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成精考试

写在前面:

  • 傻白雷

  • 小短打

  • 不走心的OOC

  • 要把上面三句当真啊

 

 

众所周知,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然而妖怪们都懂,这只是为了安抚人类,让他们少搞封建迷信活动。真要都不能成精,还怎么活啦?别的不说,妖怪不化形,一个个都长成小山那么大,还能不能节约宝贵的森林资源了!

于是大家一折腾,和人类政府谈了谈,搞了个合法成精考试。

涂山氏部落的小狐狸江波涛,就栽在这个考试上。

说起来也是很虐的,江波涛在化形、语言、着装……等等项目中都名列前茅,这要是搁在隔壁黄鼠狼部,早就通过了。

然而,江波涛外貌天赋不高,狐狸部特色传统科目“迷人”这一项考评始终过不去。

说白了,就是长得一般,不够魅惑。

“唉……还是小周你厉害呀。”江波涛垂着耳朵,郁郁寡欢地说。

拥有涂山氏纯正血统的白狐周泽楷默默拿尾巴顺了顺江波涛的背毛,以示安慰。

这届成绩最好的是周泽楷,虽然他连人话都不爱说,但是人家长得好啊!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啥都不干都有一大群人类被迷得晕头转向送这送那。

这个残酷的看脸的世界。

 

江波涛还是很想合法成精的,这样才能光明正大跑人间玩耍。

他认真研读了一下考试规则,决定选择另一个方法。既然科目是“迷人”,那就去迷倒一个人,自然就过关了!

于是江波涛兴冲冲地跑去找道士了!

咦为什么是道士?

狐狸精不就是得勾搭道士或者书生吗?如今的书生都太小了不能下手,只好选道士了嘛!

 

可惜现在正经的道观也很少了,江波涛跑了很久,才在深山里找到个合适的颇有古韵的道观。

他原形扒着窗台一看,屋里坐着好几个道士。

一个个看过去,嗯这个年纪太大、这个太小、这个仙风道骨的不好亵渎……扫了一圈,最后看到墙角的时候,江波涛眼睛顿时一亮。

那里倚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男人,道服松松垮垮的,正叼着烟叶玩石子。

别的道士都在打坐冥想,只有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道士!

就是他了!

小狐狸跃跃欲试。

 

第一天,江波涛变成一个迷路的美貌少女混进了道观。

第二天,江波涛努力和不正经道士拉关系,他口才甚好,不一会儿就知道了道士名叫叶修。

第三天,江波涛继续努力刷叶修的好感,顺便争取换到了叶修隔壁的房间。

第四天,江波涛开始给叶修的梦做手脚,让他梦见对自己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第五天、第六天……

直到第十五天,谨慎的江波涛才觉得时机成熟,可以开始行动了!

 

他先是建了个幻境结界,好让等会儿叶修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然后再摇身一变,裹着一条轻纱就钻进了叶修房间。

他如今外在是个美艳少女,身段玲珑,眸含春水,一条绯红轻纱半遮半掩,怎么看怎么勾人。这要是搁在古代,几百个男人也能勾走魂,但听说如今时代开放了,江波涛不求能怎样,只要叶修能被迷上片刻,把考试给过了就行。

谁知,江波涛进去一看,叶修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前几天不都睡得挺晚吗?

不过也好,这样等下他更会觉得是梦,不会过多怀疑。

 

江波涛爬上床,狠狠心趴到叶修身上,一边往他耳朵里吹气一边喊他。过不了一会儿叶修就迷迷糊糊地醒了,看见身上的少女他毫不惊讶,反而一翻身坐起来就把人抱进了怀里。

江波涛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好评,再接再厉,一边扭着腰用软绵绵的胸蹭着他一边软糯地小声喊:“叶道长……”

“嗯?小妹子你怎么了?”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怀里的少女。

江波涛咬紧牙关,告诉自己忍住忍住,然后继续假装娇俏地说:“好哥哥,人家衣衫单薄,你给人家暖暖身子好不好……”

话音一落,江波涛自己先在内心里打了个寒颤。

太可怕了!!!脸皮厚真的不是自己的专长啊!这要是让小周泊远杜明他们知道了,非得笑话自己几百年不可!

