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双向狩猎(11)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不保证更新和完结

  • 神一样的更新速度有没有


11

今日没下雪,但夜晚的寒气也不容小觑。温泉旁有些地热,叶修又将自己的动物放了出来,为两人抵御寒冷。

他怀抱着江波涛,细致地为他上药,除了下体被过度使用的地方红肿出血,他身上还有些细碎的新伤口,想必是一路到此奔波所致。

幸亏他平平安安地穿越了危险地带,万一出什么事……

叶修心情复杂,不敢往下想了。一方面,再次见到江波涛他心底遏制不住的欣喜,另一方面,对他这种鲁莽行为也很气恼担忧。尤其是想到可能发生的最坏结果,叶修竟然觉得一阵恐慌。

这种感情已经很少出现在他身上了。年近而立,叶修自认无论是能力还是人格,自己都算得上稳定出色,而如今却被一个相识不久的向导弄成这样。

无奈地苦笑一下,叶修梳理起疑惑。

江波涛怎么会知道自己在哪里?这个温泉别说兴欣的人,就连叶修也是无意间碰到的。而且刚刚那场缠绵……叶修可不认为自己会是个无节制的冲动之人。

他无意中影响了自己吗……

叶修并未生气,只是讶异。与他交手过的向导不少,能够这么轻易影响到他的,也就只有面前这个人。

结合最近这些时日的推测,叶修心里越来越肯定了。与此同时,也越来越紧张。

“唉,你还是多睡会儿吧……”

他自言自语,余光瞥见一旁江波涛的赤狐耷拉着耳朵,无精打采地蹲在石头边上,爪子扒拉着地上的枯草土块。看见叶修瞅他,小狐狸细声细气地嗷呜一声,也不上来亲热,和他主人方才的表现大相径庭。

“小东西怎么了?”叶修揉了揉它的耳朵。

赤狐举起爪子抱住叶修的手腕,身体一翻留给他一个毛茸茸的背影,尾巴乱甩,一副你不给我肉吃的委屈模样。

拥有动物的叶修,自然懂得物似主人的道理。对于江波涛和赤狐表现出的反差,他心底自有一番计较。此刻,倒是小丘般大小的白狐君莫笑先动了。它本就窝成一团将主人和江波涛圈在圆心里,这会儿大尾巴一扫,把小赤狐也包裹住了。陷在蓬松毛毛里的小狐狸呆了一下,随即顺着叶修的手臂往上爬,最后趴到他胸口不动了。

叶修的怀抱被一人一狐占了个满满当当,无奈地叹了口气,默默等待江波涛苏醒。

 

 

江波涛睡得很好,温暖安恬,没有做梦。他一路劳累,见到叶修后又折腾了半天,本该昏睡很久。但他心里有事,身上又疼,于是在后半夜就已悠悠转醒。

朦朦胧胧中察觉自己没穿衣服,躺在不知是什么的柔软温暖物体上,身侧有规律的呼吸声。他睁开眼睛,正对上叶修的目光。

“小江。”叶修唤了一声。

江波涛眨眨眼,不知为何,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前辈……我该走了。”

话出口,才发现嗓音哑得厉害。

叶修被这么一句话弄得无言以对,见他这样又赶紧拿了个水袋,扶他坐起来喂他喝。两人略缓了缓,叶修等他清醒,江波涛则是被叶修的沉默闹得心慌。

他思索一番措辞,又说:“我是偷跑出来的,他们会担心。今天之后前辈应该能稳定一段时间,等过一阵子,我再来……”

“再来?”叶修突然打断他说,“再来气死哥吗?”

他猛地扣住江波涛肩膀把他推倒。

江波涛一惊,下意识准备承受磕到脑袋的疼痛,结果却倒进一片细白绵软里。

白色大狐狸的尾巴正好把他接住,狐狸扭过头,撇着耳朵,眼睛湿润润的,看起来很疼,却忍着泪水低下头舔了舔他的手臂。

江波涛愣住了。

叶修趁机俯下身,将他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下,认真地说:“动物不会撒谎。君莫笑不想让你受伤,我也一样。你看,你在我身边绝对安全。所以小江,你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

江波涛心乱如麻不知如何回答,但突然,他想起叶修曾经问过他的一句话。他抿抿嘴唇,期期艾艾地说道:“前辈,我愿意做你的人。”

“……”没料到他这么直白,叶修准备好的说辞卡在嘴边没用上,兜兜转转,最后沉沉地问他:“你想好了?”

“想好了。”

“那好,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叶修手掌摸上他的脸颊,说,“你之前的打算我不管,但是以后不许再想着别的哨兵。”

“好。”

“要听前辈的话。”

江波涛忍下胸腔里翻腾的酸涩,回答着:“嗯。”

叶修叹息:“你还真的甘心啊?”

