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待潮观

叶修❤江波涛
热爱狐狸毛茸茸
已开启封笔养老模式

【叶江】临界点(19)

写在前面:

  • 哨兵向导设定

  • 私设全程出没

  • 有一部分时间操作

  • 要被自己业余的文力折磨跪了

  • 亲了!说到做到!

 

19

 

“连结是只属于你们两人的世界,独一无二,永不灭亡。”

 

江波涛从梦中醒来,脑海里还回荡着这句话。这是他年少时向导健康卫生课教师的一句讲解,时隔多年,此刻却从记忆深处被翻了出来。

环顾房间,空气中充满了大大小小的透明须鲸。无声的幻觉每一天都更加严重,江波涛想,是不是马上就该幻听了?

适应期已经过半,他跟随王杰希的小组执行任务也半个多月了。塔的协调使得他和叶修能够经常在一起,相对的,任务难度也超过了学生标准。好在叶修足够强大,得以弥补江波涛的生疏。

最近他觉得身体有些不适,除了只有自己心知肚明的幻觉,还总是发热乏力。虽然程度轻微没到影响生活的程度,叶修却很紧张地带他检查了很多次,可都没什么结论。他也只好安抚叶修,推测是不是水土不服作息紊乱导致的。

不忙的时候,他利用绝佳的人缘关系旁敲侧击,打听与叶修有关的往事,倒是知道了不少秘辛。比如叶修曾经和王杰希关系好到人们一度以为他们会结合;比如叶修曾经有个人工向导的副官,据说也是生死之交;比如叶修虽然对外很神秘,又言辞辛辣,对内却不失为一个可靠温柔的队友。

听得越多,越觉得自己对他了解太少。之前以为足够了的地方,现在也愈发觉得单薄。

江波涛数着日历一天天过,很快就到了轮回交流会的日子。

 

所有参加交流会的哨兵向导都会在塔的内部网络公示,按级别分类排序。首席哨兵屈指可数,周泽楷一直在榜单第一位,可十六号这天,第一位突然变了。半路杀出“兴欣首席哨兵叶修”几个大字横在那里,让人不由怀疑自己的眼睛。

叶修?兴欣的首席哨兵不是叶秋吗!

不过紧跟着兴欣塔区就发布了关于叶修姓名问题的正式公告,也算是给正名了。

但这都不是重点。虽然交流会不限制参与人员的所属,但各个塔区也有自己的派系。如今自家新出炉的首席哨兵被人压一头,偏偏因为首字母排序的原因,非得让那个男人在第一。

没办法啊,论笔画数,人家还是得排在前面啊!

轮回众人这叫一个内伤。

好在周泽楷瞧着一点儿不在乎,还颇为开心的模样。

无论如何,这次春季交流会可谓空前绝后。叶修和周泽楷双双参加,简直是个不可思议事件。

叶修一直以来就是被向导倒追的典范,而周泽楷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刚刚崭露头角,过几年,实力与形象凝聚的个人魅力终将所向披靡。

两名顶尖哨兵出席,引得了不少向导关注。原本没有计划参加的向导们也纷纷提交申请,而向导增加引发的直接后果就是哨兵们也成倍的增加。最后轮回塔不得不在原本场地的基础上,又征用了户外场地。

塔区工作人员忙的焦头烂额,周泽楷和江波涛却很清闲,还有闲暇为第二天做做准备。

“小周……呃,你先淡定点啦。”江波涛看着特意为自己也订做了礼服的周泽楷,苦笑,“只是一场交流会而已。”

“确定关系?”

“这个到时候看情况呀。”

周泽楷放下在江波涛身上比划的衬衫,表情迷惑:“你和叶秋……叶修前辈?”

“我们很好啊。”

周泽楷继续迷惑,江波涛被眼前这张俊脸萌得不行,赶紧投降:“我们还没到那一步……我会和前辈谈一谈。”

江波涛问:“小周,无论我怎么选择,你都会支持我对不对?”

“……不。”出乎意料的,周泽楷却反对了,“对你好。”

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笑:“你放心啦……我的选择,哪次害过我自己呢?”

