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09)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09

江波涛知道自己在做梦。

他站在冰封的圆形湖面上,冰层之下隐约可见层层叠叠火红的枫叶,四周环绕覆满厚厚积雪的冰霜森林,却奇怪地散发着干净温暖的气息。

 

来到轮回的第一天,江波涛晚间又开始发烧。莫名其妙的高热不知缘由,周泽楷和吕泊远想尽办法也无法奏效。难受得厉害时,江波涛半夜醒来在床褥上磨蹭身体自我慰藉,恍惚着就喊出叶修的名字。

从那天起,他就开始做梦了。

梦里,叶修总是站在不远处,专注地望着他。

起初他们只是互相看着,连续几天同样的梦境后,江波涛开始和他说话了。

尽管意识到这个梦境很古怪,但梦里叶修的容貌、声音、体温……甚至讲话的语气都与真实的叶修一模一样,令江波涛迷惑又安心,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渐渐地,他终于敢吐露出很多内心的隐秘。比如对过去的挣扎,对命运的疑惑,对未来的迷茫,还有对叶修的复杂情愫,以及内心的恐惧。江波涛总有讲不完的话给他听,可有时,他们也会亲吻、抚摸、拥抱……当欲望无法克制,江波涛就会从梦境中醒来,然后发现自己身下一片潮湿。

他坐在黑暗里喘息,感谢这冰冷的现实,能够时时刻刻提醒他梦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反正都是梦,江波涛无所畏惧,在现实中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这里都可以。因为此处的叶修仅仅属于他,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再次来到这个梦里,江波涛环顾四周寻找叶修,却没看见他的身影。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进入森林寻找时,突然被人从身后拥入怀中。

一个温热的脑袋搁在他肩膀上,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问:“小江在等我啊?”

江波涛轻车熟路地靠进叶修怀里,偏过头与他侧脸相贴,满足地蹭了蹭,然后慢悠悠地回答:“是呀前辈,我想你了。”

梦里的叶修笑着,给了他一个浅浅的吻。

他们依偎着坐在冰面上,江波涛拽着叶修的手随意玩他修长匀称的手指,听叶修在他耳边喁喁私语。哨兵的话他都爱听,因为这里的叶修所言是现实中绝不会有的甜言蜜语,江波涛沉溺着,不愿深究梦境反映出的自己内心的秘密。相反,他纵容自己,反复求证。

“前辈,你会伤害我吗?”

“这都问过多少遍了啊小江?”梦里的叶修回答,“不会。”

“那前辈想要我吗?”

“想。”叶修说着,俯身吻了下来。江波涛搂住他的脖子,毫无扭捏地加深了这个吻。在梦里,他可以毫无顾忌,放弃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对叶修念念不忘,只是凭借着心意和本能,去纠缠、对话、亲吻和索取。

肺里空气干涸的感觉也如此真实,江波涛放开他,喘着气,犹豫地问出一直没敢出口的问题:“前辈你对我……这样到底算什么?”

叶修手指抚摸到他的脖颈,脉搏一下下剧烈地跳动着,让江波涛想起曾经在森林中奔逃,不经意间回头对上枝叶掩映后那双锐利又慵懒的眼睛的时刻。

而现在,他的眼神里蕴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江波涛看进深处,不想从梦境中醒来。

 

 

烟雾渐渐消散,戴着兜帽的高大男人才将手从口鼻间拿开,一脸无奈:“你真是不要命。”

“要不要命,可不是咱们自己说了算啊。”叶修收起烟斗,摊手。

男人摇摇头,在他对面坐下。

兴欣酒馆的地下暗室,正是谈隐秘的好地方。

“你确定要开始了?”男人问。

“嗯,现在正是好机会。”

“是机会好,还是怕自己没时间了?”

“你知道还问我?”叶修语气半真半假,满不在乎。

“想让我帮你向嘉世报仇吗?”男人冷笑。

“报仇?”叶修笑,“我只是想赢而已。”

“说得好,其实我也是。”男人说。

“一起吧!”叶修说完,推给男人一个酒杯。

对方闻也知道里面是水,干脆地喝了,转了话题:“你最近到底怎么了?状态糟糕不少。”

叶修苦笑一下,把最近的事情讲了讲,最后说:“其实我正想问你。你当初,和我一样吗?”

