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奇迹之日

写在前面:

  • 迟到的江江生贺

  • 大体原作向


11.11  23:11

今天是江波涛的二十四岁生日。

按照惯例,轮回战队为他举行了生日会,一群年轻人嗨皮到很晚,才把抱着大把礼物的江波涛送还给叶修。

临睡前,喝了果酒而微微有些醉意的江波涛趴在叶修身上,懒洋洋地撒娇:“前辈,让我睡了你呀。”

“睡,随便睡。”叶修哄着他,顺手捏了捏柔韧的腰。

江波涛闭上眼睛:“累了,明天再睡。”

叶修低笑几声,把他从身上弄下来抱进怀里,问:“生日没忘了许愿吧?”

“没有呀……”

“许的什么?”叶修逗他。

江波涛是真困了,往叶修怀里钻了钻,小声回答:“想让前辈陪我过所有的生日……”

“小江,这也太简单了吧。”理解到愿望的含义,叶修有点感动,他亲了亲江波涛的发顶,轻声说,“一定会实现的。”

江波涛无声地笑笑,安心陷入了梦乡。

 

11.12  09:37

半梦半醒间,叶修就感觉哪里不对。

怀里怎么软软的……?啊,小江又睡过头了吧……记得轮回给过半天假,倒是不要紧……不过怎么还是怪怪的……?

江波涛的皮肤虽然比一般男人好些,但肌肉还是有的,摸着柔韧光滑又结实。可如今这手感……

叶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差点没被眼前所见吓死。

臂弯里哪里还是自家小年轻,根本就是个小孩子!

这一惊非同小可,直接把叶修给弄懵了,愣了半天才想到这么抱着人家不太好,赶紧给放开躲远了。

叶修先掐了自己一把,发现不是做梦,又在屋里转了一圈,没找到江波涛,这才回去仔细打量起莫名出现的小男孩。

啧,看着有八九岁?怎么长得还有点眼熟?话说他到底怎么进的屋子,小江又哪儿去了?该不会是小江搞的恶作剧吧……

正在叶修挣扎于自家后辈人品不至如此的时候,小男孩醒了。

他一边坐起一边揉眼睛,带着倦意的稚嫩嗓音说道:“前辈,几点了?你怎么不喊我……”

然后两人一起愣了。

叶修眼瞅着男孩呆呆地拽了拽松松垮垮的睡衣——江波涛昨晚穿的那件——露出小半个肩膀,紧跟着摸了摸自己的脸,滑落的袖口正好露出手腕上串着金珠的红绳。

那是叶修年初送给江波涛的本命年转运珠,他从不摘下来。

 

11.12  09:59

一阵兵荒马乱后,叶修终于确定了这个小男孩就是江波涛,同时也确定了自己真的没有做梦,更没有疯。

但他觉得自己再也不相信唯物主义了!世界观都塌了!

虽然内心很崩溃,但这会儿叶修来不及纠结,还有比他更无助的呢。

小江波涛抓着他衣角,感觉快要哭出来了:“前辈,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办……”

平时再怎么稳重,遇到这种超自然事件也会害怕的。

其实叶修也怕,这情况明显不是普通人能解决的,但事到如今,自己是江波涛唯一的依靠了。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把缩在被窝里的小江波涛揽进怀里,一下下地抚摸后背。

“小江别慌,会没事的。”感觉到怀里瘦小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叶修心疼不已,“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江波涛摇摇头。

叶修松了口气,继续安慰:“身体没事就好,其余的咱们慢慢想办法,你别怕,哥陪着你。”

熟悉的怀抱与气息令人安心,江波涛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抬起头,一张小脸看着特别委屈。

“前辈,可是明天的比赛……”

叶修没料到他还能想着这个,一时间竟有点哭笑不得:“学我啊,单独入场不让人看见,和轮回通个气就行。”

“好……”小小的江波涛认真地点了点头。

叶修看着他,竟然觉得有些可爱。

 

11.12  10:50

为了让江波涛分散注意力,叶修干脆以适应身体为借口,让他打荣耀做练习。而他仔细考虑之后,决定先让周泽楷帮小江请个假。

最初的恐慌过去,叶修镇定多了。他挂了电话,回去看江波涛的情况。

电脑桌前,挽着袖子的男孩正在艰难地操作着。手变小了,鼠标和键盘都不那么合适了。看见叶修过来,江波涛沮丧地扑过来抱在他腰上,叫了一声:“前辈……”

“前辈”这个称呼,叶修早已习以为常。但如今听着这稚嫩的童音,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低头一看,江波涛正仰着脸眼巴巴地看他。以叶修对他的了解,自然知道这是委屈了撒娇呢。

“怎么感觉跟养了个儿子似的?”叶修感慨着,一把将江波涛抱了起来。

嗯,这下更像了。

江波涛不太高兴:“前辈放我下来。”

叶修没听,抱着他走到冰箱前,问:“宝贝吃甜甜圈不?”

