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魔术师

写在前面:

  •  @失忆症 姑娘的点文反馈

  • 点梗是:魔术师老叶和助手小江

 

01

叶修只在夜晚出现。

一身黑色大衣,手持长柄伞,十有八九叼着烟。明明是精英绅士般的装束,他却总显得那么慵懒。

江波涛帮他打好领结,紧跟着便被揽进怀里,鼻尖相贴,亲密又暧昧。

“今晚想看什么?”叶修问。

江波涛想了想说:“漂浮?”

“这不是你想看,而是想玩了吧。”叶修笑着说完,伞尖在虚空中一点,一簇火花由此炸开,变成两条闪光的赤色长线在空中交织飞舞,最终编织成一座光之浮桥。

楼下密密麻麻的人群早已随之沸腾,狂热地呼喊着叶修的名字。

而他搂着江波涛,稳稳地踏上虚空。

 

02

身为以全类型精通而著名的大魔术师,叶修每晚都会在这座城市里表演。这里有古今中外各类建筑,也有不同皮肤形形色色的人。

与许多魔术师一样,叶修也有个贴心的小助手。大到场地预定、道具布置,小到服装搭配、作息管理,江波涛都处理得完美无缺。

“如果再热情点就更好了。”叶修如此评价道。

而回应他的,是江波涛笑眯眯的表情,还有一个柔软绵长的吻。

不知何时起,他们就变成了这种关系。江波涛记忆影影绰绰,只隐约记得某天结束表演后,叶修坐在床沿问他累不累。他那时身体沉重,脑袋发热,像是生了重病,迷迷糊糊地就倒进了雇主的怀里。

第二天傍晚醒来,他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有耳边男人温暖的呼吸。发觉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叶修怀里,江波涛奇怪地并没有惊慌。那一刻他忽然觉得,事情本该如此,他们本该一直在一起。

 

03

叶修的魔术精巧奇诡,包罗万象。他偏爱街头表演,尤其擅长大型幻象魔术。江波涛经常被这些复杂的魔术折腾得精疲力尽,偶尔还得出卖点小小色相来完成分散观众注意力的重要任务。不过他还是很开心,看着叶修在星光璀璨中向观众致谢,看着他自信的笑容,总会有种喜悦的满足将他满溢。

只是偶尔,叶修会瞒着他进行魔术,全程都不让他参与,直到开场的时候才会问他:“小江,这次想看什么?”

而他说出的期待,叶修从未让它落空过。

 

04

为什么叶修每次都能猜对他想看什么呢?江波涛越来越好奇了。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吧。

但是即使面对他,叶修也坚持萨斯顿三原则,什么都不说。

“前辈真是好狡猾呀。”江波涛假装不满,“守着这么多的秘密。”

“没有秘密,怎么能操控人心呢?”

“前辈说的是错误引导,可我不是你的观众啊。”

“谁说的?”叶修凭空拈出一支小小的百合,放到江波涛掌心,然后与他十指相扣,“你可是我唯一的最重要的观众。”

他挪开手,掌心的百合已经变成了朵朵玫瑰。

 

05

江波涛总是有种奇妙的预感,他也说不好到底是什么。

他能根据风的味道猜到明晚的天气,能根据人的表情推测他接下来的行动。他非常擅长捕捉细节,那些细节在他眼中是一根根线头,抽丝剥茧总有个尽头。

但是唯独叶修,江波涛始终看不透。

这让他更喜欢了。

叶修收好道具箱,转身被江波涛扑了满怀。他放任怀里的恋人撒娇似地在肩头磨蹭,把耐心用到了十足十。

“饿了?”

“饿了。”

叶修看了看表,才凌晨四点,于是说:“真难得,以前不都是快天亮才吃饭的?”

