕泊远瞅着被叶修拉着坐在他身边的江波涛,怎么看怎么别扭。

别人中了魔法恨不得遮遮掩掩的,被看出来简直无地自容。叶修倒好,就这么把人带在身边。问题他们都是男人啊,而且一个是前辈,另一个是童年好友,周泽楷和吕泊远心里都快愁死了。

不管他们内心纠结,叶修简略地把遇到江波涛的一系列事情讲完了。其中不方便的自然没说,何况不说对面两个后辈也能猜得出来。

这期间最煎熬的要数江波涛了。之前在兴欣酒馆,身边都是叶修的人,他作为半个受害者也没什么余力不好意思。可面对曾经的好友,他羞惭地半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有更隐秘的担忧他不敢想,周泽楷和吕泊远都是哨兵,虽然是比较好的那一类,可究竟如何看待向导呢?

如何也和叶修一样需要……那他……

“小江!”周泽楷轻轻唤他,“还好?”

江波涛鼓起勇气抬头看过去,周吕两人的眼睛里只有关心,没有丝毫的轻蔑。他突然眼眶就红了,胸口仿佛堵了一团棉花。从六年前开始在贺武独自生存,到月前挣扎出逃,再到被叶修“狩猎”,他积攒了太多压力始终无处发泄,直到此刻才有了一种可以安心的感觉。

他的变化叶修自然不会错过,看着江波涛对他们微微点头,然后略带激动地开始讲述近况,叶修才熄灭不久的烦躁郁闷再次涌了上来。

本来挺看好的后辈们如今只觉格外反感,叶修知道是自己出了毛病,竟然有了将他们赶走,把江波涛夺回来的念头。为了不让这种恶劣想法愈演愈烈,叶修留出房间给他们叙旧,自己走了出去。

 

 

他漫无目的地在镇上转了一圈,临近中午才回去。刚一推开门,就看见几个后辈齐刷刷看向自己,江波涛的眼神尤其古怪。

“怎么了?”

“前辈你是叶秋?”江波涛问。

“之前是用的这个名字。”

“嘉世的叶秋?”

“对。”

“……”江波涛沉默了。

嘉世的斗神叶秋,在整个南部都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异类。当初就是因为他,嘉世才勉强维持着对向导的默许态度。当他被驱逐后,整个嘉世天翻地覆。

传说里叶秋使用的是一把乌黑的长枪,所以江波涛由始至终,都没有把叶修与叶秋联系到一起。但如果叶修就是他,为什么那个经常救助向导,品格甚至可谓古怪——或高洁——的哨兵,对待自己如此不同?

江波涛心里五味陈杂,叶修也不好说什么,坐下来问吕泊远他们沟通的结果。

事情大家了解得七七八八,最终达成一致,都认为不能让情况更加恶化了。趁着两个人的反常高热退下去,赶紧将人隔离才是正途。

正好天色尚早,周泽楷坚持吃过午饭就出发。

“也好。”叶修忍着焦灼说,“白天路上安全些。前不久小肖才传信来说,西南那边太乱,不少流浪哨兵都往这边碰运气,你们如果遇到了千万小心,下手不要容情。”

“嗯。”周泽楷认真地点点头。

西南有些贫瘠之地保留着非常野蛮的风俗。那里的哨兵被视作勇士,向导则是巫邪附体。每个哨兵年少时就必须外出狩猎,遇见让自己中魔法的向导便带回部落,举行仪式之后杀掉对方而自身存活下来的,才能被认可成年。

这种行为一直被东部城邦的哨兵诟病,认为是极大的资源浪费。可惜天下到处都乱,并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去招惹闲事。

叶修叹口气,又看向安安静静坐在一边的江波涛:“小江,我有话想和你私下说说。”

 

叶修本想带他出去,但是周泽楷和吕泊远先一步把房间让了出来。不过到底只隔着一堵墙,周泽楷他们有什么听不见的?

