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10)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 狗血与雷出没请小心

  • 又被屏蔽了一次嘤嘤嘤


10

轮回并没有江波涛预想中那么完美。

哨兵、向导和普通人和平共处到底还是个奢望。与其他城邦相比,轮回只在两点不同。一是设立了专门的哨兵向导生活区,二是明令禁止狩猎向导。

如果只看表面,江波涛会觉得很不错。但实际上,这只是贵族权力拉锯战的结果。周泽楷所属的新派系与张益玮为首的旧势力纷争不断,暂时还没有一个结果。上层如此,下层的混乱可想而知。向导虽然能够生活,可没有靠山的,能力太弱的,最终的命运与被狩猎也相差无几。

江波涛站在城墙上,落日的余晖将行人的影子拉成朦胧的一条。远处的喧嚣不断,他内心的愤怒也久久不能平息。

就在刚刚,他被传唤至一位贵族的议事厅,那人用几乎算是命令的口气要求他与周泽楷和吕泊远同寝同住,为他们稳定状态,以保证哨兵的战斗力得以保全。

江波涛当时整个人都懵了。

来到轮回这段时间,他确实被两个好友庇护着,也知道他们为了自己承担了很多风险和压力。江波涛自觉不能给他们添麻烦,遇到一些事情,能忍的都忍了下来。

但是这次,他不知道该怎么忍。

江波涛深呼吸几下,胸口的郁闷稍稍减轻了些。愤怒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对未来的迷茫。即便是贺武沦陷时,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反而是现在,内心混乱得厉害。

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呢?

白天,无所事事衣食无忧;夜晚,在梦里和那个人想见。每一天都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都很空虚。连为什么会一直不断地梦见那个人都不愿去想,强迫自己将梦境和现实割裂开来,却依旧感到日复一日的焦躁。

江波涛咬着牙,手指用力,仿佛想扎进城墙的岩石里。

 

“小江!”

江波涛闻声回头,正好看见吕泊远大步跑来。

他神情满是气愤懊恼,没等江波涛开口,便一口气说道:“你别理那个老混账!队长现在正在抗议呢!那些鬼话你就当没听见!最近局势太紧张了,那些废物净想些有的没的……”

平时吕泊远绝不是个话唠的人,此时似乎被气得狠了,喋喋不休地咒骂着。

江波涛几次想插嘴都没成功,对方似乎很怕他生气,翻来覆去地解释道歉,又不敢像平时那样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直到周泽楷也来了,吕泊远才停下喘了口气。

“对不起。”周泽楷垂着脑袋,一脸懊悔。

被他们这么先后一折腾,江波涛的火气已经丁点不剩。本来就不是他们的错,他也不是不明是非的人。劝慰了一会儿,江波涛问:“你们最近看起来确实很累……出什么事了?”

周泽楷闻言,扭头看向了西方:“嘉世内乱。”

“内乱?”江波涛突然起了很不好的预感。

“是前天晚上传来的消息,叶神打着兴欣的旗号说要推翻嘉世,已经七八天了……”

江波涛瞪大眼睛,猛地退了一步。

“怎么会突然……?”

周泽楷和吕泊远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能说话的那个开口解释道:“其实之前他就透过口风,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早动手,可能与他的身体状况有关系吧。轮回这边难免受到影响,最近旧党动作频频,今天这事可不就是……”

吕泊远还在说些什么,江波涛忽然听不到了。他的脑海里回声一般地反反复复着“他的身体状况”几个字。

心跳突然变得急促,剧烈的跳动似乎夺走了空气一般令他窒息。存在于意识里的枝子们不安分地骚动起来,搅弄得江波涛头疼。隐约朦胧之中,似乎有什么一直被他刻意压抑的东西在蠢蠢欲动,迫切地想要挣脱出来,彰显自己的存在。

仅仅一个瞬间,江波涛浑身被冷汗浸透,脸色苍白得如同失血过多。

两个哨兵都吓坏了,连忙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他。但是江波涛使劲摇摇头,写满焦虑的脸上还充斥着陌生的痛苦之色。

“小周……”江波涛看向他问,“上次你说前辈不好,到底有多不好?”