“大概是最近天冷了吧……”江波涛把冰凉的手贴在叶修脸上,“饿得很快。”

叶修看着他,皎洁的月光顺着他的发梢滴落,映衬得少年格外柔软。

“这是好事。”叶修低声喃喃自语。

“前辈?”江波涛没听清。

“你想吃什么?”叶修牵着他走上石头铺就的小路。

“什么都好,可是大半夜的也没什么店开门了吧……”江波涛才一说完,就见转角尽头的餐厅还亮着灯。

“我家小江运气好。”叶修笑着说,“心想事成。”

 

06

吃饱喝足,江波涛和叶修溜达着回了家。

魔术表演非常消耗体力,两人睡前总喜欢泡个热水澡舒缓疲劳。

江波涛坐在叶修身前,躺在他胸口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听到叶修唤他,睁开眼,恍惚觉得自己泡在星河里。

灯全都灭了,只有环绕身体的水面下闪动着星光,沉沉浮浮,明明灭灭,如同活的生灵。

江波涛撩起水,那些光芒就从掌心流淌下来,汇入身下的海洋。

“好美……”

叶修总喜欢给他惊喜,乐此不疲。

“前辈你……”江波涛仰起头,眯着眼睛笑问,“其实是个魔法师吧?”

叶修没出声,但是江波涛感觉得到他胸腔的颤动。

“你猜?”

“一定是的。”江波涛翻过身给他个湿漉漉的吻,不然那么多的巧合,要怎么解释才好呢?

被他撩起情欲,叶修的手顺着脊椎一路滑进臀缝里,只在吻的间隙低声说:“小江总会明白的,何必那么着急呢?”

 

07

那天之后,江波涛越来越有精神了。

夜晚能够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胃口也变好了,有时从睡眠中醒来,还能看到厚重窗帘下漏出的阳光。

但叶修一直是夜晚表演,江波涛也就跟着他养成了昼伏夜出的习惯。

“自从和前辈在一起,感觉就没见过太阳了呢。”江波涛偶尔也会感慨。

叶修严肃地说:“因为我是吸血鬼啊。”

“……”

“逗你的。”

江波涛不想说,那一瞬间他竟然信以为真了。都怪前辈的秘密太多了,还总是瞒着他。

渐渐地,对叶修真实身份的好奇,与对阳光的莫名渴望一同慢慢生长起来。

 

08

已经快到正午,江波涛却迟迟无法入睡。叶修睁开眼睛,懒洋洋地用拇指蹭了蹭他的眼角。

“小江,还不累吗?”

这话说的别有用心,江波涛的腰感到隐隐酸意。

“累呀,但是……”

叶修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线光芒,强硬地从厚重窗帘下钻了出来。

“想看就去看吧。”

他起身,干脆地把江波涛从被窝里抱出来搁到地上。魔术师灵活的手从后颈开始抚摸,令江波涛舒服到战栗。

再看时,一条由玫瑰花瓣铺就的小路,从自己脚下延伸至窗边,与那一缕光芒紧紧相连。

江波涛的预感忽然起了作用,内心深处涌起莫名的慌张。他看向叶修,叶修也正在看他。总是慵懒而自信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难解的不舍。

“前辈。”江波涛紧紧攥住他的手。

叶修领着他一路向前,直到黑暗的尽头,光明的起始。

“去看吧,小江。”叶修说,“我会永远陪着你。”

江波涛不知所措地拽住窗帘,另一只手还死死地握着他。

叶修笑着从身后环住他,手掌覆盖在他的手上,缓缓拉开了窗帘。

 

09

阳光倾泻而下。

因重伤而沉睡了许久的占卜师终于苏醒了。

江波涛缓慢地眨眨眼,斑驳的视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他看到床的上空,与他命运纠缠的大阿尔克那漂浮着,旋转着,守护着自己的主人——只有一张牌特立独行,沉默地静止在半空。

江波涛伸出手去。

空白的魔术师温柔地回到他的掌心。

 

End.


----------------------------------------------------------------

这个题材各种不会写,大家凑合看看吧_(:з」∠)_

文中一些元素参考了塔罗牌的资料,有兴趣的妹子可以去看一下“魔术师”词条。

刀or糖自由心证~


评论(37)
热度(143)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