他都快绷不住了,赶紧故作娇羞地把头埋进叶修怀里。

幸好该说的都说了,叶修但凡是个男人,总会忍不住干点啥吧?反正现在他以为是在做梦,什么伦理道德都可以不管嘛。

 

果然,江波涛感觉到搂在自己背后的那双手一点点向下滑去。

这会儿他有点紧张了,等下得把握好分寸,不能让自己吃亏,还得想办法让这人夸自己一句,这样才能当做证据给考官交上去。

正在江波涛东想西想的时候,叶修的手已经滑落到了尾椎处,然后他忽然抬手,向着那里轻轻一拍。

“嗷?!”江波涛眼前一花,再清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变回了原形!

“呵呵,一只小妖精还敢算计我。”叶修懒洋洋地倚在床上,顺手往还在愣神的江波涛尾巴股间一摸,笑了,“还是只公狐狸。”

江波涛这才清醒过来自己被骗了,赶紧就想跳床逃跑。然而不知叶修何时弄的手段,整张床自成一界,他撞在空气上又滚了回来。

“别怕,哥不收你。”叶修把他拎回来按在胸前,任由他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地折腾,自顾自地说,“我问你,你多大了?”

江波涛不动了,默默回答:“……二百八十岁。”

“狐狸三百成年,你还是个幼崽,瞎胡闹什么呢这是?”

小狐狸耷拉着尾巴,恹恹地说:“这不是要考试才能成精……”

叶修诧异地看了看,怀里是只火红的赤狐,不仔细看与普通的狐狸也差别不大,稍微想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就算是考试,你勾搭我干什么,不是该勾搭妹子吗?”

“姑娘家清白要紧,怎能轻易玷污!”江波涛突然义正言辞地说道,“我可是只良家狐狸,不做那种缺德事。”

这都啥时代的思想啊?叶修忍着笑,假装严肃:“此言差矣。”

“嗯?”

“姑娘家要紧,男人也要紧,你不也污了我的清白?”

江波涛一呆。

人间规矩是又变了么? 

他上次跟着长辈去人间还是一百年前,但是人类寿命短,人间规矩变化快倒是知道的。

难怪这道士不放自己离开。

江波涛自认是只好狐狸,于是说:“那……那我会对你负责的。”

“咳……!”

叶修差点就要笑出声了,赶紧忍住,顺手又是一拍,江波涛嘭地一声又变回了人形。可这次就不是那个变化出来的少女模样了,而是他自己本来的化形。

叶修看着眼前少年大概有十七八岁,眉目清秀,灵动有余而魅惑不足,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他考试过不去了。

 

江波涛皱起眉头,小幅度晃着尾巴,叹气:“是了,我连成精都不行,你自然不愿意跟我……”

这都哪儿跟哪儿?叶修哭笑不得,想不到这只幼崽还挺可爱。

叶修本来是想逗逗他,这会儿倒是多少有点动心了。

“小狐狸,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江波涛,叶道长你……”

叶修没等他说完,手臂一个使劲把人箍进了怀里。

江波涛吓了一跳,眼前就是叶修放大的脸,心里紧张得砰砰直跳。

“小江,你很想成精啊?”

“是呀……”江波涛有点小期待地盯着他。

“那好。”叶修说,“等你成年了,倒也不是不能助你过关。”

江波涛本来想说叶道长你夸我一句迷人呗!结果听到这句话,还没反应过来其中含义,就忽地感觉嘴唇上温温热热。

叶修亲他了。

还咬了几下,有点疼。

咦,为什么舌头也进来了……

江波涛迷迷糊糊地想:这样应该也算合格了吧?

  

End.


------------------------------------------------------------------

放飞自我突发小短打

其中那几句话写得我也是要跪了,不能我一个人死【喂

道观自然是兴欣道观

叶道长打得好主意,等小江成年了,可以再红纱绕身一次嘛~


----------下面是例行(咦)广告---------- 

最近主催的本子:

球球的叶江《重生姿势不太对》:通贩戳我喵

详细信息及实物图:戳戳天窗喵

阿青的叶攻《我与太太》:通贩还是戳我喵

详细信息及实物图:还是戳戳天窗喵

顺便魔都CP会放一些,代理海援队,摊位号:O08-10

感谢支持=3=


评论(22)
热度(174)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