男人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半天才皱眉说:“很像。”

“具体说说。”叶修催促。

叹了口气,男人开始叙述:“你知道我从小不缺女人,家里也找了很多向导,男女都有,可我根本不想碰,直到有一天外出游历遇见他。

当时情形太乱,那种感觉又太奇怪,我想都没想就把他给绑回去了。后来各种鸡飞狗跳地折腾,他性格可没你遇见的那个江波涛温和,我头疼得不行,干脆骗他说我喜欢他。

过了很久他才信,跑来问我:‘喂……你真喜欢我啊?’

你不知道他当时那个表情,那时候我看着他,心里想真是值了,就算是骗,我也得认真骗他。”

“然后就一直骗到现在?”

“是。”

“可我听说,你和他分开了。”

“很快就不会了。”

叶修敲着桌子,问:“那你现在怎么想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我不会再放他走。”男人斩钉截铁地说,“他是我的。”

显然,叶修对这个男人和他提到的向导都有一定了解,他没再追问,皱眉沉思半晌,抬起头来严肃地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送走了男人,叶修到院子里透气。冬季夜晚冷冽的空气刺痛了他的皮肤,好在没了白日的喧嚣,让他舒服不少。

男人最后的回答在他脑海里盘旋,令他既迷惑又心惊,思索半天有了个猜测,渐渐又走神到别的地方,想起远在轮回的那个小向导来。

不知道他在轮回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欺负,能不能安身立命……

叶修摇了摇头把这时不时就冒出来的担忧念头甩出脑海,正要回房间,迎面看见包荣兴走来,喜气洋洋地拿着个纸包。

“包子,哪来的吃食啊?”叶修随口问。

“对面铺子给的!”包荣兴咬着糖饼回答,“他那儿来了个姑娘,老板高兴,就给我了。”

他说话一向乱七八糟的,叶修也习惯了,猜了问:“是那个卖花的姑娘?”

“哎老大你怎么知道?就是她。对门老板傻呵呵地瞅着她就跟老大你看那个江波涛似的!”

“咳!”叶修一不留神差点呛到,喉咙里火辣辣地,半天才能继续说话,“人家那是看上了姑娘想娶媳妇,和我不一样。”

“哦,这样啊。”包荣兴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明白了,啃了几口饼又说,“那老大你也娶他,不就一样了。”

叶修深深地无语了,教育道:“我是哨兵,小江是向导,我不能娶他。而且男人只能娶女人,知道不?”

包荣兴感慨:“这么麻烦,哨兵和向导,男人和女人什么的……”

他嘟囔着塞给叶修几个饼,大步就跑开了。

叶修攥着饼,脑袋里却忽然飘过什么,总觉得刚刚的对话哪里不对劲,特别是包子最后那句话。可他想来想去,始终抓不住那股感觉,只好先回了房间准备休息。

 

除了暗中进行的计划,这些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几乎兴欣所有人都以为他送走了江波涛之后便一切安好了。

叶修躺在床上,感受着那股莫名的热度慢慢从脊椎攀升。最开始的几天他还担心过如何处理,可睡了几天之后他发现,每次从梦中醒来,这股热度便会自然而然地消散,身体状况也能好上些许。

那是个有着江波涛存在的梦境。

他幻想出的小江,就宛若内心深处他想看到的模样,会笑着赖在他身上怀里,没有畏惧和戒备,反而愿意倾诉衷肠,依赖自己,也担忧自己。

每天,叶修都在期待着这样的美梦。可今天又稍稍有些不同,他怀揣着猜测,渐渐进入梦境。

再睁开眼,面前已经是熟悉的湖面与森林,还有江波涛四下环顾的背影。

他轻轻走上前,顺应心意张开手臂将人牢牢搂进怀里,继而把下巴搁到他肩膀上,问:“小江在等我啊?”

怀里的小向导偏头蹭了蹭,语气轻软,带着他自己不曾察觉的撒娇意味说:

“是呀前辈,我想你了。”

 

-----------------------------------------------------------------

科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啊!【邓布利多摇头.gif

看看你们,精神图景要哭了好吗!

顺便,因为大家基本处于未来在看过去的状态(已经熟悉哨向设定),可能不太容易看出为什么叶修觉得包子的话怪怪的,因此改个词权当辅助阅读:

包荣兴感慨:“这么麻烦,黑种人和黄种人,男人和女人什么的……”

包荣兴感慨:“这么麻烦,狐狸和企鹅,男人和女人什么的……”

更多就不解释啦W


评论(28)
热度(110)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