 

三月十七日晚,轮回春季交流会如期举行。与微草塔区的中规中矩不同,轮回交流会更为活泼,对着装也没有要求。可大多数人还是会尽量打扮得精神漂亮,以求得到意中人的青睐。

叶修这次也没能免俗,方锐临走前和乔一帆一起把他从头到脚收拾了一遍,直到苏沐橙在视频中点了头才算结束。

他等在大厅僻静处,看着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步入会场。两人一黑一白穿着轮回的制服,身姿挺拔,仪态大方。周泽楷胸口别着红色蔷薇,江波涛则是白色,看起来倒是宛如一对璧人。叶修不由地觉得眼前景象颇为扎眼,紧走几步将江波涛接到了臂弯之中。

“前辈。”江波涛安稳地任他搂了,笑笑作为安抚。

全场几百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他们三个身上,仿佛等待着某种爆发。可让所有人失望的是,这三人居然没有腥风血雨暗流汹涌。说好的蓝颜祸水江波涛呢?说好的首席哨兵决斗呢?那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是怎么回事?

叶修和周泽楷自然听得见周围人压低了嗓音的窃窃私语,两人心底都是一片无语。但他们并不想让江波涛被流言困扰,于是依旧我行我素,聊天,散步,吃东西,帮周泽楷躲避向导们的热情追逐。

“啧,小周的魅力可真大啊。”再次打发走一个年轻的女向导,叶修觉得心累累的。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以往有江波涛,他从不操心这事,今年这也算头一遭。但要不是江波涛不放心他始终不走,叶修也不会被扯进来帮后辈挡枪。

好在周泽楷态度坚决,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来碰钉子的人就少了。叶修喘了口气,一行三人正好走到宴会厅的钢琴旁。叶修驻足,笑着说:“小周当上首席,做前辈的总该给点贺礼。”

在两个后辈惊讶的目光中,叶修坐到钢琴前,手指轻触琴键,乐声随即流淌而出。琴音很美,节奏很美,但组合到一起,却算不上特别出色。但这不影响别人的感叹,因为叶修会弹钢琴,这件事本身就很值得惊讶了。

一曲不到两分钟便已结束,叶修侧过身子问:“怎么样?”

“好听。”

“还是小周会说话。”叶修又看江波涛,“小江觉得呢?”

“当然好啦。”

“是实话吗?”

“前辈觉得呢?”

叶修捏了捏他手指,将人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些:“礼物也送了,陪我出去走走?”

江波涛看周泽楷一眼,后者微微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轮回塔临海,叶修带着江波涛七拐八拐,很快便甩开了喧嚣的人群,来到一片宁静的海滩。远处灯火朦胧,海面波光粼粼倒映着柔和月色,除此之外便是无尽的黑暗。

天高地远,江波涛深呼吸,耳边是潮水起起落落的声响。

“小江,想不想跳舞?”身后,叶修突然问。

江波涛回头望去,叶修领口解开几枚纽扣,还是那副懒散的模样。印象里,这个首席哨兵各种活动一向是能推就推,去了也是打酱油,何时见过他跳舞?

“请教一下?”叶修见他不回答,又补了一句。

江波涛忍不住微笑:“好啊。”

刚刚叶修坐在钢琴前用一首琴曲惊讶了所有人,于是江波涛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于华尔兹上也必然是一把好手。说什么请教,大概只是一种谦辞。

然而转了不过三个圈子,他便眼含泪水挣扎着请求:“前辈,咱们把鞋脱了再跳行吗?”

“沙滩脱了鞋会比较好跳?”