江波涛爱吃甜食,但平时怕他蛀牙,叶修都给他限量。没想到变成小孩子倒有了特别福利,江波涛在节操和美食之间挣扎几秒,毅然抛弃了节操。

“吃。”

 

11.12  11:12

叶修似乎真把他当成了儿子对待,投喂了甜甜圈,又塞给他软绵绵的抱枕,抱着他满屋子转悠,边走还边宽慰。

这么一折腾,江波涛倒真顾不上难受了。反抗无果,他干脆以毒攻毒,甜甜地喊了几声叶叔叔叶爸爸,喊得叶修差点没平地摔跤。

“下限呢小江?”

“被前辈吃了呀。”

“不喜欢被我抱着?”

“不想前辈把我当小孩子。”

“没把你当小孩子。”叶修认真说,“就是机会难得多疼疼你,不喜欢啊?”

江波涛抱着他脖子,把脸贴过去。

“说真的前辈,万一我变不回去可怎么办呀……”

叶修抱着他在床边坐下,慢慢说:“那就只好把你养大了。只不过到时候我都老了,小江大概就不会跟我了。”

江波涛脑补下这种情况,顿觉伤感,紧紧抱住叶修说:“我只要前辈。”

“你现在才八九岁啊,到十八岁我可就四十了……”叶修说着说着,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把江波涛拉开,仔细打量起这张脸。

比起早上那张圆润的小包子脸,眼前的江波涛脸颊更瘦些,眉目间也更像成年的他了。看着年龄根本不像八九岁,反而是个十一二岁的大孩子。

“小江,你……”叶修刹那间福至心灵,“你的愿望似乎成真了。”

 

11.12  11:32

“想让前辈陪我过所有的生日。”

这个愿望似乎就是目前奇妙情况的根源。

听完叶修的猜想,江波涛冥冥中感觉——没错,就是这个原因,好像有谁在脑海中告诉他似的。

“可是……这一点儿也不科学呀?”

叶修笑了:“也许是更高层次的科学呢?”

江波涛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好吧……所以,我是在慢慢长大?”

“大概是一小时一岁吧。”叶修看了看表,“这样到晚上正好回到二十四岁。”

闻言,十一岁的江波涛可算是露出点笑意来。叶修瞅着,忍不住在他肉乎乎的脸颊上捏了一把。

“前辈!”

“小时候这么可爱,不捏捏岂不是亏了。”叶修笑着说,“不过仔细想想啊,凌晨那会儿你可是个小宝宝,没看见真可惜,不过幸好没尿床……”

江波涛恼羞成怒,砸了他一脸企鹅抱枕。

 

11.12  12:11

无论如何,江波涛总算恢复了精神,好奇地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童年的记忆模糊不清,他正好重温一把。

叶修摆好了家常饭菜,又端出个巧克力甜甜圈,上面插了十二只细细的小蜡烛。

“要不要一小时过一次?”叶修笑吟吟地问他。

“不用这么麻烦。”江波涛攀着叶修的肩膀,往他脸上亲了一口,“前辈一直陪着我就好。”

叶修搂着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严肃地说:“小江,快点长大啊。”

“嗯?”

“现在被你亲了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该高兴前辈不是变态吗。”

“呵呵。”

 

11.12  12.57

马上就要十三岁的江波涛小朋友,突然心急火燎地翻出了相机,拉着叶修就是一通自拍。

“难得的机会,要留个纪念呀。”江波涛笑眯眯地说完,又遗憾起来,“可惜刚刚才想起来。”

叶修温柔地摸摸他脑袋。

 

11.12  13:26

江波涛开始长个子了,之前才到叶修胸口,现在猛地蹿到了肩膀的位置。不过,快速的拔高令他浑身都不舒服,恹恹地赖在沙发上。

叶修问:“要不然晒晒太阳?”