周泽楷心里疑窦顿生。

叶修明显是被“魔法”影响,这做不得假,但江波涛的态度就非常奇怪了。他想起曾经见过的被所谓魔法困扰的哨兵和向导,那些人的状况相同又不同,但有一点非常令人诧异,那就是几乎所有的向导——除非是被杀掉——都是先屈服的那方。那之后,或者成为禁脔,或者奴仆,还有一些少见的,成为类似妻妾的存在。

周泽楷被心里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最终担忧占了上风。就算对方是那个叶修前辈,他也不想自己的好友过上那种日子。于是他回答说:“不如从前。”

只是不如从前而已,并不是多么严重。

江波涛理解了周泽楷的意思,他眨了眨眼,缓缓地从刚刚那种奇怪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之后怎么安抚担心的好友,又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江波涛记不太清了。他现在满心都是那个人,分别时茕茕孑立站在镇口的身影也好,梦里与他缠绵的温柔也好,两者渐渐重叠在一起,令他再也无法分辨。

江波涛觉得胸口很疼,他不承认也没用,如今的他在思念一个男人,一个身为哨兵的男人。

第一天,安然无事。第二天,一切如常。第三天、第四天……

正当周泽楷和吕泊远放下心来的第五天,他们却突然发现好友失踪了。

江波涛趁着黑夜,独自一人离开了轮回。

 

 

嘉世东部的森林里,月光正好。

将千机伞上的血水擦净,叶修把武器搁在石块旁边,慢慢将身上脏污的衣服褪了个干净。

还不到汇合的时间,附近的威胁也已经打理完毕,又恰好发现了这处野外温泉,这个夜晚他难得可以休息一下。

叶修泡进池水里,舒展了身体。连日的战斗和指挥令他疲惫不堪,特别是将那个后辈送走之后,他的神经时不时便感到焦灼。这在日益紧张的现在,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叹了口气,忽然幻听似的听见身后一道声音。

“前辈。”

叶修不动,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声音令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泡着澡睡着了,于是只淡淡地应了句:“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看看前辈。”
“……”
“前辈你还好吗?”那个声音问。
“挺好。我躺在这儿,连五里之外雪耗子的叫声都听得到。”
“但是前辈却没有注意到我过来。”
叶修没有否认,也没再搭话。当他以为这个梦中幻影已经消失了的时候,又听见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

然后,他看见池水泛起涟漪,那个梦里才能见到的向导裸着身体,走到他面前。


叶修看着面前的人,觉得奇怪。

今天的梦境没有冰封的湖面啊,为什么那里的江波涛也来了?

他打量了一下向导的神情,用一贯懒洋洋又随性的口吻问:“这是干嘛?投怀送抱啊?”

江波涛抖了一下,又上前一步,一条手臂抬起碰到他的肩膀。

“前辈,你需要药。”
叶修双手突然按到他腰上,阻止他再靠近,江波涛浑身颤抖,但还是倾身凑上去吻他,边吻边说:“我来做你的药。”
叶修盯着他,而江波涛坚定地回视。心底腾地燃起不知来源的烈火,这次他看的清楚,火种就是面前这个人。

叶修沉默许久,然后,爆发。


戳我看一小段屏蔽肉渣哭记得点proceed


疼吗?当然。可江波涛毫不在意。
他心底有个大洞,本来以为想要的就是被叶修填满。但是不够,哪怕叶修专注地满足他,他心底那个洞还是深不见底,甚至更加痛苦黑暗了。
所以他继续,他知道叶修不会拒绝的。

叶修需要活下去,他对苏沐橙的爱那么明显,为了她他也会想方设法活下去。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也就不会有他们一开始的相遇。
但是相处了这些时间,江波涛明白,对于叶修来说,那些事无疑越过了他的底线,道德感时刻折磨着他,逼他让步。让他再去狩猎一个向导?很难。远不如再次选择自己来的容易。
江波涛不知道叶修对他做了什么,他是个传说中的哨兵,如果懂什么秘术也不足为奇。而他毫无抵御的办法,所以他放弃了。
做他的药吧。他也不想看见叶修受到伤害,不管这种想法是叶修强加给他的还是别的什么,江波涛认了。

他很想要梦里的那个叶修。
对于叶修来说,苏沐橙是他最珍惜的人,乔一帆和安文逸是他重视的向导,只有自己,从一开始被选择的目的就是不一样的,是计划被使用的。
他选择了自己,也许会觉得愧疚亏欠,但他不会为了自己觉得心疼。
是了。江波涛昏过去之前意识到,这就是他如此痛苦的原因——
叶修并不在乎他。


------------------------------------------------------------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江上待潮观 中的 文字 【叶江】双向狩猎(10)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

这么纯洁的我!!!这么纯洁的一个小文文!为什么!



评论(12)
热度(85)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