“至少前辈再踩我不至于那么疼。”

“……”

叶修抓稳他,江波涛俯下身脱去鞋袜,放到远离海水的地方。

“你看我就说嘛,让你教我。”叶修没他那么细致,几下蹭下来踢到一边。

江波涛从善如流,一手搂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挽起叶修的手:“那就委屈前辈先跳女步了。”

这次果然好多了,踩脚的次数直线下降。可江波涛很快发现他的弄巧成拙——沾着潮湿沙粒的脚趾时不时互相磕碰,叶修踩到自己的时候,能清晰感觉到柔软又坚硬的脚掌,略高的温度,还有赋予了些微疼痛的重量。

明明不是哨兵,江波涛却觉得自己的感官不由自主在向那里集中。随着叶修的节奏越来越稳健,他的节奏反而越来越乱。在一个小节的末尾,脚下一个不稳踩中个贝壳碎片,身体随之侧倒。

可是叶修在。

倾倒的过程被他终止在半空,手臂稳稳地环住腰背,微微用力便将人重新带回怀里。叶修反客为主,扣住他那只手抱紧他,温热的躯体亲密地贴靠着,彼此的呼吸近在咫尺。

江波涛下巴摩挲在叶修肩上,脑海里突然蹦出交颈缠绵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词。他有点想笑,但心底却开始觉得胀痛。

“你心跳加快了,血管里哗啦啦跟小溪似的。”叶修抱着他,诱哄似地微微摇晃,“喜欢我啊?”

江波涛心里咯噔一下,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耳边继续传来叶修的声音,他说:

“小江,我们结合吧?再不结合,我差不多要忍不住了。”

 

可以与普通人求婚比拟的话语被他说得像是在威胁。不过,这就是他的风格吧?

江波涛边想边微微用力,好在对方明白他的意图,让他轻易地挣脱开,拉开了些许距离。

叶修没放开江波涛的手,他的笑带着点期待和肆意,江波涛看着他,夜幕中神色莫名。说好了今天要给答复,想必叶修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然也不会主动出击。

所以自己也要给出足够的诚意才好。

沉默几秒,江波涛慢慢地说道:“前辈,你知道林敬言前辈吧?”

“当然。”叶修觉得猜到了江波涛想说什么。

果然他说:“林敬言前辈二十八岁就失感了。”

“这件事我已经说过了。”叶修说,“我不介意你……”

“前辈,越是强大的人工向导失感越早,林敬言前辈二十八岁失感,你觉得我还剩几年时间呢?”江波涛打断他,清朗的声音在海浪中略有些模糊:“这段时间我认真考虑了,前辈喜欢我,也很照顾我,成为你的向导,一定会很幸福吧?”

“但是……我能给前辈的东西少得可怜。”

他话语中透露出的意味越来越偏离自己的期望,叶修忍不住插话:“小江,我并不是需要你给我什么……”

“前辈,你不明白。”江波涛再次打断他,迎着叶修的目光微笑:“是我忍受不了成为对前辈毫无助益的存在。”

江波涛停顿片刻,补充:“而且……我给不了前辈需要的东西,前辈也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其实我曾经想过和小周在一起,但是后来我放弃了。遇见前辈之后,我也想过利用你得到更好的机会。不过大概我还是个好人吧,总是到最后就心软了。”

“我需要在轮回打稳根基,在适当的时间制造意外失感的假象,这样就可以不暴露身份,继续平静的生活。我失感时候还很年轻,可以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组建家庭,我的事业也不会受到影响,相反,作为发生意外的‘向导’,还会有一些优先条件可以选择。”

“人都是利己动物呀……前辈。”江波涛上前半步,声音又轻又软,“我觉得你很好,只是我不想选择你。”

 

一番话听得叶修的心口发闷。他直觉江波涛在骗他。以他的心性,不想拖累自己的可能性非常高。可是自从上次受伤,叶修就难以察觉江波涛真实的情绪,如果仅仅从他表面特征看——他没有说谎。

一般向导都很介意失感,这让叶修产生了盲区。江波涛不是向导,他其实是期待着失感的,这种可能性也确实存在。内心难以抑制地涌起一股强烈的焦躁,叶修下意识就想去摸烟,硬生生克制住了。

他握紧江波涛的手,问:“这就是你对未来的计划?”

“是。”

“毫无细节,纸上谈兵?”