“好。”

于是叶修俯下身,手臂穿过腿弯,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被公主抱的江波涛丝毫不觉得羞耻,反而玩儿似地晃晃双腿,笑着说:“前辈,你说我这次会不会再长高一点?”

“突破一米八啊?”

“是啊。”

“也不错,我就有个模特媳妇了。”叶修把他放在阳光房的躺椅上,自己也翻身躺了上去,“不过你得想想怎么解释一天不见就高了好几厘米。”

江波涛把腿压到叶修身上,随意地说:“那就算啦。”

房间四周都是一盆盆绿植,冬日阳光透过玻璃,洒落温柔的暖意。直到这会儿,这混乱而不可思议的一天才渐渐有了实感。

叶修看看偎在自己身边的小后辈,胸中忽然涌上铺天盖地的柔软感情。他拉过江波涛的手,小小的不像是自己习惯攥住的那一双。

自家恋人也是这么一点点变成自己所爱模样的啊……

叶修无声笑了笑,陪他一起午睡。

 

11.12  15:33

一觉醒来,怀里的人已经彻底变成了少年。

江波涛的容貌属于清秀阳光耐看型,少年时这种特质就已经很明显,干干净净讨人喜欢。叶修稀罕半天,被他拉着又自拍了许多照片。

江波涛来回翻看半天,这才说:“前辈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就是十五岁时喜欢上你的。”

叶修一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一叶之秋。

“那时候荣耀在班里可火啦,好多你的脑残粉。”江波涛说,“可是前辈总也不露面,我就想哪天要是能见到你就好了。”

“见我做什么?”

“要签名呀!可以被全校羡慕呢。”江波涛狡黠地说,“不过现在有了照片,可以假装是那时候就遇到前辈了哦。”

叶修忍俊不禁。江波涛十五岁时,自己也才二十吧,还是刚刚拿了三连冠,正值意气风发的时期。他那时哪里会知道,在不知何处,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可爱粉丝,未来会与自己有如此的缘分。

而自己的十五岁,也同样是个重要的时期。离家出走,遇见沐秋沐橙,走上荣耀之路……

正是一切的起始。

 

11.12  16:07

十六岁的江波涛一米六七,操作键鼠已经没有大碍了。明天还有常规赛,他不敢懈怠,拉着叶修陪他练习。

只是这输的次数有点多啊……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歇歇吧,不差这一天。”叶修从背后把他圈进怀里,有点新鲜地看着他毛茸茸的发顶,满意道,“这个身高挺好。”

江波涛仰起头,郁闷地嘟囔:“我个子长得晚。”

“看来那会儿没少受打击啊?”

“篮球打不好,结果打游戏越来越专业了,高二就申请了青训营。”

“这不也挺好。”

“嗯……”江波涛忽然不自在地动了动,“前辈你松点……”

“啊?”叶修不明所以,结果却瞅见怀里的人耳尖发红,正微微呼着气。对江波涛无比熟悉的叶修,自然明白这是他动情了的结果。

叶修有点好笑地说:“抱抱就这样了?青春期的少年还真是……”

“前辈那会儿就没这样吗?”略感羞耻的江波涛决定把叶修拖下水。

果然叶修可疑地咳嗽几声。

“看来也是一样嘛!”江波涛尾巴摇起来了。

“不就是和朋友一起看看小黄片,你就没看过?”叶修低头贴到他耳边,带着浓重笑意说,“何况小江都自己演过了,嗯?”

于是江波涛脸也红了。

 

11.12  17:32

叶修深刻反思了一下自己调戏十六岁未成年小朋友的罪恶行径,被江波涛无情地驳回。

同时他迟钝地发现,江波涛的声音已经不是童音了,变成了略带沙哑的少年音。虽然不如未来的他清澈,却有种格外蛊惑的味道。

他按捺住内心的蠢蠢欲动,看了眼时间说:“该准备晚饭了,想吃什么?”