所谓私下,也仅仅是这种程度而已,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

两人相对无语,江波涛垂着眼睛看着虚空的一点,手指攥着衣角不自觉地揉搓。这副紧张又无措的模样,看得叶修心口闷得慌。

“小江。”叶修打破沉默,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没事啦……前辈别担心。”江波涛抬起头,露出个浅淡的微笑。

话虽如此,但叶修身为哨兵,怎么可能感知不到他身体的状况。他倒了杯热水递给江波涛,皱眉:“肚子疼就别忍了。”

“……好。”

“说实话,我现在特别想把他俩打晕,把你带回去。”叶修说,“但是这情况,再不想办法就完了。只要我在你身边,我就忍不住——”

“我明白,前辈。”江波涛赶紧打断他,“你之前说过的……我都明白。所以刚才那句话,我就当前辈没说过,不会误解的。”

叶修想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不由苦笑。如果问他自己是不是真心,那么肯定是的,但是这种真心究竟是被“魔法”控制产生的,还是别的什么,叶修也不能肯定。

他静了片刻,继续说:“这种情况不少见,最后的结果多半不好,就算你我现在相安无事,未来也很难说。你回轮回肯定会好些,那边有小周坐镇,吃饱穿暖不是问题。”

“如果你愿意,未来让他们带你加入地下联盟,多少能做点事情,不会过得无聊。要是遇到困难了,就来找我帮忙。好歹我也是你们的前辈,扶助后辈是应该的。要不然,就算我欠你的。”

叶修不停说着,突然觉得有嘱咐不完的话。明明之前还避之不及,现在却后悔好多时间被荒废了。面对这么一个敢独自穿越危险环境的向导,自己真是怕啊,怕他做出什么更冒险的事来,更怕他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受到伤害。

叶修顿了顿,继续说:“你有事没事别乱跑,现在世道太乱,一个向导走到哪儿都是危险。实在不行就让小周把你收到羽翼下,好歹是个保障。至于是真是假……”

说到这里,叶修突然觉得艰难,吐了口气才能继续下去:“真假你们自己看吧……前辈我也没资格管的。”

江波涛突然觉得心脏猛地疼了一下,胸口跟着酸酸涨涨的。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些哨兵会忍受不了继而杀掉让自己中魔法的向导了。当你的言行举止都与过去大相径庭,控制自己都变成一件困难的事,那种未知的恐慌会把人逼疯的。

仿佛看懂他在想什么,叶修笑了:“没事。我比他们更懂顺其自然。”

“前辈……”

“行了差不多了,先去吃饭吧。”

江波涛没动,他脑袋里乱糟糟的,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那个约定呢?”

“什么?”

“前辈说的,让我陪你三个月。”江波涛一口气说完,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他凝视着叶修漆黑的眼睛,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算了。”结果叶修慢慢说,“那个就当我随口胡说,不作数了。”

 

 

离开的时候阳光正暖,叶修送他们到小镇口,不肯再多走一步。

江波涛攥着缰绳盯着前方,觉得始终有一道视线黏在自己身上。他有点莫名其妙的失望,又或者是失落,混杂着令人纠结。直到走了快有两里,才渐渐松懈下来,留下更加隐秘难言的痛苦。

为了转移注意力,江波涛抬头想和好友搭话,却看见周泽楷策马而立,与吕泊远一起望着身后小镇的方向。

“怎么了?”

周泽楷皱紧眉头,带着不解说:“前辈不好。”

“什么……?”江波涛没听懂。

“叶神的状态很差。我们去年见他的时候,他要比现在强得多。”吕泊远感叹着,“果然是年纪到了吗……”

江波涛突然心里一颤,也跟着望去——

然而除了灰白的地平线,他什么都看不见。


--------------------------------------------------------------------

试着虐了虐叶修,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身为亲妈反而把自己虐到了【出息

最近好加加在群里投喂了好多好吃的小黄兔,我炸惹!我尖叫!我舔舔舔!^q^

评论(42)
热度(127)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