“我会努力的。”江波涛说。

你看,一个人太自信也不好。叶修只想着江波涛既然不爱周泽楷,那么自然可以考虑下自己,却没料到对方选了第三条路。

“小小年纪,怎么不天真点,做个梦也好啊。”

“前辈,我可都二十二岁了呀。”

“那么对我的感情呢?”叶修问。只有这一条,他无比肯定。语言可以骗人,但是他这段日子感受到的一切不会。江波涛喜欢他,这无需质疑。

即便他否定也……

“我确实喜欢前辈你呀。”江波涛却干脆利落的承认了。

“但我不是向导。”江波涛慢慢使劲将放在叶修掌心的手抽出来,说,“我不明白前辈所谓的哨兵向导之间的感情。我没有连结,体会不到那些东西。我知道的只有,人的感情是会变的。”

“即使我现在再喜欢前辈,总有一天也是会变的。”

“当我失感之后,连现在这一点点东西都给不了前辈之后……一切都会慢慢变化的。”

“我不想看见那一天。”

“所以就决定逃避吗?”叶修压下心底的暗流,问。

“是决定放弃。”江波涛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就算是个错误的决定,也是我自己的决定。”

他定定地看着叶修,没有移开视线。哨兵眼里像是点了一把火,说不出是愤怒还是难过。江波涛抿着嘴唇,第一次将精神触梢完全地从叶修身上抽离,他不想感知他的心情,更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失控。

他在等叶修的答复。

 

沉默将时间无限拉长,直到海水渐渐淹没两人的脚背,叶修才终于有了动作。

他取下胸口红色的蔷薇,不由分说别在江波涛胸口,然后将人猛地拽进怀里,低下头咬住那双渴求已久的嘴唇。

勉强别人不是叶修的作风,可是他此刻不想顾忌这些。怀里的温度无比真实,血液、呼吸、味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江波涛,是他选择的向导。

想要保护他,也想要占有他。

理智和本能在互相撕扯,而作为根源的男人却完全无动于衷。

江波涛顺从地倚靠在他怀里,张开嘴任由他在口腔中肆虐。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温顺得好像一个最完美的情人。

然而这种顺从不仅无法取悦叶修,反而将他心中的郁火越烧越旺。

这是他们彼此第一个吻,却全无爱意,仅仅以血腥味告终。叶修带着零星懊悔舔净他的嘴唇,拇指摩挲着将他嘴角最后一点血迹擦净。

而年轻的人工向导脸上仍旧是那抹熟悉的笑容。

也许是我错了。叶修看着他想,满心都是无望的挫败。

“是我小瞧你了。”他自嘲似地说。

“前辈只是不太理智。”

“去他妈的理智!”叶修突然双手下移揪住他的领子,将人扯得一个踉跄。他碰上江波涛额头,声音低沉而愠怒:“我就该直接上了你!”

“如果前辈希望的话,我不介意维持目前的关系。在前辈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要进一步也好啊。以我目前的情况,哪怕做到最后……”江波涛笑着说,“也没关系的,不是吗?”

这话他曾经说过,过了几个月,不过是再重复一遍。

分手吗?

没有比让他失望更好的方法了。

他以为自己多么好,实际就会让他多失望。

眼前漂浮的须鲸将整个世界遮蔽得朦朦胧胧,江波涛庆幸自己看不清叶修的神情。他没有回应,于是江波涛继续说下去。

“早一些,我还天真地做着能和小周在一起的美梦。晚一些,我已经泯于众人,前辈想必也不会看见我。”

“现在刚刚好。”

江波涛取下胸口属于叶修的红蔷薇,将它轻轻搁回主人的手心。

“谢谢前辈这段时间的照顾,我很开心。只是……”

他最后一次,对着叶修微笑。

“前辈现在能够喜欢我,未来就一定能喜欢上别人。”

“那个人会陪您到最后的。”

江波涛看着他,等待着叶修最后说点什么来结束这段关系。可是哨兵一言不发,只是握紧拳头,将蔷薇捏碎撒进逐渐高涨的潮水之中。

然后他深深地看了江波涛一眼,转身离开了。

江波涛注视着他走了一会儿,掏出一根烟点上。然后那点烟气随着人影渐渐隐没在浓重的夜色里,再也看不见了。

 

江波涛突然觉得有点想哭。

 

TBC.

 

 

评论(47)
热度(154)

© 江上待潮观 | Powered by LOFTER