“想吃前辈。”江波涛温柔笑道。

叶修拍他一把:“吃火锅吧,弄调料去。”

“好——”江波涛答应着,翻架子去了。

然而等他切完一整根萝卜,却见江波涛可怜兮兮地顶着一脑袋胡椒粉回来了。

“忘记身高变了,一不留神……”

叶修边笑边把他丢进了浴室。

 

11.12  18:06

半个小时后,叶修正系着围裙洗菜,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了。他随口哄着:“洗完了?马上就能吃了,你先随便干点啥。”

于是江波涛听话地在他后颈上随便咬了一口。

“小江你……”叶修微微侧身,便撞见满眼春意。

江波涛发梢滴着水,水珠坠落,顺着白皙的皮肤一路滑入领口。他浑身只穿了一件黑色衬衫——叶修的——因为偏大而显得松垮空荡,勉强掩住了腰臀,却挡不住两条笔直的腿。

十八岁的江波涛刚过一米七,他踮着脚,整个人牢牢地贴在叶修身上,顺着他的动作便往怀里钻,像是一条渴水的鱼。

难得的,叶修感到了手足无措。

“光天化日逼人犯罪啊小江。”

“我刚刚成年了呀。”江波涛仰起头,嘴唇擦着他的下巴说:“前辈不想要吗?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哦?”

这番说辞直戳男人的劣根性,还真是令人心动。江波涛趁胜追击,戴着红绳金珠的手胡乱摸进叶修的衣服,在他背上肆意撩拨。叶修心猿意马,揽住他的腰将人推在料理柜上。

这时江波涛忽然说:“前辈,我十八岁时有个暗恋的人。”

叶修不明所以,边吻他脸颊边疑惑:“怎么?”

江波涛微微笑着继续说:“他是我同学,我好喜欢他啊,觉得又帅又厉害。平时就偷偷看他,给他带饭抄作业,悄悄自慰想的都是他——唔!”

叶修不满地掐了他腰一把,直把江波涛掐得软了身体。

“故意说别的男人是要做什么?”

“前辈吃醋呀?”江波涛还是笑着说,“没关系,他又不喜欢我,后来大概是猜到了,就再也不理我啦。”

“……是他没眼光。”

“那时候要是遇见的是前辈多好啊。”江波涛说,“那我就去勾引前辈,就是不知道前辈要不要我呢?”

“现在告诉你。”叶修低沉应着,吻在了他的颈项。

 

11.12  19:22

欲海难填。

叶修本想做过一回就带人去吃饭,却没料到这道滋味新鲜的前菜远比正餐诱人。他不知餍足地要过一次,那件衬衫已经不能要了。于是叶修随手摘了一旁的围裙套在江波涛身上,又从背后狠狠地喂他。

年轻鲜嫩的身体如同一团欲望的漩涡,无穷无尽地吸引着光芒。

拥有了十八岁的江波涛,就还想要十九岁的、二十岁的……

叶修觉得自己贪心得可以,得到机会,就想把江波涛完完全全地占有,彻底打上烙印。但是罪魁祸首,不还是怀里这只呻吟个不停的小狐狸吗?

他想着,将人更紧地压进被褥里。

 

11.12  20:03

洗澡的时候,江波涛一个劲地喊疼。叶修帮他揉了揉腰和腿,心虚地没吭声。

这下火锅也不太能吃了,还是炒个清淡点的菜吧……

江波涛靠在他怀里,眯着眼睛懒洋洋地装死。叶修看着他侧脸,忽然想到这就是第八赛季,突然装进了自己心里的那个江波涛。

“前辈,那边也揉揉……”

“这里?”

“再往下点……好啦。”江波涛满足地舒了口气。

叶修笑了笑,俯身给了他一个抚慰的吻。

 

11.12  23:59

二十到二十四这段时光,江波涛都是与叶修一同度过的。他们缩在被窝里,仿佛又把恋爱重新谈了一遍。

江波涛惦记着回到正常年龄,明明困得不行也还硬撑着。叶修熬夜有经验倒是还好,有一搭没一搭地陪他说话。

江波涛在现实与梦境之间来回穿梭,终于等到了整点的闹钟。他几乎是瞬间便安下心来,放任意识滑入安恬的黑暗。

怀里的恋人恢复了熟悉的模样,处于成熟与青涩之间,永远都是最好的年华。

叶修关了夜灯,搂着他沉沉睡去。

 

11.11  24:00

“生日快乐,小江。”

 

End.

 

--------------------------------------------------

之后的某一天,叶修和小江波涛的合影不小心被人看见了。

吃瓜群众:……代孕的儿子?!

叶修:……

吃瓜群众:不对啊年龄这么大了……江副的弟弟?私生子?

江波涛:……是PS啦……

评论(18)
热度(191)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