江波涛不语,片刻后突然伸出手臂环住叶修的肩膀,整个人埋进他的怀里。叶修忽然觉得很痛苦,这莫名出现的情绪不该属于他。那么……就只可能是江波涛的。

叶修干脆就势抱紧他,拽着小狐狸搁到两人腰间,又将毯子掖了下,弄出一个暖和舒适的被窝来。

“既然跟了我,那就听我讲点东西吧。”

“好。”江波涛埋着头闷闷应了一声。

叶修不急着开解他,慢慢地说了起来。

“我家在北方,有个弟弟和我是一母双生,但他是个向导。家里没把我们俩当异类,却也只能严密保护在深宅大院里。父母拒绝贵族的所谓联姻,不想把他交出去。那小子大概是觉得拖累家里想不通,一冲动就要离家出走。

就他那点本事,离家出走?幸好被哥给截了,于是我就出来闯荡了。慢慢的认识了很多人,交了不少朋友,后来一起搞了地下联盟,想多少做点事情。再之后……我最好的朋友去世了,留下一个小丫头。我把那姑娘当自己亲妹妹养,一直保护在身边。”

从听到叶修弟弟是个向导,江波涛就惊讶地抬起头来。这时叶修扭头看他,继续把话说完。

“所以,沐橙不是我的妻子,我也没打算把你当猎物。你愿意,我就把你当妻子,你不愿意,我就当自己多了个弟弟。”

“可是……”江波涛犹豫地说,“我不是女人,没办法做你妻子。”

“我也很奇怪,遇见你之前,我可没想到自己会看上男人。”叶修笑着说,“你可能以为我疯了……但是我觉得,也许这都是注定的。”


“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哨兵和向导真的是异类,是邪恶的被诅咒的人。那为什么普通人也能够生出哨兵向导?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也可能是普通人?

百余年前,孩子一出生就能看出是不是哨兵或者向导。但是现在,要到十多岁才会出现征兆。这一切像是异类种族吗?你难道不觉得,这更像是——”

“天赋?”江波涛接口,神情略带迟疑。
“没错。”叶修肯定地回应道,还顺带吻了吻他的嘴角,闹得江波涛毫无防备的脸红了,而叶修却没事人一样继续说,“如果把这些看作是天赋,那很多事情就简单多了。正如我们把自身视作异端,在另一方面,我们却又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了。因为普通人都是男女婚配,于是我们也在自以为的种族内部选择伴侣,故步自封。
但是……如果哨兵和向导不仅仅是天赋异能,也是一种类似男女的存在呢?

小江,你想没想过,哨兵和向导之间这么多奇怪的联系和感应,还有那诡异的‘魔法’……如果这一切其实意味着,哨兵天生就是应该和向导在一起的呢?”

“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会被你种下魔法,为什么我……”叶修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轻声说道,“为什么我会喜欢你。”

 

这一瞬间,江波涛突然觉得恍惚。他来不及思考叶修这些前所未闻的猜测正确与否,意识深处沉眠的分枝们纷纷不受控制的苏醒,像春天新生的柳芽般,迅速抽条,温柔而紧密地将叶修缠绕。

“你对我用魔法了吗?”叶修没有理会那些洁白的枝子,继续问着。

江波涛看着他,缓缓摇头。

“那么,巫术?”

“没有。”

“魅惑的药剂呢?”

“没有……”

“都没有的话……”叶修温柔地问,“那小江,你是在等我吗?”

话音一落,江波涛顿觉背脊淌过一股热流,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的脸,想从上面看出点什么来。可是左看右看,这张下巴长了些胡茬的脸,绝不是不久前梦里的那张。

“别挣扎了。”叶修忽然笑了,“不说想我吗?”

江波涛瞪大眼睛,猛地看见冰封许久的湖面开始解冻,水波荡漾着卷起火红色的枫叶,层层叠叠绚丽得不可逼视。落满积雪的森林滴落水珠,静谧的叮咚声响彻耳畔。

叶修站在他面前,脚下是一圈圈的涟漪。

“这不是梦。”他伸出手,低沉的声音如此说道,“你看到的我,就是梦里的那个人。”

“前辈……?”江波涛伸出手,攥住叶修的手心。

梦境突然碎了,他们再次躺在白狐狸柔软的毛皮上,头顶依旧是夜空,周遭仍然是那片森林。可是他们的手,却已经握在了一起。

江波涛手指下是叶修手掌结实的筋骨皮肉,他的心渐渐急如擂鼓,枝子们在叶修身上游移,慢慢汇聚到心脏位置流连。

“前辈,也许这些都是假的。”江波涛说。

“也许。”叶修说,“可不试试怎么知道?”

“嗯。”江波涛终于露出了笑容,他慢慢地贴近叶修,最终与他双唇相贴。

“前辈,我们试试看。”

“好。”

 

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都没关系了。

江波涛想要的东西,已经被分枝清晰地缠绕住,再也不会放开。


--------------------------------------------------------------------

紧赶慢赶,困如狗。没有检查,希望不会太奇怪……

深刻感到自己文力渣的地方,sad

下一章完结W


评论(40)
热度(121)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